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持在佳木斯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的家书

【明慧网2004年1月28日】

日夜思念的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

妈妈和阳阳历尽艰辛来看我,带着全家人的温暖,也带着沉甸甸的希望,隔着厚厚的大玻璃,就这样看着妈妈和自己的儿子,真是百感交集啊!你们为我受苦了!在我心目中妈妈永远是年轻美丽的,可是这一次妈妈老了,你始终在流泪,说着劝我的话。阳阳怎么不是那个天真活泼的小儿子了,他长高了那么多,表情分明是个小大人了。妈妈和阳阳临走时伤心极了,那种百般无奈,那种难以名状的悲泣,真是只有历尽人世间苦难之最才能体会的。妈妈让我说她高兴的话,为了这句话我死过了好几次了。单位让我说那句话,说了就可以上班,公安局让我说那句话,说了就不判我,劳教所让我说那句话,说了就减期。说起来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可是那实实在在的抉择善恶的过程,却是艰难的,难以言表的。

九五年我开始修炼大法。九九年之后天都快塌下来了,一时间全国上下一片白色恐怖,在北京只要是炼法轮功就抓,在家也不得安宁,哪一个国家的法律规定,民众不可以以“真、善、忍”为准则修炼,哪一个国家法律规定民众没有上访权,把上访说成闹事,又有哪一个国家法律规定人们对神的信仰是反社会,把成千上万的炼功人抓起来,定成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劳教、上刑、毒打,成千上万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到底谁在扰乱社会,谁在犯法?我看电视对法轮功的宣传,只有四个字形容──“啼笑皆非”,那种漏洞百出的“电视剧”。父母啊,你们怎么会相信谎言,上了电视没完没了的播放就成了“事实”吗?文化大革命的教训还不足以让你们深思吗?“三反”“五反”“肃反”“文革”历次运动中许多人被抄家、判刑甚至枪毙,难道这些政治运动都是对的吗?

妈妈问我你是对的怎么到这来了?怎么被人抓起来啦?当年罗马帝国残害基督教徒,希特勒见到犹太人就杀,你能问基督徒:你们没犯罪,罗马帝国怎么要灭你?你也不能问犹太人,你们是良民,希特勒为什么要杀你?岳飞赤胆忠诚,却在风波亭被害,你能问岳飞你精忠报国为什么被人害了?不是那个道理,邓小平在中国三起三落,最后一次打倒时说永不翻案,可是没几年,邓小平成了国家主席、军委主席。

举几个例子,说明一个道理,正义真理不一定在当权者手里。我不想说我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但是对“真、善、忍”的信仰,对人世间正义的追求,做人的标准,不会因为我被劳教了,而有一丝的动摇。尽管我渴望自由,渴望每天和父母儿子在一起,想起可怜的儿子与父母,我的心都在颤抖,儿子六岁就饱尝人世的苦难,父母六、七十岁了,还在为我操心。但是爸爸妈妈啊,你们希望女儿出卖自己的良知而获自由吗?当年“小萝卜头”他的父母看到他们的儿子幼年时就与父母被囚在渣滓洞里,怎么不痛心,后来和父母一起被杀害,那是他父母的罪过吗?

一个人没了信仰生命就如同没了灵魂一样,如果人只为了眼前“吃香的”、“玩高的”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就知足了,而没了正义,而没了做人的尺度,他的生活便是低级的。

爸妈,这场劫难在中国、在全世界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人们 都开始在谴责这场打压,这场迫害实质上是对人类的人权信仰的自由与基本人性的践踏。“滚滚长江东逝水,荣辱沉浮万古流”。

