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远市610玲珑洗脑班宋书琴等歹徒疯狂施暴


【明慧网2004年1月21日】招远市610玲珑洗脑班于2001年初非法成立。几年来,执行民族败类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失”的灭绝人性的政策,在市委所谓的“领导小组”的直接指使下610恐怖组织(即专门打压迫害修炼法轮功民众的非法组织)劫持了全市大批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强制洗脑,并且把在劳教所,拘留所期满释放回家的大法弟子直接拉到洗脑班进一步迫害。

洗脑班的恶人们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借机捞取政治资本,升官发财,它们用残忍的酷刑,剥夺睡眠,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录相,造假资料,歪曲事实,欺骗之术等等各种卑鄙的手段。以此扭曲人的心灵,迫使人无法正常思维,正常判断。对大法学员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所谓的转化,实质就是逼迫法轮功对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变成“假恶斗”的坏人。洗脑班是真正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也是一个摧毁人的道德、良知、尊严、危害招远市民的罪恶场所。

下面我们将玲珑洗脑班迫害本市大法修炼者的部分犯罪事实予以曝光,让全市父老乡亲们擦亮眼睛,明辨是非,真正认清其邪恶的本质,赶快从谎言和假象中觉醒。以后我们将继续分批报道,让所有的恶人恶行全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毫无藏身之地。

一、大法学员遭受的精神肉体的残酷迫害,恶人心狠手毒,丧失人性。

洗脑班的头目,恶人宋书琴为人心狠手毒,为了向上爬,她亲自坐阵,逼迫大法学员按照它们的意愿违背良心说假话。如不服从,它们马上凶相毕露,用剥夺睡眠,面壁罚站,拳打脚踢等暴力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

大法弟子李志连,刘耀华不写三书,宋书琴带领七八个恶人用拖把抽,从头到脚抽了个遍。打得李志连全身是伤,一片青,宋书琴感到还不解恨,又脱下自己的皮鞋,用鞋跟朝她的脸狠命地打。脸被打得肿起了老高,五官变形,耳朵出血,嘴肿得无法吃饭。恶人们不仅没有丝毫的同情心,反而诬陷她是故意绝食对抗,更进一步加重的迫害。刘耀华被迫害的几天吃不进饭,宋书琴领着刘玉久几个恶人将她强行按倒在床上,按住头和四肢强行灌食。灌食――不明真象的人可能会误认为是一种挽救生命的人道行为。其实是恶徒借此加重残酷迫害借口。凡被灌食者都遭受了极大的痛苦:灌食者没有经过任何训练。它们找一根胶管胡乱插进鼻孔,有的要反复插几次才能插入,再插入胃中。鼻子被插破鲜血直流。呕吐,恶心,打嗝,非常痛苦。刘耀华被灌食后,本来身体已经很虚弱,恶人仍不肯罢休,让她六天六夜不准睡觉,并且罚她面壁而站。因为她不服从,恶人刘振才,刘玉久,刘翠花和门卫一拥而上,将她拳打脚踢狠狠地打了一顿。宋书琴又脱下自己的皮鞋打她的头和脸。一会儿,嘴上流出了鲜血,这个毫无人性的恶人头目又叫人拿来凉水,逼迫刘耀华将嘴里的鲜血和呕吐出的脏物一块咽下去。它们打累了,最后给刘耀华戴上手铐脚镣铐在老虎凳上,故意让蚊子咬,这样反复折磨了十多天,又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后,逼迫家人交了五百元钱才放人。

大法弟子张淑香不屈服,宋书琴指挥刘翠花,林淑喜几个恶人整整打了一小时四十分钟才住手。它们开始几个人一齐上,拳打脚踢,打累了,林淑喜又用《转法轮》书朝张淑香的头猛砍,张淑香近六十岁的人被打得头似裂开般的痛疼,双目失明,耳朵听不见,被打倒在地爬不起来。林淑喜打人时因用劲过大,将自己的手表都挣断。刘翠花扬言:打死了也不怕,上面有江泽民撑腰。由此可见,洗脑班的这帮恶人有多么狂妄,视人命为儿戏,是十足的一帮地痞流氓。张淑香被打的五十多天不能吃饭只能喝水,但它们不肯放人,非法关押了一百一十天,至今眼睛仍看不清东西。

大法学员夏美芬坚强不屈,宋书琴,刘翠花一伙人八天八夜不让睡觉,拳打脚踢,打得她当时双目失明,身体站立不住,很多时间生活不能自理,饭都不能吃。大法弟子张英被林淑喜整整打了四十分钟以上,头发被打成了乱麻,脸被打肿得老高;杨兰香被宋书琴指挥一帮警察围成圈轮流打,打累了,再换上一帮恶人刘玉久等一伙继续打,她的牙齿被打掉,鲜血直流,眼肿胀得鼓出了,大便都拉在了裤子里,直到打得昏死过去它们才住手。

刘玉久,刘振才,刘翠花,孙彦芹等为了强迫大法弟子李淑庆屈服,轮流折磨她面壁罚站,四天四夜不准睡觉。她的腿和脚都肿得老高,穿不上鞋子,一顿饭只给她一两饭吃。这样折磨长达五六个月。

