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历程中的小故事


【明慧网2004年1月31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到今年4月份就7年整了,其中的点滴体会几次想写出来,但看到明慧网刊登同修的修炼经历感人至深,我就不想写了,还是默默无闻吧;有同修鼓励我写出来,可一想到自己又曾走过弯路又犹豫了;当我看到明慧周刊的文章“写出我见证的历史画面”后,意识到自己被观念障碍住了,于是决心写出我在正法修炼中的事。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于1997年4月有幸得法。当时气功修炼在我脑中是一片空白,每天打坐、炼功、学法,逐渐知道了要处处做一个好人,道德高尚之人。可修炼一年了对法理认识得还很慢,我记得当时印象很深是经文《警言》:“你们不想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等等,我那段时间每天都要看这篇经文,就是弄不懂,不得其解。不久师父《挖根》经文出来了,我看后也没有悟清楚。但是我照样每天学法炼功,就觉得不管怎样炼功人就应该听师父的,不知不觉中在提高自己,思想境界在升华着。

又过了一年,1999年4.25北京府右街万人上访事件发生了,当时很想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应该怎样去做,却是茫然的。就象迷了路没有正确的方向。大概一个星期后一个晚上,我到学法点上跟学员说我有一种很强烈地想知道在这件事发生后我该如何去做。回家后,脑子里就出现了4个经文的题目,很清晰:《挖根》、《大曝光》、《环境》、《为谁而存在》。滚动似的不停止。我当时并没在意,后来就睡了,因为我每天很早起来炼功还要去上班,想第二天早上炼完功后再看这几篇经文。当我快睡着的时候就感觉有人拽我,我被惊醒还不想起来,又翻身睡又被拽醒,反复3次我这才悟到是叫我看这几篇经文,我认真地看这几篇经文,这一看就感到一叶小舟在茫茫大海行驶中有了指南针指引,我的心一下豁然开朗,心也明了,知道如何去做了。这是师父在把我往上拿。我马上就行动了,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去做。

我在这以后实修中悟到了许多当初弄不懂的法理,如怎样从本质上改变自己,从理性上升华对大法真正认识等等,深深体悟到师父在《博大》一文中说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下面是我在正法修炼中的事。

一、 三次进京维护大法

我于1999年10月23日下旬和单位的同修3人一起去北京反映情况,当时去之前心里作好了最坏的准备。我们乘了一夜的火车早上到了北京,后来打听到国家信访办地址就前往。离信访办还有一段路程看到黑压压的都是人,有很多便衣,也有同修往信访办里闯,那时信访办便衣里三层外三层的。也有同修被便衣警察带走的。我们快到信访办路口时,一个便衣过来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当时的心突突地跳,我们没理他,站那不动,紧接着又过来四五个便衣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不敢吱声,便衣就要我们离开,接着逼着我们离开了。

我们在北京郊区找到住处,并决定暂不回家,在那里我们和北方的同修切磋交流,觉得自己和他们的距离拉开得很大,但是和他们在一起我升华得很快,再拿起《转法轮》看就和以前不一样了。大概住了个把星期后,一天夜里警察搜查旅馆把我们带到公安局,我遭到一个警察的毒打,头发被扯掉很多,脸、眼睛被打得青紫,身上的钱(近8千元)被他们搜走。我们几个人身上的钱加起来有3万都被他们搜走,也不开票据,并通知我们单位和公安派人把我们带回家非法拘留15天。在拘留所里,因为我们坚持炼功学法被警察下令外劳人员毒打,竹棍打我们一个多小时,我身上腰以下大腿被打得几乎青紫,走路都困难。

