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中需不断突破固定思维


【明慧网2004年1月16日】在讲清真象的实践中,过去我有个固有模式,总是想通过一些常人关心或有意引导对方的话题,来切入讲真象的主题。如:通过议论一些不良社会现象、天灾人祸;在火车上、其他公开场合特意提到孩子在外地上学,别人会问为什么,然后告诉人家由于自己被非法劳教而影响了孩子成绩,进而讲大法、弘传真象,讲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种种酷刑迫害真象及所谓强制“转化”真象,自焚等电视中针对大法造谣的所有迫害真象。另外不论洗澡、理发或在其他场所只要别人称赞我比实际年龄年轻,便赶紧讲是修大法带来的等等,利用一切机会讲。但是总觉得时间不够用,经常来不及讲诉江案就该与人分手了,时间短时更是觉得绕不到诉江案和酷刑迫害的话题上。

当看到在美国的诉江案受阻时,想到与我们对此案的揭露不力有关,以及自身对此案的认识不足也有关系,同样感到对揭露本地的酷刑迫害也存在力度不够、认识不充分,特别国内多数大法弟子对法律常识了解不够,也是讲不深的一个原因。

一天姐姐对我说,讲真象时总觉得时间不够用,绕不到诉江案上来(以前听别的同修也说过类似的话),联想到自己也曾有同感,意识到这不也是观念吗?为什么非得绕着说呢?当年,当听到林彪摔死在内蒙时,不是大家直接相告吗?诉江案在国外恐怕是作为重大新闻的,人们相互不用绕弯会直接相告的。当然在国内要看场合,看对方的身份、阶层,看在场的人数多少、年龄结构,甚至当时的气氛等,理智地对待。后来我尝试直接讲,如在出租车、火车上、小店里,人不多时或对方是下岗、待岗、小商人、对江不满的等,我第一句话便问:“知道吗?江泽民已经被十来个国家地区的法轮功告上法庭了。”这样可以直接切入主题,并发现效果也不错,配合外面贴的揭露当地恶警暴行的真象资料,也可直接问对方:“看见贴的咱本市公安(610或劳教所、洗脑班)迫害XX的传单了吗?”这样可单刀直入。有时,哪怕与对方只有10分钟或几分钟的接触(当然根据时间长短也要考虑讲什么收效大),可以以第三者的口气直接告诉我们要讲的主题。告诉对方消息来源时还可讲自己是受害者,亲身经历过的,或亲友是大法弟子,或从网络,从收到看到的法轮功宣传品,从美国、德国、法国等其他国外电台、大法电台、大法电视台等等可靠的消息来源,引导对方注意收听、收看我们的正面宣传,这样觉得灵活多了。有时间可多讲,讲全面些,没时间或时间短也可切中主题,讲重大讯息,当然一定要注意讲时发正念,看场合,看对方的全面情况,分析一下客观因素等等。

另外,我认为我们大法弟子对诉江案、当地迫害等的认识深度、广度,对讲清真象的效果影响很大,因此建议大家多看些明慧网上海外弟子们的诉江等的文章,对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触犯了宪法、刑法等相关法律的哪些条款,及对全人类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的认识,对于为什么能起诉江泽民、为什么必须要起诉,而且必定会赢得全球认同等,自己也要有深刻认识,这方面海内外功友,尤其海外功友写的文章很好,自己认识深了,才能讲透。

以上是讲真象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