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心修炼做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一日】编者按:法轮大法于1992年5月在长春公开传出,为什么短短七年时间内就吸引了一亿学炼者?除了继续发表正法修炼时期的修炼体会和见证文章之外,本网站还将陆续刊登1999年7月镇压开始之前大陆法轮功学员写下的部分修炼心得体会。无论这些学员现在身在哪里、是否安康,他们当年和平时期的修炼经历和体会文章都不失为一段历史的真实记载和见证。

* * * * * * *

我家住辽宁锦西,今年四十七岁。一九九六年三月有缘得法,觉的大法太好了,决心一修到底。

我是一个个体出租汽车司机,由于整天开车在外,接触的人比较多,遇到的事也比较复杂,所以在这方面的心性考验就显的尤为突出。

今年四月的一天早上,我在滨海影院门前等活儿时,趁没事,就想擦擦车。刚拿出抹布要擦车时,我一下发现车的后座上有一个长盒子,拿过来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把锻炼身体用的宝剑。盒的里面还有一个写着一百六十元的价格标签。我一下想起了这是昨天打车去岛里的那位军人忘下的,因为他打车时拿了不少各式各样的盒子。该怎么处理呢?这时,我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应该给人家送去。上午这个时间活儿比较多,但我丝毫没有犹豫,因为现在我是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了,遇事要多为别人着想,而且丢失宝剑的主人也一定会为这事闹心。想到这儿,我决定专程去岛里(岛里距市内约二十公里),为人家送这个宝剑去。如果半路有人打车去岛里那儿,我就顺路带上;要打车上别处,我就不去。来到岛里之后,我很顺利的找到了那位军人,把事情一说,果然是他的东西。当他接过我送来的宝剑时,他非常激动,他说做梦也没有想到忘在车里的东西还有人能专程给送回来。他握着我的手,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说:“谢谢!太谢谢你了!”最后又说了一句:“你真是好人哪!”然后从兜里掏出两盒香烟非要给我。我说:“我不会抽烟。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必这样!”他听我这样一说,显出有些迷惑不解的样子。他可能还不太理解我们修大法的人为什么会这样做。归还了宝剑之后,我心里感到很愉快,因为我认识到,我这样做了,就是在脱离常人的思想境界,向高层次中升华。

在修炼以前,我对钱财的执著心特别重,修大法前买出租车的目地就是想多挣钱,所以修炼以后,在这方面的考验特别多。有一次有人打车去老和台,到地方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来钟了。当时由于天色已经黑了,坐车的人就误把一百元当成十元的给了我。我发觉后,当时就给他退了回去。还有一次,有两个人打车去一个地方,下车之后付钱时,竟把两张重叠的一百元的新票当成一张给了我。我发现后也立刻给人家退了回去。象这样的事情我经常会碰到。比如有的人把钱掉在车里了,还有的把大哥大、文件包等东西忘在车里了。我发现后,也都是马上喊他们回来,让他们把丢的东西拿好。每次经历这些事时,我就悟到这些事都是老师在利用这种形式考验我,看我能不能为利益所动。所以,每当遇到这些事时,我首先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不义之财不能得。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在钱财方面看轻看淡,守住自己的白色物质不丢失。

为了使自己不失德,我时时严格要求自己。有一次,有四位南方人打我的车去渤海酒店,按照酒店的规定,如果送来的客人住宿,就应得每人提成五元。但如今我是修炼之人,提成的钱我不能要,我不能用自己珍贵的德去换钱财。

自从修炼后,我从来不向打车的乘客多要钱,乘客少给钱的事是经常的。比如打车去新区应该十五元,但有的人给十元我也不和他们争。有几次,因为打车的乘客路途很远,而给的钱又非常少,我也不去计较。同行人都指责我,说我傻,我只是一笑了之。乘客给钱少时,我不去与人家争执,但有时遇到多给钱的,我发现后都主动退回去。有一次一位女士要打车去白庙子,打往返路程。我一算里程,也没管她多要,说六十元吧。她说给我五十元,我说行。可是后来我们开车没走大道,走了一条我以前不知道的近道。返回来后,那位女士给了我五十元就回家了。当我开车走出三公里之后,一看里程表,意识到多收费了。作为一个炼功人,怎样才能跳出常人?当时我没有多想,开着车返回到那位女士家,把多收的钱给她退了回去。退完钱后,我心里感到特别轻松,十分坦然。

在修炼过程中,我认识到老师的佛法是无比珍贵的大法。大法是普度众生的,作为一名修炼者,弘扬老师的大法是修炼者应尽的义务。所以,我也非常愿意做这方面的事。

今年六月份,化工活动站的辅导员到郊区团山子弘扬大法,放老师的讲法录像。我想自己作为一个炼功人,自己有车,又有时间,就主动提出为去弘法的人开车提供方便,这样一去就十来天。后来团山子学员提出第一遍没看好,还想再看一遍,我们又去放了一遍老师在济南的讲法录像,结果又去了十来天。因为我们每天都是晚上六点钟出发,所以我就得提前一个多小时收车回来。有时收车回来时,会遇到打车的人,有要去锦州的,有要去兴城的,我一算时间怎么也赶不回来,就放弃挣钱的机会。就这样,我们每天都是准点出发,没有耽误过一天。

