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向当地民众揭露邪恶、讲清真象的进一步建议


【明慧网2004年1月27日】自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发表以来,随着交流的展开,我们收到本地同修们提供的材料逐渐越来越多,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修能够在法上认识揭露当地邪恶的重大意义从而在提供材料上越发的积极主动。为了使同修提供的素材更具价值,能够在揭露当地邪恶、救度众生中起到更大的作用和效果,我们编辑稿件的部分同修愿与朝阳地区的全体大法弟子共同交流。

从一段时间以来明慧网上所发表的大陆各地区自己制作的真相传单和小册子中,我们发现在内容上所采用的材料来源多取自明慧网。采用明慧的文章来作真象,从原则的把握上看,这是没有问题的。但在今天的正法进程中,从我们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的邪恶、救度众生的效果上看,我们在如何选用明慧文章这个问题上就需要有一个理性的认识。从我阅读明慧文章所明显感受到的一个特点是,在有关具体事件的陈述上,通常要考虑相关人员的安全因素而隐去一些信息,如大法弟子的真实姓名、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这一点我们是能够理解的。但这样的材料如果用来作为向当地民众讲清真象的素材,就有所欠缺。

自镇压开始到现在的几年中,我们一直都在做着揭露邪恶这样的事情,但今天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我们要揭露的是当地的邪恶,因此,在真象材料中如何体现出“当地”这一特点就显得非常重要,因为这直接影响到救度众生的效果。

从我们大法弟子自身的角度看,这一段时间的工作中,在我们地区体现出来的突出问题是提供揭露邪恶的材料时写不写真实姓名的问题,我们曾为此进行过广泛的交流,我觉得这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怕不怕的问题,法能破除一切人心,所以根本上还是一个能不能在法上认识到的问题。到今天,正法的进程走到了哪一步?我想这是我们大法弟子都应该清醒认识的问题。

师尊在元宵节法会上讲法时,有过这样的一问一答:
“问:师父说我们修好的一面在一个人修炼中是隔开的,现在到了正法的后期,如何冲破这种间隔?
师:因为最后的因素也都是最大的因素,它们的间隔是非常大的,那只有在法正人间时师父强大的正法之势过来时才能全部清除。那种洪势过来的时候才能解决这一切,一过来一突破那就是法正人间的开始。我们换个角度讲,你们目前所做的这些事情能够使你们同修、大法弟子互相之间少受损失,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是你们在证实法中会带来一个状态,一部分世人会变善,会救度更多的世人,会使邪恶恶不起来,但是那不是结束。”

针对师父要求我们全体大陆弟子要做好的揭露当地邪恶这件事,一段时间以来,我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现在,我们真的正在走进“一部分世人会变善,会救度更多的世人,会使邪恶恶不起来”的这么一步。回想师父提到关于萨斯瘟疫时,讲到神攻进了邪恶的中心中南海的那一段讲法,看看今天世界范围内对邪恶之首的起诉,在地理范围上的包围圈都已经缩小到了台湾、日本、韩国这样与大陆一衣带水的邻国,邪恶真的是所剩无几了。那么在写不写真实姓名的问题上,有的同修认识得非常明确,在这一问题上所产生的诸多顾虑,实质上都是自身空间场中的不纯净因素造成的,写出真实姓名,其实也就是在清除自身空间场中的邪恶因素,净化自身的同时也就在更进一步、更大范围的救度众生。正像师父所说的那样,“最后的因素也都是最大的因素”(《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越到突破人的表面时,看起来很简单的问题,解决起来的时候却往往显得阻碍重重,进展缓慢。但是法能解决这一切,当我们能真正在法上认识时,这些问题就和那些邪恶一样,变成了一层窗户纸。到今天,如果说还有什么地方邪恶仍在那么猖獗,那真的就是那一地区自己的整体问题了。

我们都知道,揭露邪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并不是给邪恶的行为曝曝光就完事儿了。旧的势力当初在安排这件事的时候,它们也同样是想利用师父和大法弟子来清除那些(旧)宇宙中的败物、乱法烂鬼,以此来净化(旧)宇宙的。如果我们今天所做的这一切仅停留在揭露邪恶的表面,而不能达到救度众生的真正目的,那么我们就没能达到师尊正法的要求。从明慧网上已发表出来的一些各地制作的真象材料看,大部分在内容和选材上揭露邪恶还只是浮于表面,即对迫害事实的简单罗列,尚未达到“全面、深入、细致”的程度。我觉得这里边多少还是反映出一个认识问题,也可以说是我们同修经常谈到的思想基点问题。

