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在狱中坚强不屈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1月14日】我是一个合法公民,拥有一个普通有温馨的家庭,是一个合格的乡村医生,从事本村的防病治病工作30余年。

我有缘于1997年修炼大法,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深深地明白了师父所讲的一切都是真的,是超常的,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

99年7.20以后,江泽民为一己之私,置国法于不顾,残酷迫害法轮功。国内形势紧张,凡是大法弟子,邪恶的“610”都作了登记,无理干涉,骚扰。国家的宣传工具,欺骗谎言天天说,犹如天塌地陷,白色恐怖,神州大地一片黑暗,没有公道,众生被谎言蒙蔽,好似与世隔绝,大法弟子不能说话,心里非常的痛苦。

证实大法,到北京上访,行使公民的基本权利,让人们了解真象。

我坚信师父和大法,应该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动了这一念。可是,家人呢?一定不赞成!怎么办?我犹豫了,那些天心里总是难受,不痛快,一有空我就看书学法,一遍一遍地学法,终于有一天解开了心中的迷雾。师父讲:“……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经文《挖根》)。

作为师父的弟子,是超常人,这不是该决裂人而紧紧跟师父走吗?只有放下强大的常人执著和后天形成的观念,才能真正走上正法之路。我下定了决心。2000年12月,在师父的加持下,避开了家人,和几位同修到了北京,下车就被警察发现,当即被抓,身上的钱全被搜光,被关进了拘留所,两天后押至本市看守所关押,关押期间,被强制劳动,每天十小时,有时十七、八小时,被逼迫看“天安门焚人”的假新闻,和攻击大法和师父的纪录片。

那些天啊,监狱管教每天追问几次,认识写没有,我说:没有写,我不写,我只认为法轮功好。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说假话。

我所在监室只有我是大法弟子,那些刑事犯都为我担心,他们对我说:你这样不行,要受刑,要判劳教的,你不写我们帮你写,一会儿管教来,我们交给他,你不出声就是了,这样就放你回去,要炼你回去炼这多好,要是我们能象你写了认识就放出去,叫我写三天三夜我都要干。我对他们说:这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以“真、善、忍”为标准,是教人做好人,是江氏集团在执法犯法,他们在镇压好人你们知道吗?法轮功真的好……。我跟他们讲了很多,我说我如果要说假话出去,也就不会说真话进来!当人说话做事可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他们有些明白了。有的说:我见过炼法轮功的,他们都是好人。

记得有一天,管教指着我说:法轮功,你今天一定要把认识写好,晚饭时交给我。我说:你看着办吧,我真的不想说假话。他说:那你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吧,转身就走了。

那天我真的写了认识,我把自己的修炼体会,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是以“真、善、忍”为准则,是教人做好人,不涉入政治,不反对政府,师父是为了慈悲度人等等,写好了。

牢头叫我给他看,我说:不给你看,你看了会说危险。他说一定要看,我给他看了。他说:这认识你不能交,你这是跟××党作对;我为你好,也为了你的安全,你写的这些不给你了,我说不行,你得给我。

晚饭时管教过来,我把写好的认识给他了,牢头惊了:原来你还留了一手,我算服了你了。

第二天,管教开开监室门,指着我,狠狠地说:看你写的认识,简直是给××党写的挑战书,我不敢给你交上去,交上去你就惨了。言语中体现了他的善心。

在监室里,完成劳动任务时,我就默背师父经文,并坚持炼功。在漫长的8个月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和师父给我开启的智慧,凡事在法上悟,经常有惊无险,这是法的威力。

记得有一次,我晚上起来炼功,巡警发现,当即强阻,当晚没事。第二天所长亲自来监室,对着大骂了一顿,发泄完之后,愤愤而去,并没有其他后果。我悟到: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关。

2001年9月初,在师父的安排下,我被释放了。在乡政府他们还设了一关,叫我写保证书,回去不准再炼了,每天要到村组干部那报到,出去要请假。我果断地告诉他们:我回去以后还要继续炼,保证书我不写,有人问我就说法轮大法好。只要不违法,没干坏事,我想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他们对我无可奈何,列入了顽固不化的黑名单中。

我回到家一看,一切全变了,一切医疗器械,药品(中药、西药),执业许可证,上岗证,乡村医生证,身份证,大法书,录音机等,全被抄了。妻子说:自你走后,乡政府的恶棍们冲到我们家,把我押到乡政府关起来,立刻抄了家,应该说是抢了我们的家;全家人的身份证,户口簿,女儿的存折两本,现金5100元,这钱是我自己放的,都被他们抢去了,你的医务室的东西也全抄走了,还有些小零碎东西我都记不得了,他们把这些东西抢去之后,才把我放了回来。第二天这些恶棍又来了,恶狠狠地对我说:准备3500元钱交到乡政府,不然的话把你丈夫打成残废,或者判劳教,我们说到做到,你要放明白点。我吓得说不出话来。过后乡政府的还来过几次,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威胁我。

妻子的身心遭到江氏集团一伙邪恶爪牙的强烈打击——体重由原来的九十多斤减到六十多斤。她艰难地说:我度日如年,你要是再回不来,我都无法活下去了。

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妻子是无数被江氏集团严重迫害的家属之一,也是受害者之一。她以前是大法弟子,99年7.20以后,在邪恶的压力面前,她妥协了。

回到家后,我仍坚修大法,尽力做好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乡政府仍然三番五次的来骚扰我,今年5月份又强行押我和本村的同修去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我和同修紧密配合,坚定正信正念,使它们无法动摇,邪恶大失所望,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我们平安回家。

作为一名师父的大法弟子,我感到骄傲和自豪,我敬师父,敬大法,坚信不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兑现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