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恶警兽行:酷暑戴头盔塞棉花 拖布加辣椒捅阴部


【明慧网2004年1月14日】大连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损招不断变化花样,由于这里消息封锁严密,许多鲜为人知的迫害外面人是很难听到的。

一、130多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女子大队

恶警每天强制学员干12—16小时的活,相互之间不准说话。有一位学员因向一个坚定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竖大拇指竟被加期40天。对不喊“队长好”的学员也加期迫害。队里定期搜大法经文,连床管也不放过翻个遍,每次接见回来要搜身。

对于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恶警派普通犯人包夹迫害;违心妥协的人由犹大包夹迫害;对宣布重新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由一个特定犯人迫害。这里的管教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采取了一系列的她们自认为“有效”的方法:对刚进教养院的学员,先给你几天时间考虑,用伪善迷惑人,规定时间不转化便原形毕露:罚站。有的学员被罚站6天6夜,然后扒光衣服开窗冻,不论三九严寒,再坚定不屈就让犯人用拖布、辣椒捅学员下身处。教养院养了一群为恶警们效力的打手,都是罪犯,主要行恶犯人头子:张秀娟。

二、男队:有50多名男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

1、刘喜勇:50多岁,金州农民,因在严管期喊“法轮大法好”被大队长刘忠科及几名犯人用布凶狠地堵嘴,牙被捅掉了几颗。

2、巩发久:50多岁,瓦房店市农民,由于以前曾揭露过队长罗晓晨迫害学员,使罗怀恨在心。在巩发久因长期关押迫害出现眼花、腰痛、上肢无力症状,教养院已开出转诊单的情况下,罗不仅不让巩发久到大医院去治病,反以巩发久不干活为由,送小号进一步迫害。

3、秦岭:23岁,2003年中旬声明“转化书”等全部作废,被队长王化金暴打至耳膜穿孔,迟迟不给救治。恶警队长黄晓东、宋恒岳指使犯人把秦铐住,拖到犯人的大屋迫害数月,唆使犯人用木板抽秦岭的大腿至粗肿,并将秦岭的四肢吊铐,命犯人用力踹铐子使秦岭痛苦不堪。夏天给秦戴头盔,往头盔里塞满了棉花物品,汗像自来水一样流个不停,睁不开眼,甚至把头盔绳勒紧秦的脖子,使他窒息喘不过气。

行恶犯人:陈龙、李梓辉、林永金等人。

三、610特务周凤武:为了洗脑学员不择手段

2003年以来,周凤武在法轮功学员中造谣惑众:“全国都转化了,只剩大连了”,“谁谁反弹被打惨了,写了几百份保证书”以此恐吓学员,“谁妻子的离婚书送到教养院了”用谎言欺骗学员。周凤武搜集到学员的电话号,不断往学员家打电话,骚扰学员家人,挑起学员家人与学员之间的矛盾,他还自编了一套邪理,叫学员学,结果事与愿违,有几名学员看到了他的荒唐而清醒了过来,周一看不妙赶紧收场。

在这里正告大连教养院的一切行恶之徒:善恶有报,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否则恶报来临时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