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劳教所和精神病院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

我在劳教所和精神病院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2月30日】我是97年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12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27天。2000年10月因再次进京,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在市劳教所里受尽折磨,后被送到王村劳教所,在那里被迫害至精神失常,失去部分记忆。现在已能正常工作生活。我想把我受迫害的经历讲出来,向世人揭露邪恶的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

99年12月,我和其他功友一起到北京上访,我们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我们当地的公安人员抓起来送到驻北京办事处,在那里我们见到比我们先到的其他功友,我们交流后应该以和平方式走出去。那天晚上,看我们的人都睡了,我们12个人就从窗户逃出去了。我和一个功友直接到广场,到了广场,我们就心无杂念的在那里打坐。刚坐下,就冲上来两个武警,把我们踹倒,紧接着来了几个警察把我们拽到一辆“依威客”车上。刚上车,其中一个恶警就左右打我的脸,打得我两耳什么也听不见了。没过多长时间,陆续又有很多大法弟子被带上车,他们中有60多岁的老人,也有在校的大学生。她们无一例外的被毒打。恶警一边打,一边说我们就是要打你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8点后我们被送进前门派出所,关进铁笼子。里面已经关满了大法弟子。后来市里的恶警来把我们接出去,刚出门一个恶警就把我拖到一个小胡同,一脚踢在我下身,我差点昏过去。恶警问我其他人那去了,我说不知道,他就狠命的打我。后来他看我不说,就叫我脱掉鞋,赤脚站在水泥地。我们被带回后,被非法关进看守所27天。在看守所里,单位怕受牵连,第三天就给送来我们开除通知书。

2000年10月我和其他功友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后,恶警把我们转到洗脑班,在洗脑班上,帮凶王××殴打学员,我们一起抗议,王××说上面有话,对于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不用讲人权,打死算自杀。由于我们不放弃信仰,坚定修炼。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在市劳教所,恶警们非常邪恶,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2-4名包夹人员,不准我们之间说话,不准闭眼,不准盘腿。而且恶警还专门让我们干重活,不准休息,在体力上折磨我们,例如,让我们用地排车把土从一个地方倒到一个地方,再倒一个地方,还要一路小跑。没几天,我们好几个人的腿都累肿了。有一次,在升国旗的时候,一位同修高喊“法轮大法好”,被犯人和恶警拽到禁闭室殴打。另外,恶警还强迫我们看、听污蔑大法的书和录象。

2001年1月我们被转到省三分所。在那里,邪恶开始表现的非常伪善,再加上犹大的协助。一部分人就妥协了。我们每天被强迫写认识,听误入歧途的人的报告。我经受不了这么精神折磨。精神开始出现恍惚,这时邪恶撕下了伪善的面具,把我关进禁闭室,腊月天,一张木板,没有任何东西就把我“大字型”绑在上面。不给水喝,不给饭吃,我大声抗议,犯人就打我,说“在这里谁也听不见”。后来,一个恶警站在床板上,在我胸上和脸上猛踹,我当时就被打昏了。直到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就通知市里把我接回××市。把我送到精神病医院,在那里,家里人费了很大周折,才见到被折磨的只剩一口气的我。经检查,我的下颚骨被打断,两颗牙齿被打活动。邪恶警察对我家人撒谎说是我自己碰的。就是这样邪恶之徒依然不放过我,每天强迫我吃“冬眠灵”和其他精神药物。不吃就过电针。我每天昏昏沉沉,口干舌燥。经过家里人的强烈要求,2001年5月我终于回到了家。回家后我的胳膊半年不能抬起。在家人的照顾下,我现在已基本恢复,能正常工作生活。邪恶之徒还不时骚扰我。我被迫离家,至今漂泊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