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年来因坚持信仰而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月18日】我是99年11月26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非法抓住,送回本地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现金1600元没开收据,回家后单位610以下岗为由威胁我儿子,一到什么所谓的敏感日就不让我儿子上班,在家看着我。

第二次为2001年12月底的一天,我不在家,当地派出所和”610”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闯入我家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经文及师父的相片。在路上我碰上它们,又被它们绑架到派出所,我跟它们讲真相它们不听。下午4点钟左右,派出所教导员李玉霞及单位610强行将我推上车将我送往看守所。到看守所它们让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拒绝在拘留证上签字,并告诉它们,我说我没错,信真善忍没错,这是我个人的信仰。在看守所它们要强行给我和其他功友照像,按手印。我不配合它们,它们没照好。

在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近三个月后才放回家。第三次是2002年9月9日我和一名功友在去松杨湖的路上被云溪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云溪看守所,一进看守所我就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由于有常人心没有坚持下去,在非法关押第2个半月我单位610主任李受群,副主任陈慧明及我儿子单位书记等五人来看守所叫我转化,我说你们连想都别想,我心里没有这两个字,抓我们是非法的,我们是做好人,信仰自由,信真善忍没有错,我给他们讲真象。李爱群气得要死,用五个手指着窗台,恶狠狠地说你就在这里呆着吧,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如到法正人间那天你们再不转变观念会被淘汰的。这时陈慧明说我们师父名字如何,我说你住嘴,你没有资格说,她又说我儿子找不到女朋友,找了就黄了。我说如果她反对大法我家还不要,当时看守所两位干警在一旁一言不发。

回到牢房后和功友谈起刚才的经过,功友说讲的好讲得对,可我反复想我并没有讲好,自己心太急,善心不够效果不好。恶人走后我就天天加紧发正念,又过了近半个月后我回家了。回家后我才知道恶人为了钱罚我一万元,每月扣我儿子的工资,共扣了3100元,将我的生活费扣了一年共3700多元,总共非法扣了我6800多元,并不给收据。

第四次,2003年3月3日下午我在家睡觉,我儿子车间书记周国斌带几个人非法闯入我家,随后派出所所长郭晓秋又派来几个人将我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在绑架时我的手不知怎么被弄出了血,在送往洗脑班的路上一直流血不止,我的衣服、裤子上到处都是血,车上也全是血可他们全然不顾。被强行送到洗脑后一看,我单位有三位同修也被它们绑架来了。一到洗脑班我们就绝食,在洗脑班,恶人不准我们互相说话、不许炼功,我们的一言一行它们都记下之后向上面汇报。

我们绝食的第四天他们就开始强行给我们灌食,在给我灌食时,岳阳610头子刘观日说:“你死了我们就挖个坑把你埋了,就说你跑了。”我说明慧网会叫全世界都知道我是被你们迫害死的,你们几个谁也跑不掉,这时它们都不吭声了。之后它们又给我打针,到现在打针的地方还麻木。在洗脑班一位副教授来做我的工作,我一看这是讲真象的好机会,我就对他讲真象,讲到最后我对他说谁对大法犯了罪,谁就要偿还而且是还不清的债,你要对你子女负责不要去破坏大法,要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很害怕。就将我说的话跟610头子讲了,610头子很生气,第二天要我们看录像我们抵制不看,岳阳610头子刘观日气得对着我的太阳穴狠打了一拳。我说:“你要遭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