我是因为到朋友家串门被抓的,公安不由分说,翻走了我的手机呼机和所有的钱,我问他们:我犯了法律的哪一条?他们说:这我们不管,上面让我们抓你们,就这政策。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就把我送进劳教所,一进劳教所就开始强制“转化”我,每天早上起床,就必须坐在床边不让动,除了吃饭上厕所之外,一直到晚上睡觉前就这么一直坐着,如果“转化”了一切都自由了,就这样一直到两个半月。后来劳教所又逼我们干活穿劳教服,我们没有犯法,不干活也不穿劳教服,他们气急败坏,动用了劳教所所有的警力,为了掩盖他们的暴行,他们把走廊的广播放到最大音量,然后对我们大打出手,两个男警拿着警棍拚命地打我。我被打得浑身遍体是伤,臀部成黑色铁饼一般。十几天后把我们集中在三楼,坐小凳子,小凳子是用螺丝铆的,不让垫座垫,把我们人挨人,人挤人地挤在一起,手放在膝盖上,不能用手搂膝盖,强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最后放得他们自己都不愿意看了。从早上起床除吃饭外,一直坐到半夜十一点,只要稍一闭眼就延长十分钟,经常有人挨打。狱警和刑事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她们侮辱谩骂我们,用尽了最下流的语言,那种对人性的践踏,那种邪恶行径无法形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接着他们每天陆续地叫走我们几个人,然后回来对我们说“全转化了”。十天后张小丹等人把我叫出去,先劝了我很长时间,我始终没有妥协,就把我领到二楼的一个房间,疯狂地把我摔倒,然后把我的手从床的底沿拧上来,用一个小手扣子,把另一只手从肩反背扣在一起,一动也动不了,手扣子深深陷在肉里,剧痛难忍。就这样剧痛着,过去了两个小时,她们说不与法轮功“决裂”就这么一直扣着,最后由恶人写了决裂,算是我的。扣子打开后,我的双手失去了知觉,双手肿得高高的,两手都紫了,以后双手一直麻木,大约三、四个月,才渐渐好转。就这样她们又上楼说:小清转化了。后来他们逼我们写揭批大法的作业,我就写:揭露她们强行转化的行径,告诉她们是自欺欺人,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今年大约七、八月份,又让我们写诽谤大法的东西,而且要求按照她们写好的答卷写。我们不写,管教洪伟她们就把我们不写的二十多人集中到一起坐小凳,还是和以往一样。那时天气炎热,七、八十人挤在一个屋子里,其她人可以放松。只有早晨让洗漱,中午别人就在我们眼皮底下睡觉,而我们还得那么坐着,在她们的侮辱谩骂中渡过了二十多天。今年正月十五过后,她们又采取“大背铐”的行径,逼我们写“五书”,四、五十人又一次经受了她们残暴的迫害。但是这一切最终并没有使我们改变,后来她们说这不白做了吗?一个也没有“转化”。

这一年半的时间里,经历得太多了,几乎每天都在叫骂声中度过,七、八十人一个队,楼上上厕所只有四个蹲位,恶警的侮辱声谩骂声不断,许多人上火,上厕所成了大难题。从某种程度上讲,现代社会对罪犯的尊重和保护程度,更能深入体现人道主义和文明程度,前几天在一张报纸上看到说有一个地区的派出所,把手扣子绕上布怕留下迫害的痕迹。而且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公安部联合发文,让罪行轻微、主观恶性不大的五种服刑人回归社区,司法机关不再组织游街,不再组织公开宣判大会,不再以侵犯犯人的人格尊严震慑犯罪。对罪犯尚能如此,可是在中国的劳教所里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人员,却在高墙之内倍受凌辱、残害,这场无理智的迫害的真实将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公安盲目地抓人,没有正义,没有真理而言,没有自己对事物的主断,什么都可以干。抓我、审我的警察素质差的不可想象,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头顶着国徽,身穿着制服,口里喊着维护社会治安,却干着泯灭人性无视法律的事情。在看守所里他们把我成大字形钉在地上,这种刑具对死刑犯都没有用过,却对我这弱女子下此毒手。我感受到张志新当年是怎么样在恶劣环境下备受酷刑后来被残杀的。那时候没有人理解她,没有人为她的坚持真理之举而辩解。多年之后她的不白之冤得以平反昭雪。

