女大学生的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月13日】黑暗中的明灯

我是一个从小体弱多病的女孩,除了每个月1到2次的感冒发烧之外,还经常得一些奇怪的病。每次病发时去医院都检查不出毛病,虽然不是大病,可是常年下去,也是苦不堪言。虽然父母都是医生,对此却也束手无策,他们曾带我四处求医,花了很多钱,甚至带我去找“大仙”看病,可是结果都是令人失望的。可以说,我从没有体验过一个健康孩子的快乐。同时,我总是感慨命运的不公,而且怀着一种叛逆的心理放纵自己的行为。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她——法轮大法。那是98年5月的一天,父亲因为听人说练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就带着我来试一试。我来到了炼功场,看到的是一群面相和善的人,他们在亲切的交谈着,我仔细听了听他们谈话的内容,他们都是在找自己的缺点和不足,谈论的话题大都是如何才能做一个更好的人,做一个为着别人的人。此时,我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的感觉,觉得自己真的是置身于一块人间净土。就在我陶醉于这美好的感受时,炼功的音乐响了,所有的人都不用人命令和组织,自发的站好了排,一个阿姨在前面看着大家炼功,有人动作不标准时,她就会过去纠正。我走过去问那个阿姨要收多少学费,可是出乎意料的回答却是:“我们是义务教功,不收分文,你来炼功,我们就会对你负责”。听阿姨这么一说,我越发好奇了。那个阿姨还告诉我,光炼动作是没有用的,不能算是学员,还要学法,按照标准去做,她让我先看一看《转法轮》,再来决定要不要学。

于是,我开始读起了《转法轮》。当我读过一遍后,我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我被他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同时我明白了如何做一个好人,更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荡尽了我心境中的尘埃,为我在黑暗中点亮了一盏明灯。

我决定按照他的要求修炼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做个好人,我开始努力学习,听老师和父母的话,事事处处都做到先他后我,与人为善。同时,我惊异于自己身体的变化,那些常年折磨着我,而又无法医治的怪病都奇迹般的消失了。我的亲人,我的同学和老师都为我这些奇异的改变而感到震惊,他们都说我象换了一个人一样,父母更别提有多高兴了,对我学大法一百个支持。我更多了许多好朋友,从此,我成为了一个真正快乐的人。

我要沿着真理与正义之路走下去

可是有一天,国家不让练了,起初,我也有些迷惑,因为舆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可是我又亲身受益于她,至少这实实在在的感受是不会骗我的。那段时间,我不愿看新闻、听广播。可是有一次母亲打开电视机,电视里将师父的一段讲法录像移花接木,把“没有末日”改成了“有末日”。

我当时真的傻了,我不相信新闻也有造假,可是却无法解释眼前的一切,或许我还太小,经历的,知道的太少,但这,却是第一次见识。同时,我也开始了冷静理性的思考,是呀,我知道他并不是如媒体所宣传的那样。“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那些造假不实的舆论或许可以骗过一些不了解大法的、麻木的人们,却怎么能迷惑了亲身受益于她的我呢?于是,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虽然好人难做,但不管有多沧桑,我也要沿着真理与正义之路走下去。

与其他坚定的大法弟子一样,我的路走的也是不容易的。99年12月的一天,学校组织观看了一场诽谤大法的话剧,我不想听那些恶人对大法的污蔑,就中途退场了,结果我走后,老师就查了人数,回校后,老师问谁中途退场了,从来都说真话的我就站了出来,老师看到我站起来,先是露出很惊讶的神情,然后对我和其他几个逃走的男生说:“回去写一份2000字的检讨明天交给我。”坐下之后,我就开始动笔写这份2000字的“检讨”了。我从得法后的变化,大法的伟大与神奇一直写到迫害的真相。足有4000多字。第2天,我就把它交了上去,接下来的就是在我意料中的事了——老师找我单独谈话。

老师说:“真没想到你练法轮功,你写的东西我看了,是,我也承认现在政府确实也有它黑暗的一面,可是现在你是学生,而且是要考大学的,学校刚刚开过会,你这种情况是要……”

“老师,我知道你为了我好,可是我也相信您是一个有是非观念的人,您会理解我的。”

“是呀,可是你也得为你的前途着想吧,念了这么多年的书,为了什么?象你这样的成绩也不是考不上大学呀?”

