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正气长存——忆大法弟子刘成军


【明慧网2004年1月15日】一个伟大的生命在经历了一年零九个月的残酷迫害后,离我们而去,噩耗传来,我震惊了,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成军走了,带着他对师父的正信,对大法的正信和对众生的慈悲走完了他短暂而又伟大的一生,他的正法事迹感人肺腑。

我原本不会写什么,受迫害后,一直流离失所,但与成军在一起的日子,今天就象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一幕幕过场……我决定提笔写出来,写出他那平凡而又伟大的正法历程。

我是2001年6月与成军相识的,那时,他刚从劳教所经过六道铁门,堂堂正正闯了出来(明慧曾有报道)。当时,我们地区的资料点组建时间很短,很多方面还很不成熟,面临的问题很多,设备也经常出毛病,学员之间的磨擦也时有发生。而且,大多数同修不知找自己,往往各持己见,固定做资料的学员也没有合适的人选,整个资料点处于半瘫痪的状态。这时,成军来了。他来之后,我们的资料点很快运作起来,人员方面也作了调整,我和成军负责印刷材料,我们一起做证实大法的工作也从这时开始了。成军没来之前,机器经常出故障,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找自己,总是向外找,结果机器时好时坏。

自从成军来了之后,机器在他手中运转非常正常,一些小毛病、小故障经他手一调就好了,因为他正念强、心态纯净。在做资料过程中,他体现出来的对法的坚信,对大法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稳定的心态,深深地触动着我。刚刚开始时,由于自己怕心重,变异的观念又多,所以一到资料点就心神不定,可一和成军在一起,他所携带的纯正的能量场就把我这个执著一下子化掉了,我感到心态马上平稳了,跟他在一起,总体会到一种催人向上的精神,在他的思想中什么机器声音大了、外人会来了、担心这个、顾虑那个,根本就不存在。从这点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接触的时间一长,对照他的一言一行,我觉得自己修得太差了,同是师父弟子,同学一部大法,他为什么能做得那么好?其实就是一个“信”,而自己的“信”只是停留在表面,不是从本质上发出的,而他的“信”来自于他生命的最微观,是一点不含糊的。

在与他的接触中,我们了解到他在劳教所的一些证法经历,觉得他很了不起。一次我问他:“成军,当时你在劳教所时,恶警叫干啥你不干,打你你也不屈服,而且别的同修受罚挨打时你挺身而出,你就没想到自己会受更严重的迫害吗?”他说:“我当时就认为我们是在做好人,是无辜被迫害的,我走得正,行得正,按大法法理要求自己,按师父的话去做,我没有错。你邪恶就不应该迫害我,我就不听你邪恶的指挥。当时,并没想他们将要对我如何如何。”他说最让他伤心的不是身体和精神上遭到的迫害,而是有的同修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明知道不对,可由于怕心和维护自己的私心,还是顺从邪恶,反过来还指责他没有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状态修炼,认为他的做法过激。他说他当时心里特别难受,可是,当想起师父讲的法,他认识到他没有做错,不能被任何不在法上的常人之心所带动,修炼没有榜样。

那时,由于资料点较少,不象现在这样遍地开花,尽管我们使用的是一体机,但因资料需求量大,所以每天都很忙,几乎没有停机的日子。可无论怎么忙,成军从不间断学法、炼功,每天他都挤出时间学法,他时刻严格要求自己,从不懈怠。每天干完活后,学法到午夜,清晨三四点钟便起床炼功,然后,收拾房间,吃点简单的饭菜,便开始了一天的正法工作。他的生活很俭朴,每天只要吃饱就行,从没听他说过这个好吃,那个不好吃,在他的头脑里似乎没有这些观念。一次,我们刚搬完家,没有及时将餐具拿过去,他只好将房主剩下的一个用旧的塑料盆洗净,然后用自来水泡方便面吃,他吃得是那样的踏实。

