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明慧网》迫害真相部分的阅读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刚刚读了《明慧网》2004年1月24日《我看迫害真相》的文章,深有同感。下面把我和我知道的同修在读和整理迫害案例方面的心得与大家交流。

近一年来,我们一直在做迫害案例的整理工作,大量地阅读迫害案例,并归纳总结。体会到每一个案例中所谈及的故事和恶人的名字联系着当地的正法环境和邪恶的场,是一定要用正念来阅读的。对于读迫害案例的重要性根据自己的理解可分为如下两点:

1、正念阅读迫害案例,从整体上否定邪恶的迫害

师父曾说过,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在这场迫害中,海外大法弟子承担着在海外呼吁、揭露邪恶、减少国内大法弟子压力的作用,国内国外的大法弟子是整体。面对这场迫害,海外大法弟子确实地在努力着,有的做政府工作,有的做媒体,在方方面面承担着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作用。据我所知,有的同修因为忙,没有时间看迫害案例;有的同修看后觉得不舒服;也有的看后很茫然,感到迫害哪天是个头儿啊。自己也感到当修炼状态不好时,真的很难仔细阅读下去,但又知道重要,就只把题目读一下。

2003年3月9日,明慧编辑部文章《揭露恶人》中说:“每一次发生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情况时我们当地的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中都要这样做,而且每一次都要持续做一段时间,齐心合力,直到通过各种方式让全中国范围都知道、让国际社会知道,具体是哪些恶人又追随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直接欠下了血债。”

那么,正视迫害案例(在阅读中发正念)和重视迫害案例,尤其是致死案例,做到“通过各种方式让全中国范围都知道、让国际社会知道”我认为是我们整体上全盘否定这场迫害,结束这场迫害的因素之一。在海外的学员身处优越的生活环境中,对国内迫害程度没有切肤的感受,加上海外生活、修炼的压力,很容易产生麻木的心理。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又说,“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试想当我们有一部分学员或者无意中对迫害无可奈何、或者把它当作是人对人的迫害,从而产生心痛的感觉,那么势必在我们的空间场中存有这样滋养着邪恶的因素。如果这时有相当数量的同修这样想和做,那造成的负面影响就会很大。所以,阅读明慧迫害案例,也溶着我们本身在法理上提高,在正法中坚定正念,不断升华的过程,当然,国内同修的正念正行,使我们共同提高。

2、阅读《明慧》迫害案例的过程就是清除邪恶的过程

有一部分在做中国劳教所迫害案例整理过程中,遇到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来自于方方面面不同形式的干扰。这里可能有同修本身修炼的因素,也有来自另外空间邪恶干扰的因素。邪恶的因素不但指使大陆的恶警迫害中国大陆的学员,而当海外同修开始整理迫害案例时,心性的干扰、身体上的迫害就接踵而来了。他们在正念过关的过程中,有很多师父的点悟,其中的故事使我们看到打开明慧网上报道的迫害案例,用正念清除那一地区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是海外大法弟子和大陆同修作为整体反迫害的重要部分。

有的同修一开始整理迫害案例,就全身奇痒,长红疙瘩;有的同修嘴上长硬结,针一样插进肉里;有的同修表示这项工作非常重要,刚要去做,就声称自己目前修炼状态不好,无法做下去;有的同修的计算机开始出现故障或奇怪地慢或不断死机;很多同修说,他每做一个劳教所的迫害案例,就像一场生死考验一样。正是这些干扰使我们看到了揭露中国大陆迫害罪恶,邪恶是多么害怕。一位同修说:“觉得整理劳教所迫害案例和恶人太重要了。原来没意识到各种干扰,常常被干扰得做不下去。意识到后,发正念,感到我和劳教所里的学员是一体,内心升起一种难以表达的慈悲,和国内的学员熔为一体。”有个同修说:“我再发正念时加一念,加持国内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天象已到,只剩少数的旧势力的黑手,很弱了。如果所有被关押的学员都意识到的话,那将是一股多大的正的力量,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一位同修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她说,“我也深有感触于在整理劳教所迫害案例时邪恶的迫害。最初,当我刚有心要整理劳教所迫害案例时,各种干扰就来了,而且是换方式、分阶段的,用你意识不到的方法迷惑你。”