“如果没有大法,别说考大学,就是高中我也考不上,说不定现在已经是走向犯罪了,”我笑着说。

“你怎么这么执著?就算老师求你了,你就别炼了,老师也舍不得你这么好的孩子呀!”此时,我看到了老师的眼中含着泪。

“不,这不是执著,我反而觉得学了大法之后我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少多了。”

“既然你这么固执,也别怪老师无情,这是上面的决定,我也没有办法,一旦发现必须上报,结果你也应该知道。但只要你写个保证,不再炼了,就什么都好说了。”老师的口气变得有些生硬。

“那肯定不行。”我坚决的回答,但脸上依旧带着微笑。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你是不是还要去北京?去中南海?”

“哦!当初是因为学习太忙,消息闭塞,如果那时我也得知有同修被天津警察非法殴打和关押的话,我也会去中南海上访的。可是我不明白您怎么会这么问。政治老师不是常常教我们要行使公民的权利吗?而课本上明明写着‘上访是公民的权利’,向政府反映社会上的不公正现象也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我按照老师教的去做,做一个有责任感的好公民,老师应该表扬我才对呀……”

“行了,你别说了,回去叫你的父母明天来。”

我们的谈话结束了,毫无疑问,一旦老师上报学校,我将面临的就是被开除,可是这还不是唯一的压力,母亲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几乎发狂的哭喊着:“如果你要是因为这被学校开除了,我就从楼上跳下去,辛辛苦苦的供你念了这么多年的书,图什么,要是你把自己前途毁了,我也不活了!”对于母亲倔强的性格,我是非常了解的,她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我的压力更大了。此时,同修的父亲也劝我:“就写个保证吧,那只是个形式,咱心是坚定的。”我的回答依旧是:“不行,我不会让自己后悔的。”

我觉得我那时的一念是任何人和事都无法摧毁和动摇的,老师找父母谈了话,也不知他们都谈了些什么,总之,令我奇怪的是我没有被开除。之后,我开始和班里的同学讲真相和父亲发真相材料。因为我知道,世人是不应当被蒙骗和毒害的,我有责任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

在巨大的压力下进入大学

转眼就要高考了,老师说我的成绩可以考上重点大学。我也越发勤奋。一次去外语老师的办公室,当时校长正在向老师们传达上面下达的通知,主要内容就是针对大法的,当时外语老师让我帮她干活,所以心一半在干活,另一半在听,想和校长说真相,可是始终没有说出来。就这样我走出了办公室,回到教室之后,我感到我的心象刀割一样难受,为什么不敢讲真相呢?为什么不敢面对面的告诉校长他受骗了呢?虽然有客观原因,但也不能成为自己没有做好的借口。回到家里,我哭了,我觉得自己真是个没有良心的家伙,只想从大法那得到好处,而在大法遭到毁谤和污蔑的时候,自己却象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

我告诉自己,不可以!这天中午我敲开了校长室的大门……

第二天,就换成了一屋子的领导轮番的轰炸,然而不管他们怎样软硬皆施,我都耐心的和他们讲真相。第三天一个副校长又找我谈话,当我讲到师父的慈悲时,我落泪了,而那个副校长也落泪了,她一直对我很客气,谈话中处处让步,允许我炼,但她说让我不要和别人讲。我说“如果我觉得这个人很善良,他该知道真相,我就会和他讲”。随之而来的又是不断的谈话。谈话中我唯一让他们觉得放心的一句话就是,“我和别人说决不会是无理智的,不会做出让人不理解的举动”。最后他们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结果同上次一样,不了了之。

