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政府、司法局、劳教局应制止万家劳教所暴行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

各位领导:

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从99年7月20日以来,万家劳教所一直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极其残忍的手段强制洗脑,尤其从2002年8月28日男干警进驻女学员班,迫害就不断升级,致使每个法轮功学员从肉体到精神上遭到了史无前例、灭绝人性的摧残与凌辱。下面是它们的犯罪事实。

1、私设公堂,刑讯逼供,用暴力手段强制灌输谎言

凡是从各看守所新投到万家的法轮功学员,都首先要过集训队这一关。坐铁椅子、上大挂吊打、用电刑,无一幸免。赵余庆、姚福昌(集训队的副科长、教官)凶神恶煞,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强制写所谓的“三书”,用各种酷刑折磨摧残大法学员。丧失了良心的恶警们曾说:“上边要转化率,你们不‘转化’我们就这么整。”以下是各种酷刑。

(1)五马分尸式上大挂:四张铁床并拢,把两手分别铐在两张床的两个床脚上,然后四床分开,人立即悬起,如五马分尸,铁铐陷进肉里。

(2)电刑:人吊起,全身泼上冷水,用电棍击打,嘴用胶带封住,身体被电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皮都被烧焦了。

(3)坐铁椅子:人被剥去外衣,脱掉鞋子,全身泼上冷水,嘴、眼睛用胶带封住,用电击打,下来后基本不能行走。

(4)罚蹲:两手倒背蹲在地上,一蹲就是十几个小时,并且在一块方格内不许出格。

具体实例:

60多岁的哈师大物理系教授刘秀清因不写“三书”被绑在铁椅子,全身泼上冷水,外衣剥去,鞋子脱掉,用电刑,血压升至200多。老教授年纪大,头顶已没有头发。男恶警用电棍击打她的头顶部。

老学员潘显华,被找点借口就拽出去上大挂,她的脸、头、脖子、胳膊青一块紫一块到处是电伤。

学员许凤娟被折磨得三天三夜不省人事,醒来后仍不放过,立即坐铁椅子,此后许凤娟经常犯心脏病。

中医药大学图书馆教师郝沛杰被女恶警周木琴伙同刑事犯白雪莲等一帮人拳打脚踢,眼睛被打出血了,肋骨被打得疼痛难忍,动都动不了。

水泥厂宣传部部长孙淑云被多次吊打,手上腿上电伤后浓血不断。

黑龙江省电视台娱乐节目主持人杨悦被上大挂四天四夜。

这样的事太多了,在万家劳教所,每个法轮功学员遭到的迫害都是一部血泪史。

2、践踏人权,残酷迫害,学员丧失了最起码的人身权利

(1)严码:不许垫椅垫,两脚分别放在两凳腿前,两手放膝盖上,一个看一个后脑勺端坐,一动不许动,不许说一句话。从早5点坐到半夜12点。学员高凤芹因手上长疥搔了一下,两手被绑,遭到毒打,后被罚蹲。

(2)生理需求被剥夺:严码期间从早到晚不许喝一口水。非典时期劳教所到处张贴有关“十勤”等宣传画,而大法学员们却在这里严码不能动一下。什么洗手、洗澡、洗衣服根本不可能。更为残忍的是恶人赵余庆下令24小时内只允许上两次厕所,早5点一次,晚9点一次,而且方便洗漱的时间加一块儿不过10多分钟,几十个人挤在一起。恶人赵余庆为防止大法学员半夜上厕所,令人把便桶撤掉。大法学员来例假也不能去厕所换卫生巾。学员范春燕因来例假趁洗漱时间换洗一下被发现,回去后被罚蹲。还有一位学员洗漱时抢洗了一个裤头,也被迫害。此外还不许洗澡,不许洗衣服。有时一两个月洗不上一次澡,即使让洗了,哪怕是严冬也是冰冷的凉水,十几分钟就得出来。衣服也不让洗,“5.1”进入非典时期,学员提出要求,被刑事犯和管教辱骂。万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们度日如年,每时每刻都在痛苦中煎熬。

