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蔚县代王城镇不法之徒绑架、毒打、勒索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月23日】随着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全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和污蔑。2000年正月,蔚县有六名大法弟子进京上访,他们是马家碾村60岁老太太马广荣,李润梅,城墙碾村高玉萍、张秀芝,代王城镇一村刘贵明、蔡金枝夫妇。事后,镇上派当时任镇政法委书记的郑荣新和张建强去北京将他们带回。在北京他们一见到大法弟子的面,就将他们搜身将身上带的钱、物搜光,归入自己的腰包。

邪恶之徒把代王城镇北中(中学)作为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原镇书记段斌坐镇指挥,李富春亲自动手,一帮恶徒一拥而上,操起火剪、皮带、木棒、电棍等对30多名大法弟子进行殴打,也不管头上、肚上、背上还是其他要害部位。甚至有的几个恶徒同时围殴一个大法弟子。一时间校园里传出噼里啪啦的电棍电击声,火剪、皮带、木棒的抽打声、惨叫声响成一片,附近的人们都听到了这悲惨的喊叫声。

这帮恶徒是:段斌(书记)、李富春(镇长)、郑荣新(政法委书记)、赵春福(副书记)、邵杰(派出所长)、彭立明。参与的打手有:樊金海、樊凯、高海、李俊峰、田建全、武春、张建强等。恶人想尽毒招折磨大法弟子,晚上不让睡觉、跪砖、蹲马步、冷天在外面罚站,直冻的浑身发抖。

他们认为大法弟子李喜是进京的组织者,就先审讯他。他被叫进一间黑暗的房间,一伙恶徒一拥而上拳打脚踢,他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牙齿被打掉、松动,不能吃饭。好好的一个人进去,回来时却不成人样。他的妻子和同修们见状都忍不住哭出声来。

大法弟子高玉萍被两根电棍同时电,电的昏了过去,用水泼醒,接着电,他被打的披头散发,疼的在地上滚来滚去,满脸满身都是泥水。刘贵明先是在代王城被毒打,后又送到西合营用刑,又送到蔚县城公安局迫害,恶徒们在他的指甲里插上大头针,然后用几根电棍同时电。后又被判刑两年,在唐山监狱不知受了多少虐待,放出来时,人瘦的皮包骨,不吃饭,不说话,两眼发呆,不认识人,傻笑,手脚不停的抽动。由于刘贵明和妻子蔡金枝都被关在看守所,两个孩子一度辍学,寄养在几个亲戚家,居无定所,最后年迈的婆婆无力抚养两个孩子,只好带两个孩子改嫁。蔡金枝的父亲因思念狱中的两个女儿和女婿,忧悲而死。

大法弟子肖堂一家三口都被送进北中,因为肖堂等几个大法弟子提出还法轮大法和师父清白,给法轮功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允许大法书籍自由出版发行等三条要求。肖堂和李进军几次被毒打。他们被电的头上、脖子上、耳朵、嘴、身上全是一串串的水泡,浑身伤痕累累,骨头都疼。全身没有一处没有伤的地方,动都动不了,这样仍然让他们冻着、饿着、蹲马步,丝毫不放松。镇书记段斌大骂肖堂、肖云飞父子,还说:“想坏我前程,你们知道我这个书记位置来得多不容易!”开口要他们先交一万元。后来家人凑了几千元钱,他们只放回了肖堂的妻子(大法弟子邵玉娥)。肖堂因为实在拿不出钱被非法关押了8个月,期间他被发到各村劳动,丈量田地,去浇马路边的树,代王城镇南堡的树都是他浇的,每天只吃8两玉米面窝头,没有任何菜,受到非人的虐待。其余30多名大法弟子由家属用钱赎回,赎金有7000多元、5000多元、3000多元、2000多元、几百元不等。有的大法弟子三番五次被绑架,罚款。

大法弟子李润梅被打的全身都是黑色的,没留下半点原肤色,几次被绑架、毒打、罚款。2002年夏天,她又被绑架到县洗脑班,看管她的是彭立明(彭立明的父亲是代王城中学从教多年的体育教师彭全富)。他完全不象一个教师子弟,不象一个受过教育的青年。他帮恶人迫害李润梅,软硬兼施,用铁棍撬她的嘴,撬出了血,又灌她酒、辣椒水、抓头发撞墙,一次次把她从屋里提到院子里,拧胳膊强迫她按手印,放弃修炼。有一次,他铺一张报纸跪在李润梅面前,端一杯水,左一声大姐,右一声姨姨,对李润梅说:“大姐,你是好人,我不该打你,我有罪,请你原谅,你喝口水吧,要不你就没原谅我。”说着就打自己耳光,打的脸都肿起来了,眼泪都流出来了。据说彭立明因迫害大法弟子还受到了奖励。

