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劳教所非法关押时的遭遇:冷冻加毒打、电击、剥夺睡眠


【明慧网2004年1月11日】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当地不法人员担心我到北京上访。2000年5月10日,S镇派出所无故将我从家中绑架,并非法拘留。我绝食抗议迫害。10天后,我被放回,并被勒索现金300元,没给收据。

2000年10月6日,我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在北京四季青派出所被非法扣留4天,前3天没给我们四人吃饭。第4天下午,恶警把我们4人送海淀区看守所。我因不愿给家人找麻烦,就不报姓名和地址。后来,他们利用修炼人的善钻空子,骗出了地址,后来,我才认清了他们骗人的手段。进海淀区看守所时,我被搜出现金275元,说是替我放着,买日用品,可第2天走时却说没有此事。

回到县看守所后,我被非法关押27天后,又被劫持到A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因为是秘密劳教,家人都不知道。恶警并和家人索要300元,说是灌食用。到劳教所第二天,我们就背师父的诗,被警察刘××发现,他指使犯人把学员背捆在树上,连打带冻三、四个小时,我胳膊失去了知觉,它们把我身上的棉衣棉裤都剥下,只剩下内衣,在数九寒天冻。西北风刮得嗖嗖的,雪花直往脖子里钻,寒风刺骨,有的学员被打得晕死过去都不让回屋。到晚上,抬回去不省人事,第二天才醒过来,还说是装死,它们把学员的衣服卷起扔进粪坑;刘指使犯人用木棍打法轮功学员,绳子抽,另一刘姓恶警用电棍电击学员的脸,有的学员的臀部被打得黑青,我的脸被打肿,后恶警又强迫我们背监规,走步。

2001年1月23日前几天,所里给各班买电视。后来才知是为看“天安门自焚”做准备,看前还要求我们看完后写心得体会,可见这是事先安排好的有准备,有预谋的栽赃法轮功。2月份,开始“转化”洗脑,我被调到另一个班里,就我一个人,每天一两班人给我洗脑,全是犹大和警察,它们让我放弃修炼,放弃信仰真善忍。我不听她们那一套。8天后,见我不动摇,就又把我送回原班里。

6月25日又一轮洗脑开始了,这次比上次更邪恶,不“转化”不让睡觉,让我面墙而站,两天两夜,强迫看“自焚”假案,一打盹就被警察毒打。一次我给同修经文,被一个犯人看见,报告了队长,该犯人因此得到减刑。警察魏某把我叫去上去一个耳光,又叫来一个姓陆的男警察用电棍电我,把我电晕倒,才住手。

我哥去看我时,他们不让见,并骗我哥等几天再见,我哥一连去了五次,每次要走30多里地也不让见。因我经常绝食,经常被灌食迫害,一年多时间,出现了吐血症状,生命垂危。他们怕担责任,才放我回家。

2002年2月3日,我贴真相条幅时被恶人举报(据说举报一个大法弟子一至两千元,该恶人已死于车祸),我又被某镇派出所绑架。迫害过我三年的责任人原派出所所长咋乎一阵,见我没有说出他想要听的,又让一个姓钟的问我条幅是谁给的,只要说出是谁就放我回家,我没说,他们就强行把我拉到老虎凳上,关了一夜。

第二天说放我,下午却又把我送进了B市某看守所,一关就是近17个月。非法关押期间,我绝食抗议,姓丁的队长让犯人把我从床上拉到地上,不让在床上睡觉。派出所去了一个指导员,我告诉他,关了我一年多老不放人,又没什么说法,这样无限期地关好人是知法犯法。他却说,对于法轮功没有法律,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真是无法无天。

一次看守所强迫我干活,犯人打我,警察不管,姓徐的副所长反而告诉犯人监视大法弟子,不能和别号的弟子说话,发现就打。这样非法关了我16个月零20天,派出所还和家人勒索了500元。看守所没要上钱,就不肯放人,最后把我一年四季的衣服扣下,才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