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某区民警、居民抵制对老年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21日】2002年2月19日,我和一位大法弟子到一居民区去讲真象,被一恶人报警抓到X派出所。我向一位警察洪法,他说:“我们不愿意干这种事,我们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是好人还炼不了呢,上边压没办法。”他说话提大法师父的名字,我告诉他别叫我们师父的名字,要尊重我们师父,他明智的答应了。警察问我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病?我说没有,炼法轮功都炼好了。他又问炼功前有什么病?我告诉他曾有肾炎,可他却说:“我看您有高血压。”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就回答从来没有。

晚上,国安的人到我家抄家找大法资料,听说找到53份资料。(2月25日放我回家时,发现抽屉里800元钱和一张IC卡都没了。我是单独过生活的老人,只有国安的人拿了我家的钥匙,别人进不来。他们以抄家为名见钱就拿,我报了居委会说他们偷了我800元钱。)

派出所的警察说这老太太身体不好,请示上边要求放人,上边不让放,坚持送看守所。还有一位警察说:出了人命谁负责?带我俩去医院体检量血压时,结果高血压210/120;化验尿液也有问题。另外那个大法弟子查出糖尿病很厉害。送看守所一瞧体检结果这么厉害,不敢收。我心里想是师父保护弟子。派出所又把我俩带回来。

第二天2月20日下午4-5点,我单位来人了,在单位里,设了一个单间,一个男人40多岁,是610办公室的,当着屋里7-8人宣布:不准我自己出房间、不能打电话、不能见任何人、不能炼功,由2个人24小时看管。一周时间,抽1次血、验2次尿、B超1次,均有问题,每天量一次血压均在160/90以上。2月25日送我回家。回家之后有一天,区卫生局保卫科科长要看看我的护照,就拿给他看,他不给我了,说放他那儿,还说国家干部怎么信这个,不让你出国。我说你欺骗,他硬拿走了,至今不还。

同年9月13日午后,我在家边小公园里活动,遇到居委会干部,他问我家安装防盗门和护栏了吗?并叫我关好门,不能随便叫陌生人进屋。我正要回家,在小区大门口,遇到单位党办公室的干部,又看见单位的汽车里面坐着2、3个熟人,还有上次那个610的人,党办干部叫我拿两件换洗的衣服,给我找个地方“学习学习”,单位有人陪着。我当时就明白了,是要送我去强制洗脑班,我对她说:“我不去,我不需要学习!”她又说:“没事,几天就回来。”我脑海浮现刚才叫我锁好门,别让陌生人随便进去的话。我即转身回家,锁上门发正念。过一会儿他们来敲门,不断地敲、换人敲门,我都不理他们。外面在下雨,听他们讲又冷又饿。我就是发正念抵制迫害。单位的汽车在不远处停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开走。天还在下雨,这是9月14日晚9点后,我的亲戚来车将我接走。过几天街坊邻居见到我说:“那几个人都说白堵人家半天,他们刚撤,来一辆车就把你接走了。”我回答,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同时有可靠人告诉我,先不要回家住,派出所片警说只要看见你,就给你办班,致使我流离失所半年之久。

我不在家时,我们楼长70多岁的老人找到居委会和片警讲:“你们这样对待她不对,她是个好人,我们住了30多年的邻居,我了解她。她现在一个人生活,身边也没人照顾,我们应该照顾人家的,脑子里信什么也抠不出来,这么做叫逼人家。”我回家后,她见到我说:“你别走,就在家住着,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