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地敬师护法


【明慧网2004年1月16日】

护书

99年7.20后,单位保卫科贴出通知,让炼法轮功的把书交出来,要不交书有公职开除公职,没工作的开除家人的公职,家中有人(因公)出国的让他(她)回国。写“三书”。我想起师父的话:“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我就是不交,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居委会主任拿“三书”来我家让我写,我看也不看,也不写。然后他叹了口气没办法走了。第二次党办主任来我家让我写保证书,我说不写。我不炼功我有病谁负责?主任说:“我找领导说说,你有病给你报销。”“你给我报销,我有病谁替我受罪。”我还是不写。党办主任让我儿子劝说我,“妈你写了应付应付。”我不应付,坚决不屈服于邪恶。

敬师

2001年5月,我和两位家属去通县买衣服,930车开到燕灵路口附近,上来两名警察问:“有没有炼法轮功的?拿出身份证。”让乘客骂老师。我不给身份证,我也不屈服于邪恶。当时非要我下车,我不下车,僵持一会儿,后来我想有许多乘客要进京办事,不能耽误别人,我就下车了。他们把我带到燕郊公安分局,让我站着。我不听,我坐下了:我买衣服,我没犯法。“你是炼法轮功的么?”我不回答。“你配合配合我们,你看电视了么?”我没看,我不爱看电视。他们又诽谤老师,让我骂师父。我质问歹徒:“你们是××党的公安人员吗?谁教你们骂人了?”歹徒没法回答我的问话,他就走了。过了一会,又进来三名警察,其中有一位像是小头头,他问我:“是毛主席好还是江泽民好?”我说:“江泽民叫公安抓好人,骂好人,就这一条,他就不好。”不一会儿,他说:“这老太太真实在,让她走吧。”在师父的呵护下,坐着我儿子的车平安回到了家。

2001年4.25前后,单位工会主席、党办主任、保卫科长来到我家,工会主席说:“快到‘五一’了,别上北京闹事去。”我说:“你别说闹事,我们都是在做好人,我们不会闹事。我以前练过其它气功,扭过秧歌,跟工会要扇子、要手绢、录音机、磁带。我们炼法轮功后没给你们添过任何麻烦。录音机、磁带、电线、拉盒都是自己买。我们每天都把炼功的地方打扫的干干净净。食堂门前的草都拔了,这都是我们自愿做的。”他们说:“你们做的是挺好的。”呆了一会儿,他们走了。

心诚则灵

“非典”时期在院里碰到一位职工,他得了脑血栓,走路挺困难,一点点挪动儿,还得有人搀扶着。我就问他:“想好么?”“想好。”“我有个办法,你认字么?”“认。”我写了两句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送给他,告诉他天天念,脑子天天想这两句话。然后他就按我说的去做。20天后他就能骑三轮车在院里转一圈。一个月后就能带着老伴上街去了。今年有一次去菜市场买菜,突然三轮车翻倒了,老伴说:“完了!完了!”把老头拉起来一看,腿没伤,胳膊也没伤,头也没坏,连块皮都没破,真神奇啊!现在上下楼都不用别人扶,自己走,老师傅很愿意看大法真相资料,还看了几本大法书,现在正在看《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