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身心受益 正念正行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16日】小时候,由于父母养育了8个孩子,家庭生活很困难。我排行老四,经常帮家里干活,时常填不饱肚子,一干就是半天。姥姥家生活条件好,文革时期,母亲因此受到伤害,乡邻们说三道四。父亲脾气不好,经常打骂我,母亲为护着我,经常因我而挨打,有时头都被打破。我19岁时得了脑膜炎,父亲也有病,母亲为救我,让我住进医院,出院后父亲病故。我24岁嫁到婆家,生活条件还没我家好,在婆家不敢多吃,还得去干活,就这样,身体一直不好。生完孩子三天后,就去浇地,得了月子病,血压低,四肢无力,经常呕吐,躺三、四天不吃饭,由于身体不好,脾气越来越暴躁,经常和街坊邻居吵架,因能吵架在庄里也出了名。

97年听同修说庄里有人炼法轮功,还有炼功点……我决定去炼功点看看。第一天炼功师父就给我调整身体。第三天炼功时晕得天旋地转的,十多分钟就好了,回家照样干活、炼功。炼功一个月后,病全部好了,身体一身轻,干什么都不累。经常打扫街道卫生。在上班路上,看到地上有石头、砖块等捡起来,别绊了行人。当小工干活,在4层楼高的脚手架上接砖,一点儿也不晕。原来和街坊邻居不说话,现在我主动和他们说话,消除了矛盾,邻里之间相处和睦了。有时间我就背师父的《论语》《洪吟》经文等,用大法要求自己,按大法要求去做。一次在庄里分地时,量好了发现别人占了我家一米宽的一条垅。要是炼功前,我早和别人打上了,谁欺负我就不行,我决不吃这个亏。这次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能象以前那样做,我找大队负责人,让他们量量缺多少,然后再决定怎么做。这时我想到师父的话:“常人难知修炼苦,争争斗斗当作福;修得执著无一漏,苦去甘来是真福。”量完后,大队说给钱补上,我说我不要钱。心想:不能为这点损失和别人计较,去争去斗。

99年7.20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没有了炼功环境,同修们都在自己家里炼功,我心里很苦闷,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不对劲儿。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这是谁都知道的,没有法轮功,我全身的病不会好,我也不会由一个爱吵架的转变成为一个为别人着想的人。我的变化就是铁的事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我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要为大法作证。

99年10月8号我去天安门护法,家中没有一分钱,就借了20元,因鞋破旧,又要了一双鞋。一心想护法,坐车就去了天安门,警察问我来干什么来了?“我是学大法的,找信访局、找江泽民说法轮大法好!”走,我带你去信访局,把我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晚上7点左右给本地公安局打电话,然后把我送到本地公安局。警察问我,我向他讲真象,我原来有什么病,炼法轮功后都好了,我的脾气也比原来好了……夜里11点左右,警察又把我送到拘留所,警察审问我:“你到北京干啥去了?”“去护法,大法好!”在拘留所被劫持了15天。第四天因坚持炼功被恶警杜××发现,她象疯了一样,连续扇了我十几个嘴巴。她打我,我就背《论语》,她越打我越背,恶警越气,把我背铐大约两个小时,打开手铐后,胳膊、手都动不了。

公安局把我刚放出来,第二天晚上几名恶警把我带到派出所,有一个小屋里把我铐了一夜零半天,不让解手。恶警问:“炼不炼法轮功?”“炼!”然后把我送到拘留所8号女牢房,关押了二十七、八天,因坚持修炼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不让炼功,2000年2月8、9号我开始绝食,抵制邪恶迫害。绝食8天后被恶警发现,把我铐在床头栏杆上,铐了7─8小时,绝食73天后,体重约五十斤左右。劳教所怕担责任,所长把我送到医院,检查完,然后把我送回家,我身体被迫害得四肢无力,精神恍惚,生活不能自理,全靠家里人照顾。爱人每天要出去干活,为家中生活四处奔波。孩子正在上学,为了照顾我,他们身心负担很重,生活得很累、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