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三位被迫害致死的明慧同修(图)(下)


【明慧网2004年1月30日】明慧文章的形成和流传过程,是在海内外大法弟子,特别是许多大陆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中达成的。从对明慧网在正法修炼中的角色的认识,到大陆上网点、资料点的形成、协调组织给明慧收集资料、发消息、写文章,到明慧编辑部的工作,到及时将各类明慧发表出来的文章(特别是大法弟子交流对法理认识和如何做好三件事的文章)广泛散发给各地大法弟子,到将明慧发表出来的文章、资料汇编等大量印刷出来并散发给各地民众,这个过程中有太多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多少大陆大法弟子在艰难的环境下,在极其困难的物质条件下,默默地开创、维护、扩大着明慧的信息渠道。他们的付出和承受是我们海外弟子所无法相比的。

除了大家知道的部分海外经历外,今天,请允许我把三位大陆同修的名字从一个新的角度介绍给大家:

王潺:原在北京工作,99年迫害开始后流离失所,回到山东家乡。他不但自己主动参与明慧的工作,也带动各地大法弟子一起做。短短几年,王潺足迹遍及大陆数省,成为大陆协调人,而这种协调人的角色是自然形成的,他在大法中修出来的境界,使大家自然地凝聚在他周围。无论是在开创和保护明慧的信息渠道、还是让明慧文章、资料广为传播,或者带动大家在正法修炼中精进提高等方面,王潺所起的作用都是巨大的。

袁江:清华校友,95年成为甘肃省义务辅导站站长;99年迫害开始后,主动带动甘肃当地学员投入正法洪流,成为当地的明慧协调人,做了许多重要工作。在明慧信息工作,以及充分利用明慧上法理切磋的好文章促进当地同修在修炼中提高等诸多方面,都起到了无法估量的作用。

李忠民:修炼非常坚定,多次被抓、被关、被打,但都正念闯出魔窟,令邪恶不可思议。忠民被迫流离失所后,默默地做自己作为正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成为明慧的大陆通讯员。无论是维护资料点的运行,还是自己的修炼和外出讲真象,忠民都非常精进。周围的同修看在眼里,都很佩服,在他周围形成了一股正的凝聚力。

下面是现在能公开讲出来的这三位同修的部分事迹(在迫害尚未结束的情况下,为保护其他大陆同修,这里不涉及明慧具体工作细节。)

* * * * *

(接上文)
三、李忠民的部分事迹


李忠民
李忠民,31岁,家住大连瓦房店市,万家岭镇,唐屯村李家屯64号。生前在大连开发区外企工作。刚30出头的小伙子,1.78米的个头。他为人憨厚可信,稳重大度,待人热情。同修们都亲切地称他“大个”、“大李子”。

在“7.20”以前,忠民曾是大连开发区(原西山)炼功点辅导员。为了方便大家集体学法,他和另外两个同修合租了一处比较大的房子。他为人宽厚善良,修炼后,更是严格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一次,开发区工会组织为偏远山区农民“献爱心”活动,忠民一次捐出800元工资。在开发区工会引起了强大的轰动。

99年迫害开始后,李忠民多次被抓被关受到迫害。2000年12月28日上午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忠民坦坦然然地走过五道岗哨,堂堂正正地走出了非法关押他4个半月的大连教养院。

后来听说,教养院气坏了,上报了大连公安局,用了8天时间在全市大搜捕。到他的亲戚朋友家去恐吓盘问,还派人到北京去。而这时忠民已经跟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了。

从教养院出来后,忠民继续做大法的工作,这令邪恶非常恼怒,但大法的神威,又使他们胆怯,此后几次被抓,忠民都神奇走脱,警察都感到莫名奇妙。

公安局也明白李忠民是坚定而活跃的大法弟子。为了抓他,最后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分局从各派出所抽出3-4人,共180余人,采用各种卑鄙手段跟踪40余天,于2002年1月11日11时许非法绑架了忠民。同修回忆说,那天早晨浓雾笼罩着大连地区,百米之内看不见行人。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区公安局、瓦房店公安局、普兰店公安局等因为抓到他而“请功”。

李忠民此次被非法抓捕后,被关在大连姚家看守所七号牢房,戴手铐及重型脚镣,受到严重酷刑迫害并被秘密非法判刑15年。后来被转入沈阳大北监狱,也一直受到酷刑折磨。

李忠民自被抓后,不配合恶警的任何要求和指使,在监狱的一年多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在残酷的迫害下,李忠民去世前,原本一个30来岁的健康小伙子,竟被折磨成了看上去像60多岁的人。

2003年3月4日,李忠民被迫害致死。目击者看到尸体多处重伤,脑后部有淤血,大腿内侧大片青紫,后背有多处红点,眼窝深陷。

当时,李忠民的哥哥――大法弟子李忠科,正在大连教养院受到酷刑迫害,外祖母听到外孙李忠民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伤心过度,不长时间含恨去世。

“‘大个’走了,我们的好同修‘大个’走了……”大陆当时所有认识忠民的同修听到这个消息都哭了。一位大陆同修在给明慧的回忆文章中写道,在2000年7月以前,我曾先后三次与李忠民住在一起。李忠民为了洪法付出了很多,同时他对自己的修炼很严格,要求很高,而且非常能吃苦。我们曾在一起打坐炼功,往往在别人腿疼忍受不了的时候,他都能坚持到最后,而且脸上总是挂着笑意。有一次我问他打坐时为什么要笑呢?他说:“每当我脸上挂着笑容的时候,就是腿最疼的时候。有的人在腿疼时脸上是痛苦的表情,我觉得那不应该是大法弟子的表现和形象。面对痛苦,我就是要笑脸相迎。”

