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发指的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

【明慧网2004年1月21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折磨问题”前后两任监察专员,罗德里伯爵和范-波文教授,都对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的酷刑折磨做出了严厉的指正与谴责。其中年度报告中,提及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对三名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迫害:

2001年4月25日,山东省胶州市阜安办事处赵家园村村民徐衍忠,因炼法轮功被非法抓捕关押在胶州市精神病医院。在连续10天里,他被捆起来接受强行喂药和注射。他遭受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强行注射导致他浑身无力,眼睛睁不开,紧张和沮丧……

2000年2月14日,青岛皮鞋三厂职工匡本翠,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抓关押在胶州市驻京办事处。随后她被关进胶州市精神病医院,遭受强行喂药和注射。当她拒绝时,两个男子抓住她的胳膊,掐住她的鼻子,用一根筷子撬开她的牙齿进行强制灌药。她被一天强行喂药三次。药的剂量由一次一片增加到一次六片……

1999年9月12日,青岛皮鞋三厂职工谭桂华,工作单位和政法委人员将她从家中抓到精神病院。在那里,她遭受强行注射导致她头晕、恶心、心跳加速、失去知觉。她先后受到7次电击酷刑。强行注射后,她的月经停止,眼睛呆滞,反应迟钝。几天后,注射中又加入另一种药。这使得她在后来20天里身体剧烈的颤抖。当她被释放时,她记忆丧失,说话困难,眼睛呆滞,反应迟钝……

以上事实已载入联合国官方文件,已由联合国印刷出版,并登录在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的网页上。然而,人们还不知道啊,据不完全统计,在胶州市精神病院,至少有40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同样的迫害!

胶州市精神病院旧址坐落于胶州市青年水库西岸,2000年迁至胶州市扬州路中段,与南关蔬菜批发市场隔路相望,现院名更改为“胶州市心理康复医院”。自1999年江氏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在原胶州市委书记张元福和政法委书记刘作金的命令下,胶州市精神病院便充当了迫害者的帮凶,其手段之残忍,迫害人数之多,恐怕在全国同类精神病院中“名列前茅”。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被严密隔绝,不准亲人探视,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烈性药物,直到达到所谓的“扭转观念”,才能由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书记和市政法委批准放人。

大家都知道,为医者除具备业务素质外,还必须担当维护人类良知的重任,具体到各行各业就称其为职业道德。对于医者,人们说 “医者父母心”,对于护士,人们称之为“白衣天使”。然而,以上文中所提及的事实又说明了什么呢?当胶州市政法委有关人员把大批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精神病院时,精神病院医务人员却为了一己之利,违背了做人的良心,玷污了人们所尊敬的医者的神圣身份,把一个个的法轮功学员往火坑里推。

精神病院的医务人员们,当你举起针头对向法轮功学员时,你可曾想到,你的行为与当年侵华日军的731部队的杀人狂有什么区别?他们是侵略者,而你所迫害的却是地地道道的同胞啊!是生你养你的家乡父老乡亲啊。如果换作你的父母、兄弟、姐妹,你能下得了手吗?难道你就为了你个人的一点利益就不顾及你和他人做人的尊严吗?难道别人让你杀人你就可以杀人了吗?当你看到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的胸怀时,你就不动心吗?当你看到被你注射后,他们在身体和精神上所受的痛苦时,你还能说这只是你的工作?!

其实,你们都明白法轮功学员都是些什么人。难道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难道他们就因为坚持信仰,就应该被你们以“疯”为由来迫害吗?他们个个精神正常,身体健康,而且是好人中的好人。就这样的人,你们却用数倍于一般精神病人的剂量给他们用药和注射,试问一下,是谁真正的疯了?难道不是你们吗?

孰不知,迫害大法和大法修炼者的人,是要遭天惩的。也许你会说你不信神的存在,那么你看不到空气的存在,空气就不存在了吗?当神要惩罚人时,会采用多种方式,诸如战争、瘟疫、自然灾害等等,这其中还包括人类的法律。目前,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早已成立,那些在中国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中的打人凶手都一一记录在案,当然也包括精神病院的恶医。在此,希望你们主动公开全部犯罪事实,停止迫害,同时心灵深处进行彻底的忏悔,对大法建立善念,并且珍惜这最后的机会,向未来迈出慎重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