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正念抵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2003年11月19日晚自习后,我把真象资料送到居民家,并拿出“法轮大法好”条幅在公路旁的电线杆和电话厅、墙上等张贴。这时,忽然听到110警笛声,在离我不足10米人行道停着一辆110警车,我拐进一个胡同发正念,心平静下来,一边发正念一边继续贴,我穿梭在街道两旁电线杆间。这时对面有人看着我走过来,我的心怦怦直跳,发正念清除,继续贴。快到火车站时,后边上来两个警察说:“把包打开。”我说:“为什么要打开?”警察说:“跟我们走一趟。”不能配合邪恶,我转身就走,这时我被一个警察打倒在地上,牙都碰坏了,掉了一块,我大声喊:“警察打人了!”这两个警察把我死死夹住,马路上站了好多人,于是我大喊:“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好人,你们这样迫害大法弟子是有报应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一个约40岁左右的男子指着我说:“对,就是这个小姑娘,就是她贴的。”我边挣脱边冲他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好人,自焚的不是大法弟子,你们这么迫害大法弟子是有报应的。”这时警察边拖边打我,边把我绑架到车里。他们开始对我毒打,把我的脸都打肿了,眼睛打肿看不清,眼前一片黑。并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腿中间不许我动。我听到有一个妇女哭,我大声喊:“我要说话,放开我。”喊了几次,警察才问我:“你想说什么?”我问警察那个妇女是谁?警察道:“和你一样。”我想大法弟子不能哭,于是我冲那位妇女大声说:“大法弟子不要哭。”她不哭了。我被110绑架到防暴大队。

警察强行夺走我的书包,7、8个警察围着我,在我书包里翻出真象资料。我问那个妇女:“你是干什么的?”其中一个警察上来给我几个耳光,我正视问他:“你为什么打人,说话还不行?”他恶狠狠道:“不行。”另一个警察搜查妇女的包,其中里面有钱。我大声喊:“不许乱动大法弟子的钱。”恶警又一次打了我几个耳光。我义正辞严地问他们:“你们还打人。”恶警道:“就打你,不行啊。”他们口中污蔑大法和师父,甚至把《转法轮》里的师父照片要撕下来,我制止他们,跑上前去抢书。一个恶警把我打到地上,这时另一个警察把书放在桌上,在我正念作用下他们不敢撕书。我真的为他们惋惜,大法就在他们面前,他们反而污蔑大法,毁了自己的生命,于是我就跟他们讲真象。恶警就审问我,我发正念,请师父帮忙,我不能呆在这里,一言不发拖延时间。他们问我家住什么地方,父母叫什么?恶警见我不回答,又开始打我,拽我头发,踢我右腿,怎么打我,我也不回答,我就是闭着眼发正念。恶警用手抠我的眼,我睁开双眼,看见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柳××,他阴笑地对我说:“怎么样,醒了吧。”这时一个恶警又打了我几耳光,恶狠狠地说:“政府不让炼法轮功,你为什么要炼?”我说:“炼功使人真正明白做好人的道理。”此时国保科科长于X(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的首恶之一)进来后看我半天说:“你不是×××女儿吗?几年没见,快不认识了。”一会孙××(此人是某镇书记,99年7月20日以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首恶之一)拿着我写给他的真象信,前些日子写的还没邮。孙××问我:“你给我写的信?”我说:“是给你的信,你先看看信的内容。”这是师父安排必须让他看到信,使他明白真象。

恶警于×、柳××把我关押进县看守所。我被关押同女犯在一起。另外三位以前被绑架迫害的大法弟子关押在另一个囚室,其中有60多岁的大法弟子。我开始炼功。女犯说:“这里不让炼功。管教不让。”我笑了笑,继续炼功,我一看表,11点半。女犯又说:“你听不懂我的话?”我说:“听懂了。”女犯看我不听,就睡了。炼完功,12点,我又发正念。

在看守所这段日子,晚间没有被,冻的睡不着,我不停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白天恶警对我审讯,我走出囚室,看看另外号的女大法弟子,我单手立掌,告知她们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恶警看我看大法弟子,恶狠狠地说:“你检阅呢。”我笑了一笑,很坦然。我被带到提审室。国保大队副科长金××(因迫害大法弟子有功被提副科长,此人自99年7月20日以来,在县公安局最邪恶的恶警之一)问:“为什么要贴传单。”答:“我是大法弟子。”问:“你父母知道不?”答:“不知道。”问:“你包里的资料哪来的?”答:“我自己的。”金××被我正念正行遏制得说不出来话,这时到发正念的时刻,我发正念,背论语,背洪吟,坚决抵制迫害,一直到中午吃饭。