最初,当我开始做北京市大兴团河劳教所时,除了我,家里我的父亲、丈夫和女儿全发烧,每天忙得我没有时间做迫害案例。后来我意识到是邪恶迫害家人以达到不让我做劳教所迫害案例整理工作。我开始正念除恶,很快就好了。这种迫害被识破,又换一种,当时我正开始做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案例整理,这是我自修炼以来,身体承受最大的一段时间。我几天不能睡觉,坐不直,躺不下,喘不上气,就像一条鱼被扔到了岸上。我半躺着,整夜不能入睡,我就整夜发正念,认识到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三天之后,我能喘气了,但全身都疼,手疼以致不能拿鼠标。我感到我一想到整理万家劳教所迫害案例后,就有黑压压的物质压着我,我不断地发正念,它不断地来,不断地被正念中清理掉。当邪恶的物质被清理掉后,我便感到慈悲的师父每隔一段时间为我灌顶。身体上的承受过去后,又一种干扰来了,当我收集到相关文章后去读时,一种干扰让我看不下去,看了后面忘了前面,看了前面忘了后面。有一天,我看不下去时,我就发正念。我持续发正念10分钟还不清醒。我感到我自己有所求,重新调整了一下,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到“如来佛手里那个碗,这么一照,你看孙悟空那么大,一下子变成一小点。这个功能就能起到这么一个作用。不管灵体多大,不管灵体多小,一下子打到手里抓住,就变得很小。”我就把邪恶定住,我把它吸到钵里,然后把它们化成水。我意识到,凡是让你做不下去的都是干扰,“主意识要强”。”

还有一位同修在她的电子邮件中说:‘湖北狮子山戒毒劳教所迫害案例’推迟了一个月才完成,这期间有很大的外在的干扰,也有我几年来修炼中一直存在的很多问题,有些是关于修炼的基点、存在的根本执著一直没被挖出来,所以才造成学法打瞌睡、心不静、思想业很重等等干扰。在整理迫害案例时反映出来的就是,一做案例脑子就成睡眠状,被抑制,几个小时坐那里才写一个案例,或者就迷糊过去了。一直到最近真正的静下来好好反省,找到了内在的很多问题和不好的根,修炼状态才有些突破。但还没有完全突破,只是做案例时头脑清楚,也就把拖了好久的‘湖北狮子山戒毒劳教所迫害案例’写完。我会继续突破自我和旧势力的干扰,尽心把劳教所的迫害案例整理好。

还有另一位同修:她说,“一天下午,我在做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时,计算机就出问题了,提示说是有“病毒”。我就去查计算机是否有“病毒”,并请人帮忙除掉,并也一步步学会去掉“病毒”。我告诉那位同修,我的计算机是定时“除虫”的。他说,这是不够的,应经常主动去检查。在当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我坐在计算机前,用手按鼠标,在菜单中找到了有“病毒”的那个文件。此时,眼前展现出两个空间的情景:在另外空间,那个“病毒”文件的旁边是个残疾人的符号。当我在这个空间把计算机按钮一按,那残疾人的符号随即被弹得无影无踪,但有半截断手却扒在电脑的屏幕外。此时,我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喊──铲除旧势力的黑手!情景随之消失了。这使我意识到,旧势力的残渣余孽在最后挣扎,我不能那样被动,总要等事情发生了,才发正念。把发正念当成解决问题一种工具,这念是不纯的。要主动去按那个“按钮”。保持正念,就是在随时除恶。”

这个同修还说:“在整理劳教所迫害案例之前,我发现中国网络上有个很邪恶的网。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最终还是进去了,感到里面很脏。我想,既然来到这里,就要处理它。邪恶是不会自动死亡的,我们要主动去铲除它。在浏览中发着正念,我发现很多可利用的信息。我用功能锁住那些邪恶的信息,发正念清理了它。整理劳教所迫害案例过程中,就在清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了。在这个空间像按一个“按钮”一样,在另外空间是轰轰烈烈的。”

这些同修就是在整理迫害资料或刚刚拿到要做的中国某劳教所的名字时就已经开始除恶了,他们就是在这种不断地在清理邪恶、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不断整理出令邪恶胆寒的第一手迫害证据,窒息邪恶和救度那些还可救度的人。师父说:“大家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在最邪恶的表现最猖獗的时候,我们还能够这样慈悲,这是最伟大的神的表现,在我们最痛苦的时候,还能够挽救别人。”“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个人的目的,更不是为了常人什么组织,而是为了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是为了让他们停止对大法与学员的迫害。”(《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

只是一些同修的交流体会,不妥之处请指正,也希望看到更多的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