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双城610多次无理关押勒索 家中已债台高筑

【明慧网2004年1月17日】我是双城市大法弟子,因坚修大法,多次被610办公室的恶警迫害。

2000年11月,我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双城市驻京办事处接回,送到610办公室。当时610办公室的副主任张士跃(现已调走)对我进行非法审问,并以劳教相威胁,逼我在他们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字(什么不炼功、不进京上访、不聚会等)。因我学法不深,在高压下,违心地签了字[注]。这还不算,他们还向我家勒索2000元钱所谓的保释金,才让我回家。回家后,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总觉得自己没做好,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于是12月份,我又一次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这次被接回后,直接关押到双城市第二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关押,这期间,他们强行给我注射药物,并向家属勒索医药费,当绝食第八天,我已经奄奄一息了。他们怕出人命,就以取保候审的方式将我释放。2001年2月15日,以张士跃为首的610办公室的几名恶警突然闯入我家,以找我谈话为名又将我骗到第二看守所。当时里面非法关押着很多大法弟子(包括农村大法弟子)有很多是春节前在家里正准备过年就给绑架进来了。邪恶之徒的理由是,怕春节期间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影响他们的事业前程。我被非法关押37天后释放,并被勒索伙食费1000多元(两次合计,包括上次的医药费)。

2003年3月,我和同修去双城市公正乡散发真象传单,被公正派出所所长辛培原和两名恶警强行绑架到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这期间,公正派出所的警察那亚东曾两次对我进行非法审讯。我绝食抗议,第八天,我已经虚弱得不能睁眼,不能说话,他们怕承担责任,又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将我释放,并勒索了家属3000元所谓的保释金。回家后2个多月,公正派出所的恶警又来我家骚扰,并送来一张“劳教通知单”以此借口向我家勒索钱,家属怕我受劳教之苦,又东挪西凑借了4000元钱送给他们。

现在我家已经债台高筑,我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可江氏流氓集团却造谣诬蔑我的师父和大法。我按照《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权利,为师父和大法说句真话,却遭到了巨大的迫害,给我和家人的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我强烈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关注正在中国发生的一幕幕人间惨剧,严惩打死大法弟子的凶手和所有迫害善良大法弟子的恶人,还大法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大法弟子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