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正的因素

【明慧网2004年1月22日】最近,本地有同修被抓,家里人为了救人出来,向610恐怖组织交了一大笔赎金后,610答应放人,但至今未放。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很震惊,首先想到的是他们太邪恶了,给他们曝光!但这件事情也反映出了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每个弟子都应该问一下自己,自己是否坚信正的因素?

江××群体灭绝政策的第二条就是“经济上截断”,给他们交罚款本身就是向邪恶妥协。也许你会说,那都是家里人做的,而且我并没有向邪恶写任何东西向他们保证什么呀,出来以后不是可以更好地做大法工作吗?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反映出了不坚信正的因素的根本执著。

你为什么不这样想一想呢?因为610尝到甜头了,他们以后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对待其他弟子,而其它大法弟子会因为交不起罚款受到更严重的迫害。而且,这些资金会被610用来对大法犯罪。你的家人和610的恶人们因为这件事情对大法犯了多大的罪呀?到法正人间的时候,他们因对大法犯罪而被销毁的时候,你能说你没有责任吗?

有时候,我从明慧网每日文章中也能看到被迫害的学员不坚信正的因素的问题,有的揭露邪恶的文章中说“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被加重迫害”。似乎越坚定就越受到迫害,为了揭露而揭露的文章看起来象是常人的鸣冤叫屈,起不到更大的作用。我们写文章不只是为了揭露坏人如何邪恶而写啊,也应该体现出对大法法理的正悟来,这样写出来的文章能起到镇邪灭乱的作用。

从法理上讲,正法这件事情是救度旧宇宙的生命到新宇宙中去,怎么会存在正的因素不行的问题呢?我们觉得正的因素不行的时候都是自己有执著造成的,从而对表面空间的形势不理解,甚至困惑。

大法弟子中做的好的例子很多,不向邪恶有丝毫的妥协,不但没有被加重迫害,反而使自己的环境得到了改善。

有一位年轻女同修,两年前的一天夜里从家里被无故抓到区办洗脑班,总共抓了十几个弟子,到了那里只有她绝食抗议,并旁若无人地炼功,那里的一名警察在她炼功时打了一下她的手,她一点也没有害怕,反而问那个警察你敢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并反复追问警察的名字,吓得那个警察赶紧跑了。当天晚上她就被从洗脑班送走,告诉别的弟子说是送看守所了,别的弟子被关押了十几天后被释放。一年后我偶然见到她,问起这件事情,她说那天晚上直接送她回家了。

还有一位年轻女同修,因为每次抓她,家里都不配合邪恶,拒交罚款,所以610的恶人知道她家里不会给钱,在最近一次被抓后,按惯例是要送省会洗脑中心进行迫害的,但洗脑中心对没钱的不收,所以只好送去关押在区办洗脑班里,不久,这位弟子就顺利走脱,重新汇入正法中来了。

有一位年轻男同修,以前很不错的工作因为邪恶迫害失去了,想重新找一份工作,就在Internet上登了一份求职信,并在求职信中注明自己修炼法轮功,工作认真负责。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里,有两三家单位与他联系,他选择了一家非常满意的单位上班去了。后来因为迫害加剧,无法回家住,单位就为该大法弟子在外面租房子住,主动保护大法弟子。

我自己曾经在2001年的春节期间被以“怕你们去北京”为由从家中抓走,辗转关押了50多天。开始时,家人被告知要想放人先交1万元押金,否则永远出不来,最后再不所谓的“转化”就送劳教,家人吓坏了,想交钱求他们放人,我告诉家人不要配合他们,他们有什么理由劳教我,所以家人将信将疑地没有给他们交钱。后来他们一看家人不交钱,就降到5000,家人还不交,又降到3000,还不交,降到2000,家人心有点动了,我告诉家人一分钱也不给他们,再后来,他们不要钱了,让我口头保证就行了,我仍然拒绝他们的要求,最后,他们无条件释放了我。

通过这件事情,帮助家人树立了正念,就是不能怕邪恶,不能向邪恶妥协。后来,派出所的恶警趁我不在家时到我家里要妈妈说服我写“三书”,不然就抓去洗脑班,如果逃跑就通缉。我回家后,妈妈对我说“我们又没有违法犯罪,凭什么通缉呀,真要通缉让他们通缉去吧。”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大法弟子主动讲真象,让很多警察都明白了我们是好人,最后那个环境正到什么程度呀,我可以把刚接到的师父的新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给警察看,我问他怎么样?他说写得很好。

虽然由于我不配合邪恶比有的同修多关押了一个多月,但从家人和警察的转变上来看是值得的,家人由怕邪恶到不怕邪恶,警察由不了解大法到读师父的经文后说很好,帮助他们在正法中摆正了自己的位置,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这不是坚信正的因素带来的吗?

建议做得好的大法弟子把正念正行的事迹写出来激励同修,大家在法理上整体提高。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最后,以师父的一段法结束本文。

“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