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苦黄连”的自述:大法治好我一身病 教我做好人


【明慧网2004年1月16日】我在山西上班的时候,同事们叫我苦黄连。4岁得了中耳炎,耳朵化脓。6─7岁得了夜盲症,晚上看不见。经常受父母打骂,不给饭吃。冬天睡凉炕,夏天睡火炕。从不把我当人看,当牛做马,吃尽了苦,遭尽了罪,从小受煎熬。痛苦、仇恨,眼泪伴我度过多少年。由于童年的苦难,我得了很多种疾病:严重的胃溃疡、胆结石、肾结石、半身不遂的症状、子宫肌瘤、脑神经疼、晚上睡不着觉,四肢无力,吃药无效,生不如死,不想再活了。

99年6月有幸得大法,和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炼功,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一身病全好了,一身轻,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时间不长,99年7.20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看见以往的炼功点没有人,没有在一起学炼功的环境,心里难过得不知是什么滋味儿,总觉得失去了什么。

我母亲半身不遂十几年了,我从来不管。想起自己小时候的痛苦,我心里就不平,恨她。去年冬天和今年夏天家人叫我伺候母亲,我想我是炼功人,师父说炼功人对谁都得好。晚上我和母亲在一起睡,给她接尿,一晚上少时接2─3次,多时接5─6次。给她翻身,有时十来分钟叫我一次。早上六点钟左右就要起床,体重有一百五、六十斤,给她穿好衣服,再抱到轮椅上,收拾好床,把她推到客厅,再抱到沙发上,我就去做饭。让她先吃饭,然后洗厕所、拖地、洗尿布、床单、被罩、枕巾、衣服,就这样耐心的伺候她。教她说法轮大法好,师父的讲法带听了一遍,她心情舒畅。我母亲是医院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的人,是法轮大法救了她。在这段时间里,母亲每天晚上都等我回去才睡觉。我毫无怨言,家里人对我的看法也转变了,是法轮大法善解了我与母亲的怨缘。

是法轮大法使我懂得许多人生的道理,是法轮大法教我做一个好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