二、做好人被敲诈勒索,恶人执法犯法逍遥法外。

几年来,凡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班的,不同程度的被敲诈勒索,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有的被多次勒索累计上万元,导致家贫如洗,倾家荡产。这里仅举几例。

曹兰花:2001年被罗峰派出所李丙利等人翻墙进家非法绑架到玲珑洗脑班强行洗脑,被勒索现金1000元。2002年8月又被610警察非法绑架到了洗脑班,因拒绝妥协,遭到恶人打手林淑喜的残酷毒打。整个脸部青紫发乌,眼睛肿得睁不开,林淑喜抓住她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脑袋上撞起了一个大包,林淑喜又用手使劲砸她脑袋上的包,痛得她几乎昏死过去。接着刘玉久又逼她面壁而站,四天四夜不让她睡觉,使她两腿和脚肿得很粗,不会走路,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向他家人勒索现金2050元才放人。

李洪芬:2001年被骗至玲珑洗脑班非法关押15天,被勒索1000元。2002年7月又被恶警李丙利一伙从家中绑架到玲珑洗脑班非法关押38天,被勒索现金2500元。

王春梅:2002年2月被610刑罚后,又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罚款2000元,一个月后又被强行送往玲珑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后,又被勒索2500元。

杜培香:2001年6月被镇政府刑罚后送玲珑洗脑班非法关押65天,2002年5月又被市610警察强行抓到玲珑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后被勒索现金1000元。

林奎珍:2002年8月被恶警刘汉兵带六七个警察早上五点多钟非法闯入家中,无任何理由将她强行拖上警车拉到玲珑洗脑班,关在一间屋里,以宋书琴为首的一伙恶人轮流看管,因她不屈服,五六天不让她睡觉,又拉到另一间屋里刑罚。并且威胁她丈夫要劳教她,丈夫万般无奈,叫路吉江买了八百元钱的东西给了宋书琴(洗脑班主任)、林涛、秦玉贤(610头目),其中还有路吉江。非法关押了39天,勒索家人现金2000元。林奎珍临走时,宋书琴又向其丈夫勒索现金100元,称查体费(根本没查体)。

刘殿军:两次被强行送玲珑洗脑班,非法关押了130多天,被勒索现金2500元。

孙小东:2002年6月被罗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玲珑洗脑班,被勒索现金2500元。

李美香:被非法劳教三年,期满后招远市610不让其回家,直接非法拉入玲珑洗脑班继续迫害。610恶警栾得青,恶人宋书琴逼迫她丈夫交2000元钱才放人。可她家中没有经济收入,实在贫困,丈夫又要照顾两个孩子上学,已经欠下了外债。盼妻子早日回家,可又拿不出这笔钱。丈夫又气又急,被逼得差点去跳水库自尽。恶人刘玉久趁机煽风点火,阴阳怪气地对李美香说:你丈夫不能给你交上钱,你自己也拿不出,回家回不了,我给你想个办法,你们俩口不是有房产吗?你回家打离婚,家产一人一半,不就把钱交转化班了吗?

城区一大法弟子:2002年农历9月一个早晨,610恶警非法闯入她家将其强行绑架到玲珑洗脑班。宋书琴,林涛等人满口脏话,不堪入耳,还逼迫她骂。因她拒绝,恶人们恼羞成怒。将她单独关在一间屋里,由打手林淑喜和三个警察拳打脚踢近一个小时,她整个脸都变成了青色,头痛耳鸣。又给她强行注射了一种不知名的针剂,后将她绑在铁椅子上长达七个多小时,又将她单独关在一间屋里由恶徒刘玉久,刘振才,刘翠花,林淑喜,于应斌,孙彦芹轮流折磨,12天不准睡觉,还长时间罚她面壁而站。刘玉久用穿着皮鞋的脚狠狠地踢她的大腿。刘振才,林淑喜用手揪着她的头发往墙上使劲撞,用手狠命地掐胳膊,大腿等处,连上厕所的权利也被于应斌给剥夺了,非法关押了105天后,向家人勒索了2500元后才放人。

善良的人啊,以上所列只是无数迫害中的小小的一部分,当您看到这些后,您还会受那些造谣诬陷的谎言假象的迷惑吗?我们讲出这些真象的目的是唤醒人们的善念和正义。同时告诫那些行恶的人:赶快停止做恶,历史道义天理不会因为你们为了工作,为了自己的饭碗助纣为虐而不惩罚你,善恶必报这是天理。也请各级有良知的政府官员们以及仍在继续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行恶者的家人,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同事们尽心尽力,多劝善,帮助挽救他们,将功补过,给自己留条生路。历史的真实不久会在人间显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残害正法修炼者的邪恶之徒,必将受到天理,道义和人间法律的严惩。

610非法组织的简介:

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完全出自于他个人的意愿,亲自授意下命令,中共中央成立了一个专职镇压法轮功的机构610办公室。这全面控制了所有与迫害法轮功有关的事务,成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私人指挥系统和执行机构,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遍布全国各大城市,机关,乡村,学校。这是一个恐怖机构,拥有超出宪法和法律的权力和任意使用国家资源,其权力在一般政府部门和公检法之上。

610组织是一个非法组织,它的成立未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未得到国务院的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