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安同修需要整体配合——从刘成军遇害所想到的


【明慧网2004年1月27日】刘成军被迫害致死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常常处于自责与内疚之中。联想到我县在狱中至今关押着的几十名坚定的大法弟子,更觉责任重大。对遭受迫害较重的赵秀香、张殿荣,急需营救。目前,她们仍住在长春某医院。赵秀香被迫害得大口吐血,昏迷不醒;张殿荣被迫害致残,卧床不起,瘫痪一年多了。恶人怕曝光,将张殿荣频频转移,不让家人找到。最近,看守所恶警对三名女大法弟子进行拳脚棍棒毒打,用重刑具铐紧迫害。从元旦起,公安部门加大警备,从社会招聘40人轮岗蹲坑,抓捕做真象的大法弟子,强行拘留、抄家、抢书等不法行为。这些事情,屡屡发生。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正法已经到了最后了,邪恶为什么还如此猖獗?个人认为,主要问题如下:

一、整体配合不够

2002年3月5日,长春电视插播以后,恶人加紧了迫害。农安资料点被破坏,十几名大法弟子先后被非法判刑,削弱了整体力量,并使一部分同修产生怕心。另外,恶人利用欺骗手段,给同修之间制造矛盾,使得有些同修之间互相怀疑。什么“谁谁是公安局内线”、“谁把谁供出来了”、“谁状态不好”等。互相猜疑,互相戒备,气氛十分紧张。

以刘成军事件为例,《明慧网》10月27日(11月6日传到广大学员手中)登出他生命垂危,呼吁全世界大法弟子营救。在这紧要关头,又传来了长春公安一处连夜来了十几个恶警,查找上网的。又听说刘成军家的电话被监控,家里人与外界不联系。我与其他同修一样,被这突如其来的假象所迷惑,忘了正念正行。心想,这两天紧,先停一停,过几天再做。无意中顺从了邪恶的安排,而不是站在法的基点上来突破心理障碍,排除干扰。那两天,恰恰是吉林监狱被曝光后,它们特派两名干警来农安给刘成军办保外就医的关键时刻。由于没人知道详情,而失去了对公安讲真象的机会,甚至连做完版的真象材料都没能及时印制和发放,致使刘成军保外就医在农安被恶人阻挠。

后来,有的同修为此感到惊讶,认为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都出现了,一上网就使警察联系保外就医,太神奇了。其实,这也暴露出了我们对法的坚信程度和与正法进程拉开的距离。后来与同修切磋,大家终于想出了一个既能营救刘成军,又能救度他家人的好办法时,却传来了刘成军被迫害致死的噩耗。

此时此刻,我没有泪,也没有恨,只是在懊悔,在自责。每当回忆起他住院期间,用微弱的声音给亲人背师父的经文《正念正行》,并嘱托亲人照看好大法小弟子,善待看护他的某个警察的时候,对同修刘成军的一颗敬佩之心油然而生。他那可歌可泣的壮举,激励着我在正法的路上越走越坚定。刘成军走了,我们责任更重大了,使命更艰巨了。

另外,还有一部分同修不精进,甚至明知是不符合大法的事也做,三件事却不重视,致使其空间场中滋养了很多邪恶。建议同修们能够互相帮助,整体提高。

就农安目前的状况,我个人认为,我们每个人都要把自己放在其中,审视一下自己,急需在法上提高,在境界上升华。对正法要有个足够的认识。要重温《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师父评注》,破除旧势力给我们设置的层层间隔,新老弟子上上下下形成一个整体,广泛搜集恶人家属亲朋好友电话、地址,深入揭露恶警犯罪事实。必要时,可通过法律途径予以起诉。同时,与在押被迫害得严重的大法弟子的家属联系,有机配合营救同修。

二、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强

在这一点上,我深有体会。2000年时,我曾两次被非法关押,受迫害后怕心很重,曾一段时间内,躲在家里不出来,即使出来,也是应付了事。原来与我有联系的同修,被迫害后,干脆搬到外地住。还有的同修忙于挣钱,根本不做证实大法的事。在部分同修中,存在一个共性,认为自己天安门也上了,监狱也蹲了,别再弄进去把握不住掉下来,等等。究其根源,还是为私为我,对迫害得以形成的本质和正法修炼的认识都不足。建议同修,充分利用时间,静下心来,学习师父7.20以后的讲法,学法能帮助我们解开思想误区,从而提高上来。

三、真象资料少

资料点被破坏后,除正常阅读明慧资料外,其它资料非常有限。很多同修自己动手制作真象资料。

靠手工制作很慢,形式也很低调,对群众吸引力不够。对揭露邪恶讲真象的资料时多时少,不均衡。资料少时,做得面积小,留下死角,震慑力不强。对恶警的揭露,只限给其本人发信、贴撒公开信,而对其家属亲朋好友的情况不了解。有的同修认为自己文化低,怕写不好信,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其实,我们不应该依赖任何一种形式。除了写信、发印好的资料,我们还可以当面讲;另外,大法弟子的一个真象电话,仅一两分钟时间,就能大量清除邪恶,使邪恶之徒胆寒。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基点放在救度众生上,一定能做好。

另外,从资料点的真象资料质量上也不理想。这有技术问题,也有心性问题,与资金紧张也有很大关系。实际上资金紧张也是旧势力安排的,它们死死地挡着大法弟子的资金来源,我想,我们应该发正念铲除这一迫害。同时,我认为即使困难,也要尽量坚持每天学好法,坚持发好正念,坚持把真象材料做好,多考虑阅读效果。

还有的同修有很强的怕心和依赖心,给资料就看、就做,不给就拉倒。或者人的观念重,把电脑、上网看得既神秘又危险,其实都是旧势力安排的观念和干扰的表现。现在突破网络封锁很容易,只要掌握常人的一般电脑知识就行。如果能够多建一些小型资料点,遍地开花,就等于否定了邪恶对信息的封锁,妄图破坏资料点的邪恶自灭。同时也减轻了资料点同修的负担,使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学法,正念正行,做出的资料也会更好。

农安的同修们,我们是师父家乡的弟子,我们要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整体,跟上正法进程,为实现史前洪愿,走好最后的路,不要让师父再为我们承受了。

个人体悟,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