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北京十三处的骗术


【明慧网2004年1月14日】2000年5月我再次来北京证实大法。上访无门,信访办变成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陷阱。为了申冤我直接来到天安门广场,高高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一个警察从身后重重踹倒,连踢带扯弄上警车,送到天安门派出所。那个阶段每天都有很多各地大法学员冲破层层封锁来到北京证实大法好。当天光是不报姓名地址的就有80多人,被分押到因拘押法轮功学员而爆满的各处看守所。我们十个人被押到宣武区看守所。一个4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因炼功遭到该看守所一女二男恶警狠命殴打,他们穿着坚硬的黑皮鞋专往头部、脸、胸口上暴踢,而且还给该学员戴上最重的铁镣。为了抗议非法关押和警察打人的恶行,我们全体法轮功学员当即进行了绝食抗议。一星期后我们九人被押到北京公安十三处(另一人被查出姓名留下)。

● 揭穿北京十三处的骗术

刚到十三处,觉得四周静静空空的,就象一个犯人也没关在这。我们九人关一屋,一个姓宋的科长隔着铁栏杆来跟我们说话。开始他慢条斯理地问:“你们是什么原因被抓进来的?”大家就说我们是为法轮功上访的。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学员说她学了法轮功身体好了,师父一直教她如何做一个好人,对国家对个人都有利。但现在不准炼了,抓人打人不让讲理,到北京向中央反映情况就半路堵回去,抄家、抢东西、拆房子、关人,不准上访。宋科长问这是真的吗?大家说是真的。宋科长又说:“我们这里是北京公安最高机关,有什么事可跟我们反映,我们这里没来过法轮功学员,也没关过法轮功学员,下边的事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我们这里不打人,你们放心吧。如果你们讲的情况属实的话,他们这样做是犯法的,你们上访是正确的,宪法有规定。”又说你们还没吃饭吧,先吃饭,饭后休息一下我们再慢慢谈。

我们法轮功学员很纯,不骗人,也想不到别人会骗自己。当时大家听了这名科长的话,很高兴,说这回真是找对地方了,有地方伸冤了,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了。话间饭已送来,每个人分到半个馒头(这种馒头是面粉做的,但是不白,不知掺了什么)。宋科长好象很关心的说:“你们这么多天没吃东西,第一次不能吃的太多,会受不了,先少吃点,饿了再吃,吃了休息一下。”他就走了。

我们没吃饭时还很精神,不知为什么吃了点东西就开始感到难受,就想躺下。

宋科长再来时手里拿着两本厚厚的精装小册子。一本是有关宪法的具体章程,另一本也是法律的,同时还拿来几张纸。宋打开宪法翻了一下指着宪法说:“有规定,人民有信仰自由,有申诉自由。打人犯法,我们这里从来不打人。你们这么多人反映情况,我也记不过来,你们找一个文化高一点的代笔,把你们要反映的情况和要求简单记录一下,我好给你们向上级反映。我也吃过苦,当年当知青下乡到黑龙江吃了很多苦,我很同情你们。”有学员问能送到中央最高机关吗?他说:“我有个朋友能直接见到国家主席江××。”同时他又说:“情况写完后,签上你们每个人的真实姓名住址。”我们一听马上说:“这不行,现在对法轮功迫害实行株连政策,这样会给地方、单位和家人带来麻烦。我们不能说地址。”宋又说:“我准备近日就放你们回家,把家里电话告诉我,我打电话让你们家里到车站接,你们这样回去我不放心,到时没到家,家里到十三处来要人,我没办法交代。”我们说:“把我们送到这里,家里根本不知道。”

这时,我和身旁一同修突然发现被白灰粉刷过的墙上隐约透出一行笔写的小字:“今天是2000年四月初八,是我们伟大师父的生日,弟子祝师父生日快乐! 大法弟子。”我马上喊:“别上当,这里关过法轮功学员。”大家一时没反应过来,宋还在说:“你们如不相信我,那边屋里有电话,可以单独一个一个去打,自己通知家里。”我提醒同修说:“电话有监听和记录的,我家电话就被监听。”这时大家才明白宋是骗人的,纷纷往墙上仔细看,果然还有的地方有“法轮大法好”字样,也有常人写的“北京十三处害了我一生”等。

宋见骗术被揭穿,脸气得成了猪肝色,很快就把我们调换到一个带监视器的房间。我们知道这里也是严重变异的邪恶之处,是不会真正为民做主的。但既然来了,我们还是本着对国家、对社会、对广大人民负责的态度,写出法轮功的真相,尽到我们的责任。一个大学毕业的长春学员执笔,写下了我们要反映的情况,讲清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教人如何做好人、真修向善,根本不干涉国事不参与政治,使上亿大法修炼者道德回升,身体健康,给国家节约了无可计量的医药费,大法的传出对任何国家和社会都有百利而无一害。同时要求立即释放全国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师父和大法清白,停止迫害等,并且郑重表明我们坚修大法的决心,署名是“九位大法弟子”。把材料交给宋科长时,他用夹子夹起放到袋中(估计是怕沾上自己的指纹)。到了晚上我们被强行分开,送进普犯牢房。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各自表明必须无条件释放,否则不会停止绝食。

● 大法弟子走到哪里,法轮大法的美好就洪扬到哪里

记得在某某看守所时,同房的牢头原来是最凶恶的,后来也被前几批进去的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正行给感化了,和其他普犯一样,都很敬重大法,还表示以后再不干坏事了。她们还告诉我,在我们师父生日那天,同室所有普犯,都把自己最好吃的东西摆了出来,敬奉大法师父。

