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书记一家的变化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96年那时候,三十岁的我看上去好象四十多岁的人,那时我有神经官能症,风湿痛、胸部骨膜发炎,严重的妇科病,每年都要花千余元来治病。丈夫看我骨瘦如柴,治也不见好,他每天在外以酒消愁,喝醉了就拿我出气,十天得有八天醉。

我看着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和天天堕落的醉鬼丈夫,真想离开人世,可又想到不满八岁的儿子还不懂事,他需要母爱。没有我,跟着酒鬼的爸爸怎么活呢?思前想后又放弃了死的念头,为了孩子还得活着。每天坐在窗前仰望天空,心里想:老天爷呀!谁能救救我!救救我全家!世界之大怎没我立足之地,天天在痛苦中挣扎,度日如年。

96年的夏天,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身心得到了净化,全身的病都好了,丈夫脸也露出了笑容,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99年7月20日,法轮功在全国开始遭受江氏一伙的大镇压。我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中国的一名公民,有权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的真象,告诉政府官员法轮功是让人心向善,祛病健身的好功法,带着这样的一颗心我踏上去北京的火车。到北京我们一行六人找信访办,还没等找到,就被恶警带到朝阳派出所。在派出所院内关了一夜,第二天送到朝阳区北京第一监狱。在狱中,管教让我们背监规,不背就罚站,还不让吃饭。我在那里关了14天,在这14天里,我没有生活用品,因为我不说出住址和姓名,有钱也不让花,不说放弃修炼就罚你“飞着”。每天的生活所需都靠别的功友帮助。第15天他们把我送回了当地拘留所,又关押了19天,家人拿5000元押金,才把我放回来。

我丈夫是村书记,乡里把看守我的任务交给了丈夫,说我要再进京就找丈夫算帐。丈夫天天盯着我,不让我学法炼功,说:“你再学就得像电视上演的那样,你学我就打死你。”我只好背地里学,有一次我看书被他看见了,丈夫开口就骂,撵我走要与我离婚,我就和他说真象,他说:“我知道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可是江泽民不让你学,你还非得学?”丈夫是在江氏集团的谎言欺骗压力下才这样做的,我不怪他。我没有离开家,好好的做家务,减轻他的负担,要按师父教导我们的,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用自己的行动来证实法,用自己的善来感化他。

有一次,上边的风声又紧了,我丈夫开会回来,看到他那不高兴的样子就知道了八、九分。他把我叫到跟前问:“你不学不行吗?”我说:“不行。我的病是通过学法轮功学好的,这么好的功法我怎能不学呢?”他说:“我也知道这法好,可我是书记呀!”说到这丈夫的泪水就流出来了。我看到他那伤心的样子,我说:“如果你害怕我因学法轮功连累你,那我走。”丈夫看我态度坚定就叹气说:“学就学呗,我也不是真的让你走,如果你走了,我再也找不到你这么好的人了。可你不能和别人说真象。”我没吱声,心里想:江氏集团给世人多大的压力呀!世人明知真、善、忍好,就是不敢说公道话。

现在,环境不一样了,那种恐怖的因素在正法之势下、在大法弟子坚忍不屈的讲真相的过程中,在溶解着。我的丈夫现在见人就说我对他好,说我特别贤惠、是贤妻良母,最后还要加上一句:“人家是学法轮功的人。”

是师父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们全家,使一个曾经暴力的家庭变成了一个和睦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