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进京上访惨遭恶警毒打折磨


【明慧网2004年1月29日】我于2000年11月19日进京证实大法,后被北京公安非法关押,将身上的钱物全部翻去后,又让驻京办事处非法扣留,最后由当地派出所接回。

接回派出所,恶警打了两个耳光,又将我铐在铁椅子上,一铐就是一个晚上,天刚亮,又将我转到了屋里,等他们吃过饭后,又将我拽到后院,又铐在铁椅子上。他们用电棍电我的腿;用竹板打脚心,嘴里满嘴脏话,打我耳光,将我折腾了一天。

第二天晚上,恶警将我外衣脱去面墙站着,八个打手扛来一捆皮梗,把我摁倒在地,一阵毒打之后,我晕了过去,他们见状将我拖到了医院,四个打手看着我。第三天,将我光脚抱树,捆在院子里的树上,双手肿得像打了气一样,又逼骂师父,我不骂,恶徒就用鲜竹子打,直到打折为止。又强行押着游街,后勒索一万四千元,并抄了我的家,我家老人一个被吓死,一个被吓病。

2002年底,我去附近一个地方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派出所勒索钱财四千元,八月初一610抄了我的家,并非法勒索两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