在他思想中自从劳教所出来,所有的时间就是全身心地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象。他时刻不忘自己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一次,在去农安回来的途中,他用信封装了很多真象材料,在火车上发给有缘人。临下车时,他看到一位老人,他善意地把真象材料递了过去,可等他下车后,这位被谎言毒害的老人却“啪”一声将真象材料从车窗扔了出来。成军坦然地拾起地上的信封,心静如止水,没有因世人不接受而障碍自己证实大法,照旧做着该做的一切。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做着最伟大的事情。冬季的一天,他一个人用书包装满了红色喷漆,上路了,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天气里,他顶着刺骨的寒风,走街串巷,在街道旁、楼道里喷上了“法轮大法好!”在喷写过程中,他遇到一位年轻人,他一边写,那位年轻人默默地看,他喷完后,善意地对年轻人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年轻人欣然接受了。但也碰到不明真象的人对着他又喊又叫,成军一边发正念一边写,没有被周围的邪恶因素所干扰,直到将所有喷漆全部用完。他回来时,按喷筒的手冻得已不听使唤。

有一次,功友听有消息说恶人要查暂住人口,和他同住一屋的两名同修说是不是暂避一下,可成军没动心,他跟同修们交流:自己心不动,谁也动不了。便留在房间。结果,那两个同修出了房间到临街草地上去看书,却碰上了恶警,出现了麻烦,而成军在家中却安然无恙。正是源于成军对大法的正信和平时扎实的学法基础,才使他闯过了一道又一道难关。

2001年十一前,成军悟到自己应该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当他跟我们说时,大家都有各自不同的悟法。许多同修认为在资料点工作也是证实大法,如果他走了,资料点可能出现人员短缺,也有的同修是舍不得他走,动了功友情,其实这都是没有站在证实大法的整体上考虑,有依赖他人的心理。可成军心意已决,2001年9月28日,他简单收拾一下随身携带的物品,穿上了我给他买的一双轻便鞋,毅然踏上了进京的列车,进京证实大法。等二十几天回来后,一个身强体壮、精神饱满的青年,变成了一个满脸胡茬、身体虚弱、走路直晃的“老人”。我们都看出这次他经历的磨难很大,在我们的要求下,他给我们讲述了他进京证实法的经历:

他到了天安门,便展开了横幅,绕着天安门广场一边跑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警车开了过来,恶警们连拉带推,把他推上了警车,拉到拘留所。一进拘留所,他就对周围的刑事犯说:“我是好人,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们谁也不许动我!”在他强大的正念下,那些犯人真的谁也没敢动他。他在里面背法、炼功,由于拒报姓名、地址,他被恶警们送到了臭名昭著的北京公安医院。在那里他开始了绝食、绝水,他被恶警扒光衣服,扔到厕所的水泥地上,然后往身上浇凉水,又被恶警用电棍电击,然后把他抬到床上,两手两脚被用带铁环的铁链子锁在床的四个角上,强行对他进行输液。成军想:只要我的手能动,就不让他们输进去。就这样,被扎的手经常滚针,扎不进去。经过二十几天的绝食、绝水,再加上恶警对他的摧残,他的身体已极度虚弱,觉得生命似乎到了终点,这时,他想到伟大的师尊,他流泪了,师父为自己承受那么多,我不能这样离开人世。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喜鹊的叫声,他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他,鼓励他,“我要活着出去,还要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生出这坚定的一念后,第二天,他被无条件释放了。出来时,他来时的衣服、新鞋已不知去向,他找了一件死囚犯的衣服,找到一双不跟脚的皮鞋穿上,踏上返乡的路。听完他的叙述,我们都流下了热泪。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成军的部分故事。

成军走了,音容犹在;成军走了,精神尚存。他活得光明磊落,他去得坦坦荡荡,浩然正气长存!他永远激励着我们在正法的路上精进不停。

最后以师父2004年的新年问候与同修共勉:
“沧桑一瞬是时间
正法造就新纪元
悠悠岁月荣与苦
只为此时了洪愿
为了众生,为了证实大法,在神的路上精进吧!未来恒古的圆容与你们的荣耀同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