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开铺劳教所正念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14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在2002年4月一个漆黑的夜晚,家里来了一伙人把我抓到县委“610”办公室,进行非法审讯,后又把我抓到派出所关押,折磨了我三天三夜。邪恶之徒让我站在房间里,反戴着手铐,身子不准靠墙,站通晚。我挺过来了,没有屈服,坚持信仰。他们又把我送到看守所,进行长期关押。仍没达到目的,就把我送到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

在踏上警车的那一刻,我意识到这回肯定是要“舍尽”了,师父说:“忍中有舍,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圆容》。爱人来看我时说:“他们讲不写保证就不放你回家。”我说:“不放我就住在这里不走了!”

管教干部安排了两名因吸毒而劳教的犯人对我进行“夹控”,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一名“夹控”说:“这里是省里的文明劳教所,实行文明化管理!”有一天,我看见一位大法弟子被一伙值班的歹徒在走廊里夹着脖子倒拖着走。我只知道他姓廖,是怀化送来的。他挣扎着喊一句“法轮大法好!”立刻就被恶人捏住嘴巴。我说了一句“太不像话!”一个“夹控”立即把房门关上,不让我出去。几天后当我再一次见到这位同修时,他的一只眼眶都黑了,显然是被毒打所致。

还有一次在宿舍里,一位姓邓的大法弟子被一位戴红袖章的歹徒毒打,恶人抓住那位大法弟子的脖子,从办公室拧到宿舍里,然后把人使劲往上撞,再把人拖来拖去,我出面制止才住手。

有一次,大队的张教对我们透露:有一位大法弟子因为绝食,他们灌食把大法弟子灌死了。他说:“我们给他灌食是为了他好,灌死了也是他自己造成的。”江氏集团草菅人命可见一斑,他们这么明目张胆地行恶,全国还有多少被他们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呢?

有一天晚上,一管教到宿舍里来看我们干活,后面跟了几个戴红袖章的“保镖”,这个自以为是的管教当众污蔑法轮功,我用大法的法理跟他辩论,他说不出道理觉得很没面子。

管教干部找来一些污蔑法轮大法的书给我们看,我不看;又让我们看黄××污蔑法轮功的录象,强行进行洗脑。在讨论时,我大声指责黄××是政客,替江氏集团做邪恶说客。后来,他们怕我影响别人“转化”,就不再让我参加此类的活动。

由于我坚持信仰,他们两次说我“违纪”,给我“加教”处分。“加教”期到了只好放我回家。就这样,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新开铺劳教所大门。

在新开铺劳教所这个特殊的环境下,我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虽然有时也存在一些常人的执著心,但清醒过来后马上吸取教训,不让邪恶钻空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