饭后12点我发正念,金××继续审讯,我一言不发。下午3点,公安局长张X来问我:“传单给别人了吗?在其它地方发现跟你都是一样的传单。”我不回答他任何问题,不配合。张X气急败坏,他们大声叫骂:“不说不许坐,你不说罚你站一晚上。”这时我母亲来了,看到我被迫害站着,母亲和他们讲道理,让我坐下。我回答恶警:“这些传单在我家信箱中,不知是谁放的。”这样他们迫害审问我一下午也没问出什么。第二天,学校校长、金××一块到看守所,再次审问我,传单从哪里来的,我说是在信箱中捡的。金××威胁我说:“劳教票子下来了,再不说就送走你。”我不理他们。看守所里我天天发正念炼功,管教不敢管我,七天后,女号合在一起,我和其他三位大法弟子见面了,谈我用正念正行的经过。一个恶警发现后破口大骂,强迫女号天天坐号,我就是不配合。管教有时提审我让我签字我不答应,他们说:“不是法轮功内容。”我仍不签,因为签字就是配合邪恶。说完我问没事我走了,来到女号囚室门前,一个恶警说:“不签字,就在外面站着。”女犯说:“去签吧。”“我不签。”“以前几个炼法轮功的都签了。”我回答:“我更不签。”我在囚室走廊来回走,跑到女号铁窗前喊:“洪姨,洪姨。”恶警过来喊道:“这是你家呀,你怎么过来的?!”我说:“长腿过来的。”我继续到窗口喊:“洪姨。”管教看我喊,把我关进女号,女犯问我:“他们打你了吗?”我说:“没有。”女犯说:“看你是小孩,要是大人,他早动手了。”我看着她好笑,说:“我正念正行,师父在保护我呢。”

恶警金××、柳××曾经多次提审我,我决不配合。有一次,法制科李××提审我时说,对我拟定劳动教养,问我有没有意见。我说:“有意见,我不同意对我劳动教养,我还要上大学呢。”王××是迫害大法弟子恶人之一,每次关押劳教女大法弟子都是她送长春,一次金××、王××提审我,问我有什么话可以说。我问:“什么都可以说吗?”他说:“可以。”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好人,邪恶之徒停止迫害法轮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给自己留条后路吧。”金××一边走一边听我说,王××在旁边解释,告诉金××:“这是告诉你,别迫害炼法轮功的,会有报应。”没等王××说完,金××恶狠狠地说:“你闭嘴吧!”我看着他们好笑。王××恶狠狠冲我喊:“小坏孩,你笑个屁。”说完用40cm长的格尺抽打我的脸和头。

金××、王××等人用尽各种卑鄙手段方式追问资料的来源,都被我正念抵制了。法制科李××问我:“法轮功和大学你选哪个?”答:“两个都选。”问:“只能选一个。”答:“法轮功。”问:“你认为法轮功哪好。”答:“哪都好。”王××在我背后用手使劲捅了我一下,说:“小坏孩,你怎么不会说话。”李××说:“这样我也帮不了你了。”他们多次审问,多次恐吓、引诱,用尽了各种花招都没用,我正念很强,是师父保护着我呢。

后来他们让我的同学和校长、老师来转变我的认识,我利用好这次难得的机会向同学讲真象,他们开始不接受,后来都接受了,并且责骂恶警对我的迫害折磨。我看到同学善的一面出来的时候,心里真的高兴。金××他们四人第一天迫害我时,强迫押着到我家搜资料,翻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邪恶的招也用尽了。师父用洪大的慈悲呵护着我,我又汇入了洪法的洪流之中。

在这次参与迫害的110防暴大队打我的恶警姚××,被那位妇女告了,姚受到了处分,现世现报。在看守所里和我一起住的女犯我给她们讲真象,她们都明白大法是遭受迫害的。

后来姚××和金××到学校找我了解当晚被抓的妇女的事,我听说妇女住院了,姚××狡辩说:“没有,她为什么住院,挺好的。”我说:“不是你们把她腿打伤了吗?”“那是她自己撞的,我们不打人。”我说:“你们不打人,我的脸怎么肿了?眼睛怎么红了?”“那是你哭的。”我说:“我哭能把腿哭青了?”恶警说:“那是你打巡警撞的。”我说:“你睁眼说瞎话,我们炼功人讲‘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又一次用正念正行,当面揭露邪恶,他们的阴谋又一次失败。

经过这次经历,我真正认识到正念正行的作用,师父洪大的慈悲呵护。和我一起被绑架迫害的三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一年。我更加清晰,在今后的正法路上要按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真正做到实修,救度众生,抓紧有限时间。师父,弟子记住您的教诲,不辜负您的期望,精进,更加精进,用神的正念正行,在实践中救度众生。

个人在正法中的一点体验,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最后摘录师父2004年元旦向大法弟子问好中的讲法来结束此文。

“沧桑一瞬是时间,
正法造就新纪元;
悠悠岁月荣与苦,
只为此时了洪愿。

  为了众生,为了证实大法,在神的路上精进吧!未来恒古的圆容与你们的荣耀同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