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团河调遣处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我是在99年有幸得法的。在得法之前,我身体并不好,有好几种病,经过学法炼功,身体渐渐好了起来,病全部都好了。

* 逆境中讲真话

我坚信师父对人类做了百利而无一害的大好事。为什么当权小人非要把这样正的法说成是不正的呢?于是我在2000年1月1日去了天安门,目的是要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大法是正的”。这样好的功法,中国极个别的人就是不让炼,所以大家都想去信访办说法轮功好,要求炼功自由,有合法的修炼场所。

我们去了天安门,有便衣过来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是就抓起来,他们就这样无理的把我们劫持,非法关了27天。

2000年,只要国家有大小事,或者到了所谓的“敏感日”,就把我们看起来。说句实在话,我们有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是谁在破坏我们的家庭?还说炼法轮功的不顾家。事实是那样的吗?在两会期间,把我们从家里用谎言骗出去,说是到派出所谈话,一会儿就可以走,结果却非法关押了25天,才放人。有一次夜里三点多钟把我叫到派出所去,在那里,我被非法关了4天。原因是外地有几车人来北京,找不到车与人就拿我们充数。我们就是质问派出所的所长,“在你的管辖范围内,我们违反什么法律了”,他说是上边下达的传真,他就信传真。于是我们就告诉他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最最善良的好人。最后他也说知道我们都是好人,他就是例行公事。

2002年2月7日,我们全家正在吃早点,听到有人敲门,儿媳就去开门。没想到闯进几个恶警,声称要找我去派出所“谈谈”。我说我不去,要谈就在这谈。然后就进了里屋,并把门锁上。为首的恶警又叫来了当地的联防、居委会和其他恶警把门撬开,我还是不跟他们走,他们就野蛮地把我抬了出去,硬塞进了警车,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直接送往朝阳分局。在那里非法关押了20多天又被送到团河调遣处。按照法律程序,判刑之前是要本人签字的,但是我们这批人,没有一个签了名的。因为大家都认为:我们没有罪,凭什么判好人的刑?

* 抵制团河调遣处的迫害

到了团河调遣处,我坚决抵制邪恶,让我签字我就不签。我说我不是劳教人员,你们不应该抓好人,这里是监狱,是关坏人的地方,不是我们法轮功修炼者来的地方。他们就把我叫到干警办公室,五中队的张大队长叫通道里的值班员高站,强行搜我的身并把衣服换成劳教服。然后又让我们每个法轮功学员写“自述书”,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洪法。我就写大法好,全世界好多国家都欢迎,一亿多人都在炼;还写了12个国家36名功友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的壮举,我打心眼里佩服他们;这样的好功法,国家却不让炼,哪有道理啊!“自述书”交上去后,第二天张队长就到号里来跳着脚冲我吼,我没理她。她又问是谁让这么写的,大家都说是自发的写出心里话。她走了之后大家都说我写得好,做得对。

在团河调遣处,大法弟子互相不准说话,每天早上5点开始一直到夜里2、3点都要包筷子,干完一批活儿才能睡觉。3月5号那天晚八点半左右,来了一车筷子。监管我的人上楼查看吸毒人员搬筷子回来后,看到我包筷子没有一根一根的数,就抓起一把筷子向我砸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恶警王超就和那帮打手一拥而上。第一个上来抓头发把我往北边2号房里拖的恶人姓张,还有其他吸毒人员宋、高、刘、单,王……还有几个不认识。他们把灯灭了就开始拳打脚踢,七八个人围着我把我打倒在地。几个人按住我,把平时用来擦地的抹布硬往我嘴里、鼻子上堵,我被堵的一点气都出不来。当时我想我是学大法的,不能这样死掉。就背《洪吟》里面的“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我刚想完,邪恶的打手马上撒开了手,第一个抓我那个坏东西,背驼了一个礼拜。真修大法的人,随时随地都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当一堆邪恶把我打倒在地时,一个打手说我咬了她的手了,我就想到是师父点化我,于是紧咬着牙。屠利云用筷子往我嘴里捅抹布,把嘴都捅破了,出了不少血。我质问王超出了事儿你怎么交待,这个邪恶的工具居然说江××有密示,打死算白打!江××就是这样残害生命,践踏人权,有法不依,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就象这样活活折磨死了多少大法学员啊!

记得有一次,一位姓张的功友不背号令,被拉出去打了三天没回号里睡觉。我们同号的功友就商量,她是我们的同修,不能任由邪恶迫害,我们必须跟邪恶要人。就找班长,要求她带我们要人,我们一定要见到那位功友。这样,人被我们要回来了,看着她被打得周身青紫,心里这个难受啊……全身上下包括脸、脖子都是青的。恶警还用脚踢她的阴部,她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就绝食。恶警把馒头掰成四瓣,硬往她嘴里填,还威胁她不准跟别人说。还有一次,邪恶把一位不知名的功友耳朵给打聋了。这还不算完,又把她的眼睛蒙上,让前面的人走,逼她在后面跟着,在大厅里转圈。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就更显出整体力量的强大。有一次张队长把全队人都叫到大厅,安排我们看谎言材料的录像。刚打开电视机,有位姓张的功友就站起来喊“法轮大法好,电视里的都是谎言。”我也大声喊,其他的功友也都喊。就这样,张队长只得把电视机关了,以后也没再放成。

在劳教的一年半里,经常叫写“感想”、“揭批”,目的就是让你自己毁掉自己。开始我抵制,他们就找来四个人把我看起来,白天必须站着,晚上也不能睡觉,还成天灌输邪恶思想,就想在精神上把我搞垮。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做好,就是抵制他们。后来每次有大法学员被劫持进来,班长都不让他们和我接触,说我还没转。我们学大法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往哪儿转哪?

其实我们在被关押、被迫害时,师尊为我们承受的更多。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现在想的就是要更加全面的讲清真相,去掉自己不好的心和观念。走正我们的每一步,让师尊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