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江源县残疾人大法弟子被反复关押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20日】我曾经骨盆粉碎性骨折导致残疾,也得过妇科病、眩晕症。1999年正月我有幸得到了大法,是慈悲伟大的师父苦苦救度才使我知道了人生的意义。我身体上的病痛基本痊愈。99年7.20由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栽赃陷害,我也受到了迫害。

99年7.20以后,吉林白山市江源县派出所人称小国的警察,经常上门骚扰,问我炼不炼功、去不去北京上访、大法好不好,我就从我身体到家庭受益情况讲给他们听,告诉他们,我们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没有错。2000年6月份江源县三岔子派出所3-4个人到我家拿出搜查证,先抄家,所有大法资料全部抄走,还强行把我带走,也不管家里有没有人看家,门也不让锁,衣服也不让穿。送进江源县派出所以后,就对我谩骂,还骂我师父,最后又把我送进协力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罗××问我法轮大法好不好?我说好;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罗××和宋××就把我吊在大铁门上,170多斤重的身体就靠一只手的重量托着。他们还用鞋底猛打我的脸,脸都打变形了。接着就强制我进行奴役劳动,早上六点多钟起床一直到晚上九点十分,完不成任务就加班加点,共关押30多天,勒索伙食费300多元,当时吃的是玉米面萝卜片汤,几乎没有油星。当时家里花了1000多元钱请客送礼,才把我救回来。出来后恶警也不停上门骚扰,一次天还没亮,几个儿恶警就把我弄到派出所,扣押一个多小时,才把我放出来。

2000年12月江源县派出所以欺骗手段说找我唠嗑,把我又送进了江源县看守所,进行奴役劳动。我是一个残疾人,他们也从没照顾过我,那里的一个好心的刑事犯天天帮助我完成任务,才免受了加班加点的肉体折磨。后又转送浑江看守所,转走时,江源县看守所收取了我200多元伙食费。半个月后,浑江看守所又把我送到九台劳教所,那里的犹大围着,扬言如不转化就拉出去枪毙,不让睡觉,罚站十几天。

对不背叛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管教过筛子,挨个用电棍电击,好几个管教一起上,连打带骂。当时我违心的写了所谓保证不炼功,后来我发表严正声明,坚决修炼到底。管教恼火,让我念诽谤大法的书,我不念,他们就对我用刑,把我两只胳膊伸直铐上,因为手铐铐的紧,几乎都勒到肉里了,疼痛难忍。过后我们这几个不写保证的,被叫到管教室,他们几个管教就一起上来打我,把我的嘴用本夹都打出血了,用两根电棍电我,逼我念诽谤大法的书,那种精神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

2001年9月份,又把我们转到黑嘴子劳教所,那里的犹大不让我睡觉,不让出屋,关在库房里灌食谬论。因我不听他们,他们就告诉大队长,大队长根本不问什么原因,就拿电棍电击我,导致我小便失禁。犹大们把我抬到了一个专门打人的屋子里,用皮带把我手脚全都绑在床上用电棍使劲电击我,由于我大声喊叫:“你们连一个残疾人都不放过。”他们才停手。之后他们又把我关进库房里绑在死人床上,好几天。他们见我不转化就给我加期。九台劳教所加三个月,黑嘴子劳教所加40天。在我快到期前几天,恶警队长王某又用扫帚把我打了一顿,耳朵被打的嗡嗡响。

到期后黑嘴子劳教所没有直接把我释放,当时正赶上十六大,江源县610直接把我送进白山洗脑班关押。20天后,当地派出所所长赵××问我法轮大法好不好?我说好,他说走,把我送进江源县三岔子派出所,编造理由说我扰乱社会治安,后又把我送到协力看守所迫害。因我身体被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得长疥,他们以给我看病为由,强行戴手铐脚镣,因我不戴,又把我绑在死人床上。关押20天,经家人保释才放出来。以上是我因坚持信仰,遭受迫害的主要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