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本溪威宁劳教院和沈阳马三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15日】99年“7.20”,迫害一开始,本溪市溪湖区火连寨派出所的恶警张志猛等就多次去我家骚扰,用车拉着我去拘留所绕一圈,企图恐吓我,让我放弃修炼。他们这种不法行为严重地干扰了我和我家人的正常生活。

那时我修大法三年,也是受益者,我知道大法好!师父好!在世人受蒙蔽的时候,我有权利和责任向国家、向政府反映情况,澄清事实,也有权利去维护大法的尊严。为了证实大法,为了受蒙蔽的人们得知真相,为了尽快结束这场迫害,还数千万大法弟子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于99年10月19日去北京上访,希望政府能从正面了解法轮功修炼的实质,给我们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

没想到到北京后就被警察和便衣非法抓捕送往北京东城拘留所关押。10月31日被当地火连寨派出所、镇、村等人劫回送彩北大白楼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这里,我们每天遭受非人的待遇和超极限的劳动。我们抗议这种非法的关押和非人的虐待,集体绝食绝水,被恶警和犯人强行灌食。11月19日,由办案恶警张志猛非法判我三年劳教,送往本溪市劳动教养院(威宁教养院)。在教养院里,恶警不让炼功,不让说话,用尽各种手段、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我们炼功,恶警就强迫我们早上4点,在零下28度的低温天气雪地里冻着,大法弟子有的手被冻破了,耳朵冻出泡了,手脱掉一层皮,已屡见不鲜。就是这样,恶警还不放过我们,还用电棍电、飞人、跑500圈、手按地蹶着、有的大法弟子还被送进了抻房。恶警乘机恐吓我们,叫我们认错,说不炼了,可是这是不能说,不能承认的。在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下,坚定的大法弟子艰难地闯过了86个日日夜夜。

2000年2月15日,我们被非法押送至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表面文明笼罩下的马三家教养院到处都是诬蔑师父、诽谤大法的东西,造假的录像每天必放,污言秽语比比皆是。在编造的鬼话欺骗下,恶警又利用各种手段恐怖恫吓,精神控制加上强制性洗脑。在高压下,有的学员违心写了“三书”,我也走了弯路,后来我又清醒了,明白错了。看到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在各种酷刑的折磨下坚修大法不动摇,证实着大法,维护着大法的坚强意志和伟大壮举,深深地震撼了我。

在恶警邱萍、苏境的指使下,大法弟子邹桂荣、苏菊珍被残酷地折磨。犹大把苏菊珍的头按到裤裆里,用毛巾把嘴堵上不让出声,然后用针扎她手指尖,三根电棍电,残不忍睹。恶警和犹大强制大法弟子邹桂荣半蹲着,手和肩伸平,低一点就是顿暴打,五天五夜不让吃东西,不让睡觉。恶人看苏菊珍、邹桂荣没有屈服,又把她们送沈阳××地下医院药物折磨,最终也没有使苏菊珍、邹桂荣放弃修炼。师父的教导和同修的坚强意志鼓舞了我,使我又重新站了出来,坚修大法、证实大法的信心倍增,我又被恶警、犹大严管一个月,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在走廊里蹶着,恶徒搞车轮战术,轮番的打我骂我,电棍电等,天天如此,但我心中只有一念,坚信师父没有错,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终于坚定地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