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小女儿挨家挨户讲真象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带着16个月小女儿挨家挨户讲真象的体会。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带孩子很难学法、炼功。经常是她睡觉时学法、半夜起来炼功。可有时,当她睡觉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才好。煮饭、做家务、学法、炼功,常常自己坐在那里流眼泪,觉得时间很紧,没办法做。这时《转法轮》中的话在我头脑中闪现:“可是那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他并不一定是小根基之人。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我变得轻松了。师父讲大法无边,直指人心。有时我带女儿讲真象回来,能读上一讲《转法轮》,还可以炼功,状态好极了。现在,当很多事一起发生时,我的心里很平静,头脑很冷静,不急躁,顺其自然,做什么事情都很顺利。有时跟先生有争执时,我也没有动气了,感到很轻松了。

我在怀孕开始时,出去讲真象的时候,就碰到很多困难。每当要出门时,总是遇到头晕、呕吐,或者是不想出去。可是每次走出家门,一切都改变了,整个人变得很精神了。这个干扰持续很长时间,一直到我悟到是没发正念。与同修交流,我知道修炼人怀孕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情况。经过发正念,我感到很精神,我再出去讲真象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随着我的肚子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沉重,我还是很自然地去做。当我学法的时候,我就感到师父一直在鼓励我。

我的女儿欣宇出世后,连续4个月我都在家里,根本就走不出来。当时不知道怎么办。照顾孩子,不可能一家一家敲门去讲真象。后来,一位同修提醒我,她劝我好几次,我很反感,感觉上她为什么不站在我的立场上想我的问题呢。有一天当我上明慧网时,看到一篇文章,里面有图像,看到有一位妈妈带着她的孩子站在路上在发资料证实法,当时正下着大雨。我很感动。跟这位同修说,我悟到应该出来讲真象。这位同修就来到我家,帮我拿东西,抱欣宇,一起出去讲真象,讲完真象后又送我回来。我很感动,很后悔为什么当时对她有那种看法,其实她当时是为我好的。

同修帮忙几次后,我觉得我不能再依赖她帮我带着孩子一起去讲真象,我要自己走出去。自己带女儿去做真象,确实很辛苦,很多的不方便。带着女儿吃的、用的,又带资料,好几个包包。讲真象时还要把女儿抱在胸前。可是,当我在讲真象时,我就没有辛苦的感觉了,感到很清新,头脑中想的只是把资料分给对方。

开始跟女儿出来讲真象时,感到比较拖累。心里想这是要磨我的急躁脾气吧。不断的学法,我变得冷静多了,反而做事的效果更好。有好几次我请家婆帮我看女儿,自己去讲真象,反而效果不好。好几家都不接受我的资料。我悟到女儿也是来得法的,不应该落下她。女儿10个月大了,再不可以这样抱住她了,我用小孩的推车,一层楼一层楼地慢慢地上下,一间一间地走,去讲真象。

从我开始带着女儿讲真象到现在,她都是静静地,不吵也不闹。她一直看着对方笑。我很惊奇。在家时她却是很调皮的。当对方家的孩子闹时,欣宇就跟他们玩,讲话。有时欣宇很淘气,对方就给她吃糖,我想这是师父给她的,让她要乖一点,好让我讲真象。有时,时间太长担心女儿肚子饿,一看她睡着了。我做完真象后,她就醒了,我们就一起去吃东西。我悟到这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有一个体会就是我敲门的心态变化:刚开始敲门时,希望门不要开,只是把资料放在门口,让他们知道真象就行了,就算证实法了。现在我却不是这样。对方不在,我还感到有点失望。放一份资料,希望他们能读。当对方不接受资料时,我就很伤心,很专心地跟他讲真象。心中只有一念,一定要告诉他真象,为他好。他就在那边听。他最后会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当时我也被他这句话感动了。当对方不接受我的资料时,我就说我又不是要你的钱,就当一份报纸读吧。遇到很凶的人,最后也拿了资料。有些人说他不要知道这么多,我给他看中国发生的迫害事实照片的时候,他就开始问很多问题。其实他是知道很多有关法轮功的东西,所以我理解到讲真象要对症下药。一次,一位先生说没空,要拜家里的佛像。拜完后,他出来门口,又拜外面的像。我看着他,我心里想流泪。我说你是拜佛的,你是个好人,你是有佛性的,看着这么多法轮功的学员在中国活活地被打死,他们都是好人。报纸没有讲真象,你拿去读一读吧。他眼睛看着那些真相图片,终于接受了真象资料。我很感动。要是以前的我,他不要听,我一定是要走掉的,现在我一定要他拿到资料,一定要他知道真象。

有些人看到我带着孩子一家一家地这样走,说看着很心痛。我说因为大法好,我是受益者,报纸上看不到真象,新加坡人每天忙忙碌碌工作,回到家里都是看报纸和电视机,看到不正确的报道,可很多人都相信。我自己亲身受益了,我希望带着孩子一起跟你说法轮大法好。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说:“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观念,不站在个人的利益角度上作为出发点,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讲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诉他什么样是对的,他会被感动得流泪。”