讲清真象中,只让民众看到邪恶的表现是不够的,他未必就会得到救度,因为他还不知道大法好。在让民众认清邪恶的同时,我们更要提供正面信息,引导其从正面认识大法,看到大法的美好,升起对大法的正念,这样,生命的得救才真的有希望。所以,我们在编辑传单或小册子时,要力争全面。揭露当地邪恶的效果好坏,不在内容和篇幅的数量上,而是我们在做的时候有没有揭露到位。

这种到位与否关键还是体现在我们的心上。我发现有些时候,我们都在强调恶人的犯罪事实是否充足,而把许多精力放在了搜集具体事实上——当然掌握更多的证据对揭露邪恶是有利的,但如果我们的心不到位,没有在法中生出的那种对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无坚不摧的心念,那么我们就很容易陷入常人的思维与行为中,进而会使揭露恶人、清除邪恶在效果上大打折扣,无形中也浪费了许多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

鉴于此,我们建议同修在收集和提供素材时注重以下三方面的信息:

1、有关恶人的情况。从本地同修们提供的稿件内容上看,我们有一些人似乎对这次供稿的内容上不太清楚。许多人在陈述迫害经过时,只是单方面强调自己所受的迫害,当然这是没有错的,只是在我们陈述的过程中一定不要忽视了记述邪恶方面的信息,把我们所了解的恶人方面的信息尽可能地提供出来,比如恶人的姓名、年龄、相貌、身高、住址及家庭情况,在实施迫害的过程中,恶人的具体言行等,因为我们是在揭露邪恶嘛,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所以要重视这些信息。

2、常人从大法中受益的事例。例如有的常人由于用心看大法真象资料或默念“法轮大法好”从而祛除疾病的;或因支持大法而得福报的等等。和同修交流的时候我们都有这样的感觉,类似于这方面的“小事儿”,无意中谈起来的时候似乎每个大法弟子都知道一些,而且都是发生在身边的事儿,有些听起来还挺有意思,但许多情况下说完了也就放下了,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在救度众生方面所起到的作用。这些在我们大法弟子自身看来并不算什么的“小事儿”,如果我们在制作传单或小册子时加进去,发放时再返回到事件中当事人居住的区域内(如某个村子或某小区),这对于那些生活在那个环境当中的民众来说,对他们从正面了解和认识大法是有极大帮助的。回想当初我们的得法,有多少人不也是因为听到、看到自己身边或周围熟知的人受益了才走进大法修炼中来的吗?从这一点来讲这些“小事儿”就绝对不小,所以同修们一定要用心收集、提供。具体要求上,当然我们希望提供的内容越详细越好,尤其是事情的经过;还有当事人的姓名和居住的区域范围,若考虑其人的安全因素,可以用名不用姓,或用姓不用名;而其居住区域最好明确到某某村或某某小区,我们要在最大程度上给人以有据可循的真实感,体现出“当地”这一特点来,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作为以当地题材为内容的这份小册子或传单,就很难起到它本该起到的作用和效果,在我们近期收到的一些这方面的材料中,本来内容相当好,但就因为当事人方面的重要信息模糊,而不能采用,比如说有的同修这样写:“朝阳市内有一个老太太… …”,这样的材料给人看的时候就不容易使人相信,因为范围太大,又没名没姓,即使是真事,也让人感到将信将疑,如果我们把范围缩小到“某某小区”,把老太太的姓氏加上,可信度就大大增加。

前一段时间明慧连续刊登了几期有关新闻写作方面的文章,有多少同修能悟到啊!有的人以为这些文章与自己修炼无关,不用心看,其实是为让我们今天能做好这件事做准备的。我们建议同修回过头来再看一看。

3、有关遭恶报的事例。这是震慑邪恶、警示世人、体现佛法威严的一面,这一方面我们觉得大家都能清楚,所以不想多说,具体要求同上面第二点是一样的,但对于遭恶报并未死亡的,最好简要的叙述一下其人遭报前迫害大法的一些具体事情,以及遭恶报后对大法的态度。

在交流中,我们认识到,揭露邪恶,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我们不能只是一味的强调“我们是被迫害的”,过多的强调这一点通常所能得到的,充其量也就是世人的同情,但同情不等于是对大法有了正念。有的时候人们虽然产生了同情,但却不一定能认识到大法是美好的这一真象;更多的时候容易让世人觉得这场迫害与他无关,无能为力,从而仍然处在麻木的状态中。

在人世间表现出来的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们时刻都应该清醒的认识到,真正受到迫害的恰恰是那些世人。在揭露迫害、讲清真象中,大法弟子如何能够引导世人、让世人认识到这一点,我想这非常重要,因为这才是这场邪恶迫害的本质,因为只有当世人能够认识到对“真善忍”的迫害,正是对整个人类自身、人类的本性与良知的毁灭时,他才会升起对大法、大法弟子的正念,才能真正地得到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