为了人间永远摆脱虚伪、欺骗与谎言;为了将来人世间能够走一条真正的做人之路;为了唤醒世人的正义、善良,我相信法轮功学员的努力会汇成一股强大的“正”的力量,排山倒海、荡尽一切污垢与愚见。

阳阳见面对我说:妈妈你要炼也行,那你发传单为啥呀?阳阳提出的问题其实是许多人提出的问题,也是警察最敏感的问题,妈妈想说的就是救人于水火之中,危难前啊。人在没有道德的约束下就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许多人没有任何信仰,肆无忌惮,人们口说不信神,可是对那神佛像却不敢碰一下,但是由于不明真相却敢诽谤佛法,撕毁天书,人在不明真相中触犯着天法,所以真正可悲的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几年来我们省吃俭用,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向人们讲着真相,我买菜的时候,告诉卖菜的大妈,别相信电视对法轮功的宣传,记住“真、善、忍”。卖菜的大妈感激地说:谢谢你啊,好姑娘。修自行车时,我跟修车人讲发生在中国的这件事,最后他谢谢我说:法轮大法好!可是只靠我一个一个地说也太慢了,也讲不过来啊。发传单讲真相是最好的办法,善良明智的人看到就会理解支持,只要他有正义,他还有善的一面在,他就能被挽救,这就是我们做这件事的根本原因。

“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窦娥这个历史悲剧,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可是人们都把这部戏当神话看了,窦娥冤死后,鲜血溅在白绸上,天降大雪,当地三年天旱无雨,其实是天对人的告诫与警示,神是慈悲的,但不等于是对犯罪的放纵。王子犯法与民同罪,而真理是永恒的,在中国,天灾人祸,这一年都没有断过,人们总是把自然现象看成是偶然的,却不从中引以为诫,善恶有报不是诅咒,是对人的告诫劝善,没有一丝恶意,恰恰是慈悲于人,救人于悬崖勒马之间。过去奶奶讲做人不能缺德,坏事干多了要遭雷劈的。所以小时候我做错事的时候,天一打雷我就害怕,心想以后再也不干坏事了,奶奶讲的不是诅咒我,是告诫我向善,做好孩子。

爸爸来信说,我为了自己成神,置父母儿子不顾,为了自己太自私了。其实不是这个理啊,修炼向善是没有错的,我从修炼那天开始,我的心就像泉水一样清澈,我知道怎么样做人了。

今年已经到了尾声了,新的一年又要到了,我思念那边远小镇养育我的温馨的家。记得小时候每到过年我们家好热闹,妈妈包的饺子真香,我总也吃不够,爸爸领着我们堆雪人放鞭炮。

每逢佳节倍思亲,在这辞旧迎新之际,我思念我的家人。在这严寒的冬月,大雪横飞的日子,我思念我的家人。在这高墙之内倍受苦难,我思念我的家人。在经历这段严酷的历史之后,我更加理智更加成熟了。写了这么多,其实还有好多话没有说完,我讲的都是我切身感受,我希望父母理解并支持我,最起码你们能对任何人说,我的女儿是个好人,人格是崇高的,心灵是圣洁纯净的,她不应该被关在那里。

纵观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大凡当权者为了他们自己的统治而视百姓的心声、利益于不顾,用自己的权力盲目地无理智地迫害主流社会的老百姓,无论他们当时有多么猖狂,多么不可一世,最终下场都是可悲的。表面上我们受到的迫害很严重,其实是世人受到的毒害更严重,在这种严厉的社会制度下,很多人为了执行政策而干着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久而久之对这一切都司空见惯了,麻不不仁、良心泯灭了。在认为政府一贯是正确的思想支配下,什么都盲目随从,做事没有自己真正的主见。

“清醒过来吧,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人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 我希望父母能够在这大是大非面前,在这关键时刻,明白这件事情。

你们的女儿
晓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