讲真象的日日夜夜

1、使命在身,多次神奇走脱

随着江氏一伙炮制的“自焚骗局”大面积播出,大陆众多的老百姓都被谎言蒙蔽了。为了有力地揭露邪恶的谎言,救度众生,忠民抓紧时间,主动做了很多讲清真相的工作。

在2001年5月,一次,他去给学员送资料,不知是哪里有问题,在大连车站被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恶警跟踪,非法绑架到派出所。恶警用各种酷刑折磨他,用电棍电他,用哑铃撞他的脚趾,逼他说出资料的来源。他忍着疼痛,一声不吭。三四个警察轮番打他。等他们打累了,坐下来呼呼直喘,忠民却耐心地给它们讲起了真相。

从2000年12月末,李忠民从教养院神奇走出之后,邪恶气疯了,一直都在找他。现在虽然又落到了邪恶受中,他并没有畏惧,而是绝食抗议,发正念,求师尊加持,一定要出去,因为还有很多的事等着做呢!

第二天早晨,他神奇地把戴着反铐的双手移到前面,从3楼跳下,戴着手铐安全地离开了——再一次神奇走出魔窟。同修说,刚见到他时,心里一震,眼泪都快出来了。可他还笑着而且幽默地说:“别怕,是我!”当时他身上穿的一件黑色的衬衫被撕成了好几条。裤子也被扯破了几个大口子。他的头前骨被打陷进去了,满脸都是青的,右脸肿得高高的,左眼几乎肿得都睁不开了,还有淤血,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多处伤痕,嘴唇都咬破了。一个多星期淤血才慢慢退去。身体刚好一点,他又开始做讲清真相的工作了。同修劝他休息几天他都不肯。

2001年6月底,在普兰店市四平镇一个新建的资料点,由于被不明真相的山村人举报,机器设备刚安装好就被破坏了。他又一次被绑架。当时他见警察有备而来,从窗户跳出,向后山跑,恶警在后面连开四、五枪追击,引来了村里许多老百姓的惊恐。他当时没能走脱,被带回普兰店刑警大队。然而在刑警大队,他又一次正念打开手铐,从3楼跳下走脱,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2、不怕

在忠民的心中,好像根本就没有“怕”这个字。只要是有损大法的事,他看到绝不会放过。2001年从北京最后一次回来后,在长途客车上见贴有诽谤大法的话,他立即当众把它撕掉。当时车里有被邪恶谎言蒙蔽的人,气急败坏地说要把他送到公安局。忠民耐心地向他们讲清大法真相,讲恶人是如何迫害大法的。告诉他们自己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后来明白真相的司机出面平息了这事。

3、简朴

忠民心里总是惦记着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每当师尊来新经文,他总是想尽办法让狱中同修尽快都知道。记得有一次,他把录有师尊新经文的喇叭拿到瓦房店市看守所附近,挂到了一个适当的位置上。挂完喇叭返回途中,天已黑了,大小客车也已经没有了,打的士又会多花钱,为了省下钱来讲真相、救度众生,在寒风刺骨的冬夜里,在没穿棉衣的情况下,他叫了一辆摩托车,途经一百多里路,从瓦房店返回大连。同修含着眼泪回忆说:“他刚进屋时把我吓坏了,苍白的脸颊上满是泪水。泪水和鼻涕流在一起被风吹得满脸都是,在下巴和衣服间挂起了一条条冰流柱。冻僵了的脸和嘴,话都说不清了。”

生活中的忠民更勤俭朴实。夏天由于天气热,吃剩的饭菜有时下一顿就变馊了,忠民每天吃饭时总是先吃上顿剩的,即便馊了他也吃得挺香。记得一次忠民出门办事,同修让他捎点回来。很少买菜的他,这回回来买了一大包,说是花了一元钱。倒出来一看,全是又大又老的茄子。大家都乐了,吃了好多天。忠民从不去浴池洗澡,就是在刺骨的寒冬,也是在家里用凉水擦身。他出门也不花钱为自己买吃的,就是中午甚至下午,也是回家找点东西垫垫肚子就行了。他想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做大法资料、救度众生上。

4、惆怅

李忠民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由于邪恶疯狂地迫害而失去了工作,流离失所。快四年了,他失去了同自己亲人见面和通话的自由。失去了正常人所应拥有的一切。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忠民全身心地投入到讲清真象的工作中来,但这并不等于他不想自己的亲人了。记得刚认识他时,有一次我们问他家里人的情况。说到他父母时,一种说不出的淡淡的游子的惆怅写在了脸上,因为他已经好久都没见到家人了……

讲这些故事,希望能够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明慧大陆同修们的为人、修炼、付出以及救度世人的心愿,了解艰难环境中大陆弟子心性境界和承受的苦难。同时这也是为了在我们做大法网站的同修中,更好地开创和维护自己的修炼环境,激励正气,纯净正念,增强对自己修炼以及对大法网站工作的责任心和使命感。

请大家为袁江、王潺、李忠民,以及今天暂时无法提及姓名的众多大陆大法弟子自豪吧!他们都是我们的好同修、好同事。“做到是修”,在记住先行者的名字与事迹的同时,我们大家会继续在大法网站这个特殊的修炼环境中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走好最后的神之路!■

(2004年1月19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