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画面:天安门前证实法


【明慧网2004年1月16日】2000年12月23日,那时我地区形势已经相当恐怖,条条进京路上层层盘查,公共汽车上警察让乘客骂师父骂大法,进京上访见一个抓一个,听说我镇已经抓捕了30多人。早上4点,我准备骑摩托车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穿过二里地的沙滩,穿过漆黑的森林,骑了几十里地路手脚全冻木了,来到通县城,把车放在熟人处,马上打车到天安门。因为有很多同修到天安门广场边上就让便衣和层层设卡的警察抓走,所以自己决定坐车直奔天安门。

路上和司机讲真象,并谈及江泽民其人,恨得他咬牙切齿,大骂不绝口,说他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到了天安门东侧快8点了,路上行人如织,我快速摇下玻璃,把身子探出车外,用尽全力高声举手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那一瞬间时空好像凝固了。人们的眼光一下子聚集了过来,人们被深深的震撼了。我又大喊了一遍告知世人法轮大法是真正的宇宙真理。司机吓坏了,把车停在广场西边口上,怕我跑了,快速跑到外侧车门处挡着,两个警察快步跑过来搜身,装在我衣服里的师父新经文,警察明明看见了就是没发现。我给了司机钱,司机不要我坚决给了他。

两个警察调来一辆警车,把我推上了车,十几分钟在广场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就装满了一车,上车后我们又喊,警察鱼贯而出又有几辆空车缓缓驶入。天与地更加暗淡,灰蒙蒙的颜色笼罩了一切。

在天安门东派出所的大笼子里,大法弟子互相交流切磋,背经文,和小警察讲真象,向他们提出严正抗议:“释放无辜被抓的大法弟子,还我师父清白!”

我市留守的610因给天安门警察行贿,不往上报告。马上通知地方公安局,副镇长带队来接。邪恶工作人员骂师父骂大法,我制止她,告诉她善恶必报的道理。恨的她咬牙切齿地说回去一定好好收拾我。回去的路上两人商量是送哪?我说那还不送公安局好好“收拾”一下。同车的副镇长苦笑:“收拾谁呀,法轮功把我给收拾了。”真象师父说的那样没有了怕心就没有让你怕的因素了。

当时自己真是定下了坚如磐石的心:不怕抓捕、不怕拘留、不怕大狱、不怕掉脑袋,当然也绝不承认邪恶势力强加的任何迫害。车子开到公安分局,把另一位同修拉出去,后来知道那位同修受了不少酷刑。把我一直送到镇政府。随之而来的是几十个名利情大关:大女儿跪在水泥地上磕响头,一直昏死过去;80岁老母、一周半的小外孙女痛哭流涕地央求;如坚持修炼市卫生局准备解除我和大女儿的行医执照;让当中学教师的二女儿下岗;儿子休学;亲哥弟兄急的打骂;亲朋好友的说劝、哭诉、下跪------个个大关全闯过去了,震慑了邪恶,几十个工作人员全惊呆了,我的行动树立了一个大法弟子的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