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和家人正念抵制洗脑班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22日】2003年12月1日,广东云浮市不法人员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

在2003年12月1日这天中午,我正在门口做农活,突然一辆车停在面前,车上下来六个人,是当地镇派出所的,我认识其中的一个是所长黎天海,其余的我不认识了(因以前认识的曾被我给他们讲真象,明白的都不来了)。所长一下车就找我丈夫说是市局谭科长(谭伯勇),叫我去讲几句话,我丈夫说有很多农活等着她做,你没看见吗,这么大堆木薯还没整………。话音没说完恶徒就来抓我了。我向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做声,把我绑架到他的车上送派出所去了。谭伯勇和610的邪恶头子黄××商量计策,施加压力给我教书的儿子(他正在上高中数学课),没等下课就命令他的校长放我儿子的假,要他去洗脑班陪我(叫陪教),我想这些事都是邪恶江泽民一手毒害各阶层众生,我一定抵制他们,我请求师父加持我。在送去云浮市洗脑班的路上我向他们讲真象,他们说听惯了,到半路我烦心呕了,食物吐在车上,他们又骂我。

到了云浮市新新酒店停下来了,我又腹泻了。洗脑班就设在此酒店五楼,楼行人道两头有铁栏,他们出入都加锁,并把大法弟子隔开,一人一间房,请来六个保安人员监视。我用我的智慧走房与同修切磋,了解到这个同修也是当街当众绑架进来的(她的职业是做服装的)。有两个同修是夫妻俩,也正准备出门工作,他们是开石场的。还有一个叫欧阳阿姨,受丈夫的压力而来的(她丈夫是××党员)。他们都比我早来,我们一进班就绝水绝食,晚上炼功背《论语》遭到他们踢打。第二天中午,不法分子凶恶至极,汹涌而入,把做服装的名叫余玉明的云浮市人绑架去三水劳教所。当时我正在她的房一起打坐发正念,一伙不法分子大声骂我走房最多,说如果车上有位置也把我也送去三水劳教所。我心里说:你们说不算我师父说才算。他们骂着把我抓回关我的房,并再加上一把锁,我再也不能走房了。

当天下午他们劝我吃饭,我说饿死在这里也不吃不喝。他们又叫我的儿子劝我吃,我的儿子也没心叫我吃,因为他操心着他的学生的课程。第三天我儿子向他们请示回去上课,他们不准回去,他心急怕耽误学生的课程,就叫他的姐姐和我的大妹来替换他,让他回去讲课,中午我听见动静知道邪恶之徒又抓来了同修,吵了一阵把他又送三水劳教所去了,我知道也是罗定市的同修。还剩下我们四位同修坚持正念抵制邪恶。我们炼功,被他们脚踢,恶徒用他们穿的皮衣打我的嘴,打到嘴角流血才肯罢手。我向他们讲真象,善恶有报的理,他们就骂:你们的大法弟子也打电话讲善恶有报来吓我们。第四天他们叫我学他们的所谓功课,迫我写三书,迫我写三书时我不理睬他们。他们就恐吓我,说把我教书的儿子停职。他们叫我大女儿劝我喝杯水,反而被我大女儿骂了他们一顿:我母亲在家任劳任怨,能吃能喝,你们把她抓来这里,害我们全家人不安,你们会遭报应的。他们急了,叫医生来检查,医生说现在一切正常,再过两天不吃就危险了。第五天,我的二女儿从罗定打来电话,听到我起不了床就直接找办班的邪恶头子听她的电话,我大女儿把手机递给他们,二女说如果出了事就不放过你们。他们听了,十几个邪恶之徒吓得束手无策,此时我丈夫看着他们真是非常不讲理,也在电话中问理由。就这样第六天早上恶徒就把我放回家了。过了两天,剩下的几个同修也堂堂正正回家了。十天不到洗脑班就破灭了,现在再也办不成了。

在此我们感激师父和同修的帮助,和我家人的电话揭发,邪恶怕曝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