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弟和妹妹


【明慧网2003年1月20日】弟弟在当兵期间受一言堂灌输,误认为大陆媒体的灌输是正确的,当时被蒙蔽很深。我被开除学籍时,弟弟得知后千里迢迢请假探亲回来。在见到几年不见的弟弟时,我发现他完全变了,变得官腔官调,假大空,一思一念都是喉舌媒体灌输的江山一派大好,认为镇压有理。在他回家的这一段时间内,他想利用他从部队里知道的“内部情报”来证明镇压有理。由于弟弟中毒很深,加上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有限,弟弟的狭隘、偏激观念一时还不容易转变,所以他没有能够所谓的“转化”我,可我也没能把他的狭隘观念改变过来,就这样弟弟回了部队。

半年多后,弟弟退伍回来,这时弟弟还是那样,可是在我们长时间的接触生活在一起后,弟弟亲眼见到了我的变化和大法改变人心的威力,加上我一点点地讲给他真相,后来他变了,觉悟了。他再也不说我了,而且越来越理解和支持我。

他开车拉送乘客,经常利用乘客聊天时间讲自焚、杀人等真相。他以非修炼人的角度讲述真相,乘客很容易接受。弟弟还利用他的车来帮助我和其他大法弟子,而且完全是出自于内心的行为。一次因一大法弟子家属举报,把不修炼的弟弟和妹妹举报了出来,这样弟弟妹妹和我都被恶警抓了起来,单独关押,恶警对弟弟、妹妹分别实行欺骗,恐吓而且对弟弟动刑,打弟弟。在这样的情况下,弟弟不但没有出卖其他大法弟子,还坚决抵制邪恶。恶警狠狠地打弟弟,让弟弟骂师父,弟弟当时心想,我怎么也不能骂李老师呀。由于恶警的逼迫,弟弟拐着弯儿骂了恶警一句,恶警一听不对,马上问他骂谁呢,弟弟还是拐着弯地骂恶警。

妹妹在恶警和公安局长的恐吓中更是坚强不屈,恶警和公安局长在恐吓中逼问一些情况,妹妹心中十分有数,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把握得很好,一点也不上邪恶的圈套。最后公安局长让妹妹在所谓的问话记录上签名,这时妹妹很理智,拿过问话记录先仔细地看了一遍,一看有的地方不是自己的原话就坚决拒签,无论恶徒怎么骂怎么恐吓,妹妹就是不签,邪恶在无奈中草草收场。

另外不修炼的妹妹根据自己的条件给大法弟子提供一些方便。我和其他同修对她说,这是功德无量的事。可是妹妹却很平淡地说,我给大法提供一点方便不是为了积功德,而是我觉得这是做人应该的本分,我具备这个条件我就应该自然而然地那样做。

看到觉悟的弟弟和妹妹,我真为他们高兴。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的责任,我应该做的更好,更正,使人们能够通过我来感受到大法的威严、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