还有一次,一个基督教徒不拿我送给她的资料,只讲她的好,我说你就当报纸去看。她接受了并把资料折起来。我说请不要丢掉,你当报纸读,你是信基督教的人,耶稣也是让你做好人。我是用我自己的钱买的资料,让你知道大法真象。她说你为什么这样做?如果好,行动会证明一切。我说我真心给你看,不学不要紧,你也不用相信我,希望你读一下。因为报纸没有讲真象。你的英文太好了,我真没办法再讲了,不过我真心要你知道真象。她说,好好好,我看。她从很不友善的眼神变得和善了。我相信她会看那份资料的。也许我的话感动了她。

我理解我们有缘住在一个地区,我就是有责任要去救度他们,不管他们要不要接受真相资料,我都要跟他们讲一句,法轮大法好。有些人不会华语,我就一个字一个字教他们发音讲“法轮大法好”,当时对方好像很高兴。拿了资料后,他们还会跟我讲谢谢。

以前邪恶干扰,有人报警时,警车一来,我心态很不稳,总是胆胆突突的。最近有一次警察来时,我本可以绕开他们走掉,可是我想这么做不对,我要向他们洪法。我就推着欣宇走过去。

我很平静。对警察讲如果报纸上登法轮大法好,我们就不用这样一家一家这样敲门了。警察说我们搞政治,我就跟警察说,我要跟对方讲法轮功好,在新加坡是合法的。对方一定会问我中国的事,我一定会跟他讲真象,因为他们看到的都是负面的报道。我问他,知不知道法轮大法好,他说知道。他说他也知道我们参加(Big Walk)大竞走等活动。我给他们很多资料和真象光碟。我说我们是不乱分发光碟的。对方要,我们才给的。这都是我们自费印发的,是让人受益的。过后,我说,警察先生,你的工作做完了没有?我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和你交流交流吗?我跟他说,我们在救人,没做错事。我给了他很多资料,我说你是个警察,也是个人,也有家人,都需要健康的身体。

事后,我冷静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勇敢,我敢去跟他讲。我现在好像不怕警察了。我感到对大法越来越坚定了。

我感觉讲真象时,有时当我们用方言跟对方讲,使人感到特别亲切。他们知道我很诚心地讲,我的理解是,用5分到10分钟时间跟他们聊一聊,给他们看真象图片,再讲一讲,然后再给他资料。对方往往接受我讲的话。感到效果要比推给他们多少资料要好。

我带着女儿一起讲真象虽然很辛苦,想到中国同修在遭受迫害的环境下证实法更加艰苦。所以,自己怎么苦也不如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下苦。时间虽然很紧,我会全力以赴。能做多少做多少。我感觉越急越做不好大法的事。我们要平衡好时间做好三件事。我发觉学法、发正念之后去讲真象,效果很好。有时我被安逸之心带动时,或当考验来时,我问自己要不要走出去。比如遇到同修们去外国参加法会,要去一、两个星期时,他们都不在,我问自己还要不要走出去;不要依赖别人,拉着女儿的手一起去讲真象。到组屋前先发正念清除干扰,然后去讲真象,很多家接受资料,听我讲。师父说“正念正行”。

真正关心,带动和鼓励其他同修走出来,一起来挨家挨户讲真象。当同修找借口,说自己不会讲,没有空,我想这都是他们要去的心。我了解到不是用口就能鼓励的。当我鼓励同修时,我对他们说,你不用讲,你就跟我去走走就好了。她没有压力。当我讲了几家时,遇到一家很亲切的,这位同修就讲了一句方言说,因为我受益了吗。他本来不会开口的,我很吃惊。你看,你终于说出法轮大法好。这一刻我很感动。另一位同修工作很忙,当我让他出来讲真象时,他就时常跟我说一切“顺其自然”。我就直接了当跟他讲,你就好像庙里修炼的和尚。现在是证实法的时候,快快出来。我就推动他出来说,什么时候有空,你就打电话给我,我配合你的时间。就这样慢慢推动他出来。我理解到带动同修走出来参加讲真象,不能给他太大的压力。对他们来讲是要去的心。

与家人的关系、周围的环境也在不断改善。刚开始得法时,家人不了解;现在把心放下,发现家人在观察我,看我的改变,他们慢慢接受了。现在姐姐们在看《转法轮》,我用行动证明大法好。每天做事,都体现出来修炼人的状态,做事考虑别人。以前我会跟姐姐们吵架。现在,姐姐却对我说,你讲我的不足我听,别人讲我不听。

先生也对我更亲切了,看我发正念就把孩子抱走,让我专心发正念。他还帮我寄真相资料给中国同胞。大法是圆容的,我的表现会慢慢促使他们来了解大法。

静下来,回想起这个过程,走过来这条路走得不容易,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可是有师父的加持,有同修的帮助,我走过来了。我觉得越修越轻松、越修越坚定。

(2003年新加坡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