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辽宁凌源恶警迫害得家破人亡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1998年秋,我的丈夫被当地一群恶警非法绑架,恶警并抄了我的家。当时也非法绑架了同村的一名大法弟子,恶警把他们俩人送到派出所进行毒打。他们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往墙上撞,把盛满开水的杯子放到两名大法弟子手背上烫,把我的丈夫折磨的死去活来。99年后,警察经常到我家骚扰,他们抄走了我家的大法书大法录像带、大法录音带及单放机,我的丈夫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恶警迫害的含冤去世。

河坎子乡派出所办洗脑班,强迫我写转化书,2000年我为大法讨公道去北京上访,被警察非法拘留我四十多天,并罚我近五百元钱。

有一次,我去讲真相法轮大法标语,被恶警绑架。恶警郑印、刘国富二人把我拖到当地派出所,给我戴上手铐,我不戴,随后到我家非法抄家。第二天天还没亮,恶警就给我戴上手铐送到了公安局一科。我告诉他们要善待大法书和大法弟子,他们不听我好言相劝,一脚把我踢倒在地,把我的腿给踢瘸了,拿起大法书朝我的头上打,打完把大法书给撕了,我看见恶警撕大法书心里象刀割一样的痛,我的眼泪唰地流下来,我说你们这样会遭报应的。

恶警又一次把我送进了拘留所,在这里我被恶警李伟打倒在地,受到非人的虐待。厕所就在我住的房间里,用水受限制,大小便得不到及时冲洗,屋内臭气熏天。给我们早晨喝的玉米粥和那里喂猪的猪食一起做。恶警们找来几个犹大欺骗我们,被我们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共同抵制住。邪恶因素被我们用正念清除掉,使他们这次阴谋没有得逞。公安局一科付延龄问我经文是从哪来的,我不告诉他,他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问我喝水吗?我不搭理他,默背师父的法。他们规定不写保证书、转化书就不许和亲人相见,我们抵制邪恶,宁可不相见决不写转化书。在这里我时常发高烧,恶警怕担责任,叫我家里人接回家。

我回家不久,恶警又到我家非法绑架我,这里恶警中还有的是检察院的执行人员,他们又一次把我送到拘留所再次迫害。我向他们洪法讲真相,并揭露他们迫害我的丈夫,把我丈夫迫害致死,他们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我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奉劝他们给自己的生命留条后路。

在看守所里我的身体极度虚弱,血压不正常,高压220,低压110。恶警和几个犯人强行给我打迷糊药,在给我打点滴时,恶警房桂芝向我勒索要50元钱手机费,因我没钱,家里人就给他买一些日用品,房桂芝把日用品扔到大门外。因恶警们从我身上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就又将我送到了沈阳大北监狱进行迫害。在大北女子监狱里每天强迫干13到14小时的活,而且还天天强迫我放弃信仰。我就是不转化,最后恶警替我写转化书,让我念,我不念。我要把我亲自遭受迫害的事实告诉给世人。因为我对大法的坚定,终于用正念闯出了沈阳大北女子监狱的魔窟,我深切感受到,是慈悲的恩师在呵护着我,使我又重新回到了正法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