不仅如此,全镇30个村的几百名大法弟子被集中关押在各村的村委会,吃饭要人送,睡在地上、桌子上。20多天临放人时,每人被迫交200—300元不等的所谓的“培训费”,不交者送到镇上,罪加一等,搜取身份证,每人必须找两人做担保,实行株连政策。以后,凡是出门要请假,一天三报到,否则罚款,人身自由受到限制。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镇上一帮人到各村督察。一次,书记段斌窜到刘家庄村,恬不知耻的对村书记张磊和管村人员孙树军大叫:“给我把这些人看好了,如果跑了一个,撤了你一个村书记是小事,你十个村书记也换不回我一个镇书记!”把他的权看的高过正义,高于一切。后来,这个镇书记段斌因迫害大法弟子有功,被提升为蔚县司法局局长,他从代王城镇大法弟子身上搜刮的钱财超过20多万。

2003年3月,恶徒李俊峰和另一歹徒突然闯进刘家庄村民张有家,看见张建清(大法弟子)正在看大法书籍,后张的妻子被叫到村委会,恶徒又呼了镇上一帮土匪,非要5000元钱,立即放人,什么事也没有,否则,罪名就是和政府作对,他家没钱,向亲戚家借了1600元,才算了事。他们还破口大骂张建清下流话,左右开弓打她的脸,然后带到镇上,才得知她没有油水可捞,几个人把她打了个半死,用脚踢倒,直踢得她疼的抱成一团,这才罢休。

2003年10月,镇上几个人窜到李家碾村李桂梅家,看到几本大法书,非要她交5000元钱,迫于压力,家人交了1100元。

这些恶徒随时随地翻墙入室,随时随地搜查大法弟子的家,尤其是节假日,大法弟子不得离家出门,每个村子派专人监视大法弟子的行动,对大法弟子进行盘问。为了完成上面交给的任务,经常抓大法弟子去洗脑,或诱骗或强行。每次大法弟子被抓进去都受尽折磨,每次被放出来都被勒索人民币几千元至上万元不等。

面对大法弟子的忠诚劝告,有人醒悟了,有人则变本加厉,代王城镇现书记李富春说:“我迫害法轮功了,我怎么没遭报应啊?”由于他们的助纣为虐,代王城镇大法弟子刘贵明被非法判劳教2年,关在唐山监狱。曹美云被河北高阳劳教所强行洗脑一年半,丈夫李进军先是流离失所,后被非法关押在蔚县看守所,孩子受到牵连,被学校开除。马西庄大法弟子梁金萍被抓到洗脑班关押、殴打,最后被非法判刑1年半,关押在高阳劳教所。史家碾大法弟子庄静连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灌刺激神经的一种红色药物,一度失去记忆,后又被判刑1年半,关押在满城劳教所。

在今天这个社会道德日益败坏的年代,人们都在不择手段地捞取金钱、权力,社会上毒、赌、黄、腐败等丑陋的现象应有尽有。大法弟子是按照宇宙的真理“真善忍”做好人的,这是一个道德高尚、人格高尚的优秀群体。他们在家里孝顺公婆,爱护孩子,邻里和睦,对外不贪、不占,连抽烟、喝酒、说脏话的坏毛病都没有。而在常人之中,打架斗殴时有发生。在中国历次政治运动中,人们为了各自的利益,父子断绝关系者有,夫妻脱离关系者有,师生划清界线者有,而如今大法弟子不为个人利益,呼吁公正,仗义直言,勇于为真理付出一切的人,在当今这个社会上除了法轮功弟子,这样的人还有吗?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得到恩师的教诲,自己有责任、有义务救度所有的世人,甚至包括那些不明真相而仇视大法将被淘汰的人,这就是他们讲真相的原因,也是江××迫害的原因。

在法轮功问题上一切都在向着正义方向发展。四年前,江××动用了一切能运用的国家机器和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疯狂叫嚣:“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四年过去了,法轮大法传遍了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相反江××一伙因迫害法轮功被告上国际法庭。

代王城镇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名单:
段斌 男 40岁 原代王城镇书记 现任蔚县司法局局长
李富春 男 42岁 现代王城镇书记
张建强 男 30岁
郑荣新 男 50岁左右 原代王城镇政法委书记
邵杰 男 40岁 原代王城镇派出所长
樊金海 男 28岁派出所干警(代王城镇北门子村人)
樊凯 男 50岁 看守、打手(代王城镇北门子村人)
高海 男 37岁 打手
李俊峰 (坝上人)
田建全 派出所(杨庄克乡李家庄村人)
武春 男 27岁吉家庄乡吉家村人
彭立明 男 30岁 代王城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