十三处关押了很多年轻女孩,究竟犯的什么事,我从没问过。不管她们过去是什么人,但是很多已经认识和接受了法轮功的法理,知道要做一个好人。她们在先批学员帮助下,学会了炼功、背洪吟,互相帮助。十三处那时对法轮功学员炼功基本不管(这个环境是先来的学员经过绝食抗议才开辟出来的),但其他在押人员不准炼。尽管有监视器,那些女犯还是想尽办法每天炼上30分钟的动静功。她们很聪明,明白事理的从不问我姓名哪来的,只热心帮我换洗衣服(我一直在绝食抗议)。

有一回闲谈时,一个刚转到我们屋的女孩突然含泪告诉我,她被关快一年了,就要回家了,但昨天这里提审员把她和另外一个在押人员叫了出去,问那个在押犯某法轮功学员叫什么名字、哪里来的,因为他们通过探头观察到该学员经常和她说话。那个姑娘刚想说,就被这女孩给堵了回去,这个女孩当着警察的面说:“不能告诉他们,这会害了人家。”那姑娘就不吭声了。警察气坏了,立即威吓她,让她问出我的情况,否则加她两个月刑期。这女孩说:“即使加两个月也不能帮他们做事,你能相信我吗?”我说相信,又补充了一句:“他们说了不算,相信大法的人不会被加刑。”我让她也学法轮功,她说五套功法都会了,只是这里不准她们炼,反正要到期了,回去学。

我提起宋科长讲这里从没关过法轮功学员。她们同声说:“他是在骗你,他们的话你还能信?不但来过,而且最先来的那批都是大学生、高级知识分子,进来时排着队,走着整齐的步子,象阅兵一样,口里洪亮地背着论语和洪吟,昂首挺胸,相当威武。哪象你们这批进来的没一点声?”

一个人还说:“宋科长说这里没关过法轮功那真是骗人,而且对先来的那几批大学生相当残忍,全部上了电刑,晚上严刑拷打和痛苦的喊叫声,整个十三处都能听见,我们吓得不敢睡觉。”我的心隐隐作痛。

● 十三处恶警诡计连环

接下几天里,我们被频繁地换房间,几乎一天一个地方,同修间只有被拉到医院灌食时才能见到。第一次灌食是9个人,第二次只剩5个。警察对我们说那几个都吃饭了,有两个报了姓名就回家了,就剩你们几个了。灌食回来后我有两个想法:一是这可能又是十三处玩的花样骗人,想动摇我们;二是我没犯法,就剩我一个也不怕,而且更多学员将会冲破种种阻力进京上访。

有个奇怪的现象是这里关押的犯人都有一个感觉,如果天安门广场今天来证实大法的人多,虽然她们被关在这里却能感觉到法轮功又大批地来了。我问什么感觉,她们说只要法轮功一来,外面的风就刮得特别大,好象刮台风。那天夜里我真感触到了这种现象,还有喜鹊不停的叫声。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觉得和同修们肩并肩在一起,不孤单。

等到第三次灌食又是9个人,我们都明白了。十三处把我们分开灌食的目的是想瓦解我们形成的整体,个个击破。那四个人谁也没报姓名,只是有三个人一室的,信了他们的话吃饭了,吃了一次发现上当了,立即又坚持绝食。骗术再一次被识破,十三处没办法只好恢复9人一起拉去灌食。

灌食时,法轮功学员都被白布撕成的绳子紧紧捆绑在床上动不了,两个医生灌。而且在这期间十三处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威逼利诱个别犯人,利用我们法轮功学员不说假话、纯朴善良,想帮助人们得法的善意,骗取我们信任来套出我们地址姓名,我们9个同修最后有8个被这种手段欺骗。

举个例子。第三次灌食回来给我换了房间。当时我已瘦得皮包骨,肉皮能拉起很高,但在大法加持下我精神很好。一个20多岁的女青年过来摸了我一下,吓得把手缩回去,说:“就剩皮和骨头了,真吓人。”看我不吱声,又说:“我很喜欢法轮功的人,喜欢听你们教我背《洪吟》,讲法轮功怎样教人做好人。”她看我笑了,就接着说:“你有几个孩子?”我没吭声,她又说:“你一笑很慈祥,能让我做你的儿媳妇吗?我好喜欢你,我可以用一万块钱让你出去,这里有钱就能出去。”我说谢谢,不用。她看我说话了,就一边摸着我的手,一边说:“我父母都在乡下,你出去后可到我家教我父母炼功。”我问:“你们那里没有法轮功吗?”她说:“我们那里偏僻,没人知道,真希望你能去讲讲法轮功的事。”这时我开始动心了,我们千辛万苦进京证实法,就是希望国家和人民能明白法轮功是正法,法轮大法确实是在度人,应该让百姓了解事实的真相。我和她谈了法轮大法怎么好和自己受益的过程,让她出去后告诉乡亲。但她说还是你亲自去,说着把她呼机号写在一个小字片上卷起来塞进我的衣服缝里。

我一直为那个敢当着警察面维护法轮功的女孩的正义感动,不想伤害她们的诚恳,就靠近她的耳朵说出了家里电话。(其实她和我交谈的过程都在监视器掌握之中)十几分钟后这个女犯就被提走了,其他房间也走了一些人。后来,提审员把我叫到办公室,我看到桌上一张记录着已查出姓名资料的学员名单,我什么都明白了。很快我们都被各自驻京办带走了。临走时我们质问宋某为什么要骗人,不觉得手段卑鄙吗?宋说:“我们共产党公安机关不管采取什么样手段,只要达到我们的目的。”

我们8人被送回当地关押,不知道剩下的那个学员命运怎样。我以我的亲身经历见证了当年很多进北京证实大法的学员遭到关押、迫害,包括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十三处,确实关押折磨了很多大法弟子。所有的邪恶都将被揭露出来,所有对大法行恶的人都要为自己的罪行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