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在马三家集中营被连续剥夺睡眠二十八天


【明慧网2004年1月15日】我今年63周岁,是辽宁省本溪市局退休工人。因信仰真善忍,在99年10月20日被劫持进本溪看守所,非法拘留了50天。后被劫回牛心台派出所。恶警要我写转化,不写就得交出600元,我既没写又没交,他们非法扣押了我一夜。凌晨放了我,可回家后街委天天在跟踪我,跟着盯梢。后来我就离家出走了。

2001年春节,我回到家。第二天矿务局保卫处派专人坐在我家,看着我不走。白天除了去厕所外,就坐在我身边;晚上门外有岗哨,看到3月6日晚9点,我又被牛心台“610”办公室的闫维成一伙匪徒翻墙进去将我抓走,家被抄了,抢走了《转法轮》和磁带。到4月6日正好一个月,本溪公安局将我和8个杀人犯一起劫持到牛心台露天市场上开我的审判大会,我和8个剃了头的杀人犯并列地站在台上。公安局说我是法轮功的“组织者”,非法判劳教二年。

在2001年的5月25日,我又被劫持进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马三家劳教所的苏境为了达到李岚清所要求的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对我们进行强行转化:一是剥夺睡眠,就是不让睡觉,搞车轮战;二是在生活上用低劣的食品来熬这些炼功人,每天都吃着烂得发了霉的黑包米面发糕,里面还掺了泥沙;三是强制干对人体有害的活,做有毒的葬花出口挣钱。在监室里,毒气熏人,人常常出现昏迷,呕吐,眼睛出泪、红肿等,每天都有定量活儿,昏倒了也得来干,晚十点都干不完,管教说:“这是优待你们,前几年那滋味没叫你尝着。”法轮功学员白天黑夜地干,做出各种各样的葬花,一车车的货进进出出,给劳教所挣来大量的钱,可我们每顿吃得黑发糕、一盆盐水,连个菜叶都没有。

当时,我一进院就被带到一个水房里强行转化,坐着6寸塑料凳。他们编成小组,两人一组,每组两个小时,每天24小时轮班看着转化我,其实就是不让睡觉。就这样连续28天也就是672个小时。这就是车轮战。再就是滚动的转化,也就是不定时的坐车到别的大队去,再整夜、整夜的看着我,这样来回把我换了好几个大队,由于长时间不让睡,也吃不下饭,再加上那个猪狗都不能吃的饭,这样,我天天地消瘦,最后瘦得很吓人,腿也站不起来了,呼吸困难,到十个月我就起不来了,这时马三家不得不以保外就医放我回家。

我回家炼功恢复得很快,我能行走了,派出所见我能出来,又要抓我,因为我的黑名单上写着我没转化,所以我只得又流离失所了,没有固定的地方,我知道公安局在非法通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