可过不多久,学校换了新校长,对我进行了全面调查,学校领导还为我的事专门开了会,又找我谈话,说虽然他们证实我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学生,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一致认可,但如果我仍不妥协就把我的毕业档案中加上说明,让我哪个学校也去不了,这时已经进入高考最后阶段了,老师说我考大学没问题,好好考就能上重点。那些领导天天找我谈话,弄得我没法上自习。虽然我的压力更大了,但在谈话过程中我感到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毕竟人都是有善念,有理智的。而且他们也确实看到了大法弟子到底怎么样?也承认了我们并不象媒体宣传的那样,知道了大法是好的。只是迫于暴力政权的高压,又不敢不走这个形式。最后不知道他们讨论了什么,总之我没有被带档案,顺利的上了大学。

然而,上大学之后却仍未平静,2001年假期的前一天,突然接到大姨的电话,说母亲被抓了(母亲不修炼),让我回来后千万别回家,警察可能已经查到了我,让我赶快离开学校。得到这个消息后,我有些紧张,但很快我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同学看出我有事,就问我怎么了,我以实相告,大家听后都纷纷帮我出主意,有的让我千万别回家,有的还要帮我找地方住……

最后我决定还是要回去。第2天我就动身了,临行时,我和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道了别,他哭了,我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说,安慰他说:“放心,我会没事的,我会回来的。”当我在火车上打开包袱时,发现里面已被不知名的同学装上了食物。我的眼眶湿润了,默默的祝福:善良的同学们,你们会有美好的未来!

恶警:“没钱就送马三家!”

火车到站了,父亲在站台接我,说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些警察就是要钱。回到了家,我看见母亲虚弱的躺在床上,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原来她为了保护我和爸爸(当时只有母亲在家),就对突如其来的警察说她是练功人。搜出来的书是她的,警察用电棍电她,让她说书是哪来的,母亲说是以前的,他们不信,就继续打母亲,最后他们说,“你叫你家人拿一万块钱,立刻就放你,要不就送马三家,到了那里可就有你受的了!”

“哪有钱哪,供孩子念书都是挤牙缝了。”

“没钱就送马三家!”警察凶神恶煞的吼道。

历史将见证一切的善与恶

没有办法,最后还是用父母的血汗钱私下里解决了问题,我想那些警察分了用这种手段得来的钱,十有八九是去花天酒地了吧。而在人前衣冠楚楚的样子却实在令人憎恶。我常常想,为什么始终有麻木不仁的世人呢?什么时候才能使他们清醒呢?记得高尔基的《母亲》中曾有这样一个描述,母亲的儿子因为坚持信念被特务抓了,母亲来到人群中,把传单撒向无知的人们,告诉他们真相,告诉人们他们生活在黑暗之中,生活在欺骗与水深火热之中。人群中有人偷偷的去捡落在地上的传单,可是很快被特务发现并抢走。当时的执政者是如此的害怕自己的丑行被揭露出来,军队,警察,特务成为了他们封锁真相,打压无辜民众的有力工具。这篇文章不是凭空的虚构,而是对过去的黑暗的真实写照。

今天《母亲》成为了名著,小说中的主人公“母亲”也成了人们心目中为了真理和正义而不畏强权的英雄。可是当有千千万万个真正的“母亲”出现时,世人依旧如前,依旧麻木不仁,缺乏独立理性的思考。

历史将见证一切的善与恶,还世间以公道。那些麻木不仁者也只有在历史过去后空留遗憾了,我们并不想做什么英雄,只是想让人们明白真相,让人们明白我们是无辜的,明白我们只是一群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的民众,明白“法轮大法好”!

其实理智而善良的人自会冷静的思考,纵观历史,从焚书坑儒到文化大革命,太多例子,发人深醒。理性者与麻木者在未来都会有一个自己应得的位置,那么您将会如何选择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