(3)强迫超负荷劳动:七大队长张波以创收、搞福利为名,强制大法学员加大劳动量。它规定的劳动任务根本无法完成,学员无论老少经常干到半夜11、2点钟,第二天早4点50就得起床。在强大的劳动任务下,还逼迫大法学员背诵所谓的“40条”。学员全体绝食抵制邪恶迫害,恶警张波、赵余庆、姚福昌等人把一部分学员从七队绑架到集训队,用酷刑折磨。

(4)经济上搜刮:大法学员们不但承受着精神上、肉体上的折磨,而且经济上还被搜刮。万家劳教所的每个法轮功学员班的扫除工具全部是我们学员自己掏钱;劳教所录音机坏了,找人修理,学员出修理费;买扇子,学员们拿钱,买扩音器,大喇叭也是学员们出钱。12大队还造假,说每个学员每月有6─12元生活费,还发什么手纸卫生巾等,让学员答应表示“收到”,“确有其事”。

3、管教行为卑鄙下流,品质低下,严重败坏人民警察形像

老三班被迫害死了三名大法弟子,恶警赵余庆却说:老三班死三个人算个啥,中央不但没批评,还表扬万家做得好呢。十大队队长张国华还没有人性地叫嚣:告诉你们,整死个法轮功就象整死只鸡。男警进驻女学员班期间,有部分男警一到晚上喝的醉醺醺的上女寝,学员们正做就寝准备(衣服都脱掉了,只穿衬衣衬裤),他们让学员下床,都在床底下坐着。有的醉酒后还动手动脚。一个刑事犯亲眼目睹十大队副队长张国华和一个刑事犯搂在一起。武金星的儿子在对法轮功学员穆淑琴用刑时摸穆的乳房。学员罗红艳没有结婚,男警对她用酷刑,嘴、眼睛用胶带封住铐在铁椅子上,全身浇透。见其不屈服,就恶毒的说:今天晚上我让你当处女。在强行脱罗红艳的衣服时,用手摸罗的身体。

女恶警杨立艳从自家带来黄色录像片,逼迫学员观看,全是低级下流、不堪入目的东西。学员不看,她立起眼睛说:谁没抬头?谁不往电视上看?

七大队长张波以骂人著称于万家。表面似乎温文尔雅,出口便是污言秽语。让人惊讶,这些语言如何从她的口中流出来的。

各位领导,法轮功修炼者从99年7.20至今,没有停止过向政府,向世人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目的就是让政府、让世人明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的法理象耀眼的明灯照亮了世间的阴暗,净化了真修弟子心镜上的尘埃。他不但给了我们健康的体魄,更使我们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应该怎样活着。在道德下滑,物欲横流的当今世界上,法轮功是一片净土。法轮功修炼者与社会上任何肮脏的东西都不沾边,做官的清廉秉正;经商的童叟无欺。从中国到世界,不同国度、不同肤色、不同阶层、不同身份的人走进了大法的行列;从普通的工人、农民到高学历、高职称的高级知识分子,甚至政府官员,无不从法轮功里感受到了身心的变化,思想的升华。然而这么好的功法却被可笑的定为“X教”,这是中国的悲哀。我们认为任何一个国家或领导人都没有权力代替法律,凌驾于宪法之上。因此我们走出家门,踏上了为法轮大法鸣冤之路。从99年至今,法轮功坚持上访,舍身忘死,不屈不挠,维护宪法的尊严,维护民族的尊严,维护法轮大法的尊严。虽然我们在劳教所里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但我们还是本着善心,想让各位领导了解一下真象,不要再让迫害发生。万家劳教所里所发生的一切已经违反了国家的宪法和有关法律,作为当权者任由他们胡作非为,你们是有责任的,当法轮功平反追究责任时,谁也逃脱不了罪责。真诚的希望你们能明辨是非,负起人民赋予你们的责任,立即制止万家劳教所及省内各监狱劳教所对法轮功的迫害。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