八月份,化工活动站又要到沙河营乡槐树沟村弘扬大法,放老师的讲法录像,因为路途比较远,站长跟我商量能不能开车去?我就高兴的答应了。定好时间以后,头一次决定去时赶上下大雨,没去成。后来定到八月二十六日,结果这天天气又阴的厉害。但我心中暗下决心:就是下再大的雨也阻挠不了我这次去弘法。结果一上路就满天乌云,电闪雷鸣,不一会儿就下起了暴雨。我想:你别说是下暴雨,就是下刀子,我们今天也得去。那里人不得怎样盼望我们去呢!一同去的几个人也都是这样想的。雨一会儿就不下了。到槐树沟放录像的那位学员家得经过两条河。我们到了之后,村里的人说我们到来之前河水刚撤去,提前一分钟都过不来,依我看这也是大法的威力,老师的威德。那里的人们看到我们冒着大雨来放老师的讲法录像,他们都非常感动。

这天晚上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進了家门,妻子还没睡。她一见我两手空空,就问录放机怎么没拿回来?我说放在他们那儿,明天还接着去呢!她一听就火了,就开始骂上了,一些脏话都上来了。接着她又说:“你学大法都学傻了,家里什么东西都舍的往外拿,录放机是四千多元买的,这汽车十多万。你现在不好好出车挣钱,我看你现在是走下坡路了,不想好好过日子了。”她看我没吱声,又说:“你必须连夜把录放机给我取回来,然后把汽车和这房子留下,你走吧,这家你也别回来了,我也不跟你过了。”我一边听着,一边心想:这是磨难来了。这时我又马上想到老师讲过的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她这是在帮助我消业呢,这也是提高我心性的好机会,我不能动气。于是我就对她笑着说:“我弘扬大法是做好事,这里有我的一半不也是有你的一半吗?既然是好事你还生啥气呢?”她说:“我不要,都给你吧,你少跟我来这套,你该干啥干啥去。”我又说:“别生气了,休息去吧。”她一看我没动气,说说也就没意思了。第二天,我问她:“昨晚你咋生那么大气呀?”她说:“我是在考验你呢。行了,我不拦你了,你还是继续去吧。”后来我想,她不修炼,生气也好,骂我也好,我不怪她。常人看到的只是表面的物质上的东西,看不到实质的东西。

在弘扬大法期间,虽然我每天占用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没去出车挣钱,但我悟到在高层上看,我得到的东西是相当多、相当多的。在我修炼的一年多来,我的车是安全的,没出任何交通事故,车的零件也不坏,轮胎也不扎,我有时能看到车的前后左右总有法轮在转。再说身体方面也没有病了,也不需要医药费了,方方面面都在受益。所以,我深深体悟到:我这些都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是老师给的。引导有缘之士得法,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真修弟子也都会这样做的。

师父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转法轮》)下面我就谈一谈我所经历过的一件事。

今年八月十三日中午,我内弟找到我,要我上街帮他买一台三轮摩托车。吃完中午饭,我俩在路边打了一台电三轮摩托车,去街里。车一启动就开的非常快。开出一段路程以后,这时突然有一位没穿上衣的青年人骑自行车横穿公路。电三轮司机在惊慌失措中,往右急打了一下方向,我立刻感觉到一场事故要发生。这时就听“当”的一声,电三轮的前轮和自行车就撞上了,同时我们俩人也一下被惯力摔出车外。我内弟压在我身上,三轮车也翻了,车箱正好砸在我的右腿上,并且随着惯力向前划了一米多远才停住。这时我想起了老师说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顿时脑子里立即发出“没有事儿”这样的念头。我内弟和我同时摔出来的,因为他压到了我的身体上,被垫了一下,所以他摔的比较轻,只是肩头给摔出血了。他爬起来一看,车箱还压在我的腿上,就赶忙给抬了起来,一看我的右腿膝盖处被擦去一大块,连皮带肉的。因为当时穿的是短裤,在公路上留下一条痕迹,象砖划的一样。他看我被摔成这样了,叫我赶快上医院。我说没事儿,然后活动活动大腿,也没感觉怎么疼。我说:“没事儿,咱们回去吧。”他不放心,说还是上医院包一包,洗一洗吧,别弄感染了。我说真的不用。这时那个电三轮司机才明白过来,见我摔的这样,这得花多少钱治疗,他就往骑自行车那青年身上推责任,说那人不看路。骑车的青年这时也摔伤了,自行车也被撞坏了,他俩互相争吵起来。我赶紧给他俩劝架,我说:“你俩不用争了,我没事,不上医院,也不作CT,也不拍片,也不说你,你该挣钱就挣你的钱去吧,没事儿我走了。”这时围观的人和电三轮司机都觉的意外,看他们的眼神,好象在说:摔成这样,怎么说没事就没事了呢?有个围观的人说:“怎么不管他要钱?管他要钱!”这时我又听见一个人说:“锦西没有这样的人!锦西没有这样的人!”当时我想:不是没有这样的人,只是你没碰到,我们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其实都会这样做的!常人是无法理解我们大法弟子的心态的!当时我是怎么悟的呢?我认为这是在还自己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债呀!这是老师安排的让我消业、过关,是在考验我的心性呢。瞅瞅那块伤,看上去挺吓人的,连皮带肉掉了一大块,虽然很重,但往深悟一悟,掉下去的不就是一大块业力吗?黑色物质转变成白色物质。

回家之后,我没把它放在心上,该学法学法,该炼功炼功。在学法时,我又加深了对法的认识,炼功时感觉到气机运转特别强,打坐更没有间断。特别是在打坐时,一盘腿就把刚愈合的伤口处绷破,疼痛难忍,但我还是坚持过来了。由于我坚持学法炼功不动摇,这点伤很快就好了。

以上是我修炼一年多的一点点体会。在这一年多的学法炼功当中,虽然自己的心性不断在提高,但总觉的还有许多执著心没有放下,这是需要在今后修炼中努力去掉的。作为一名真修弟子,我坚信:只要以法为师,排除干扰,扎扎实实的修炼,他日一定会得到正果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