15天后,我住址管段户籍来接我,问我还炼不炼,我表态要继续修炼,就被送往区办的洗脑班,变相的牢房。走廊用钢筋焊成铁笼子,没有人身自由。被非法关押了40天的时候,我们由每天偷偷炼功提出要给我们学法炼功的环境,大家集体绝食,又被非法送去拘留15天。一星期后这个班就撤了。15天后我回到了家里,已是2000年的元月了。这段时间我悟到了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我不能在大法与师父遭受诬陷时当缩头乌龟。我第一次进京没做好,这次我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喊冤。这样我上班了一个星期后又踏上了去北京的路,还带了几个一直想去北京上访的同修。这次进京的心态很坦然,在信访办路口便衣没拦住我闯了进去,递交了我们要说的心里话。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其实是公安,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把我关在一个小房子里,叫当地驻京办事处派人把我带回家乡又关进了洗脑班。这一次关了一年,到2001年的春节前夕,才由单位担保家人交押金(如果再进京这钱就不退了)2000元才放回来。

第三次进京是2001年的8月,因为我一直有要到天安门打横幅讲真相的愿望,同修邀我,我也经过了一番考虑,决定去实现自己的这一愿望。我和同修拿着“真、善、忍”的小横幅来到天安门金水桥附近,我背了师父的法:“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在美国讲法》),随即展开横幅和同修共同高举着迸出力气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李洪志师父清白”,喊了一遍又一遍,我们被便衣警察抓了,关到了天安门的一个公安局。我们没报姓名和住址,到晚上公安就把我们一共九人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送到北京的某区看守所。在警车上我们不停念着法轮大法好和默念正法口诀。在看守所里,我三天两头的被警察提审要我说出姓名和住址,对我软硬兼施,我抵制迫害,还给他洪法,他几次打我,我就发正念清除迫害,他就住手了。他还威胁我说,你再不说出姓名就给你剃个阴阳头扔到男号里等,很多不堪入耳的言语。我照旧祥和地对他说话,他口气就软了。我在看守所几乎每天炼功,背经文,和囚犯相处得比较好,她们对法轮功很尊敬,因为这之前一直都有被抓的法轮功学员送到这来,他们表现的很正。看守所里一直不放我,近一个月的时候我开始绝食,到第四天强行给我打点滴,三天后我的脉找不着了,针也打不进了,人也瘦的厉害,本来就长得单薄。所长急了,做我工作要我进食,我没答应。从绝食第五天的时候,晚上看守所就派同牢房的犯人看护我,轮流值班,她们心里就怨我,我从内心也感到不安,她们白天要坐板,坐板就是对犯人的一种惩罚手段,每人坐在地板上不动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一天两次上下午,特别是我的牢房里有一个孕妇,白天坐板晚上也要她值班,一连3天我不忍心,最后还是答应停止绝食了。进食之前我哭了,这次绝食没有成功。近四十天的时候,我说出了姓名,被送回原籍关在洗脑班里,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送劳教所拒收,保外就医,但是恶人却不放人,又把我送回洗脑班继续关押直到一个多月后我全身浮肿,于2003年春节前夕才叫单位、居委会、家人接我回家。

二、大法弟子到哪都维护着法

因我第二次进京被抓回当地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这一年我逐步在法上成熟,由偷偷炼功到最后堂堂正正的炼功学法的过程是需要付出的,环境是大家共同开创的,我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里有许多动人的故事,下面讲一个2001年春节前夕的事儿。

离春节只有几天了,各地政府在江泽民一伙流氓集团命令、指使的压力下,怕大法弟子这期间进京受到处罚,把大法弟子大量地从家里强行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由原来的十几人猛增到七十多人最多时九十多人。床位不够两人挤在一起睡。大法弟子到哪都维护着法,看到黑板上写的八条规定,大家觉得不对,就要求值班人抹掉,他们不肯,有个学员半夜起来就把黑板砸了,恶人把他单独关在其它地方迫害他,而且又马上买来了一块黑板又再写上。我们整体站出来一边要求放人,一边阻拦不让再写,整体力量大,他们害怕了,就把人放了回来,却偷偷在值班室里写了原来的八条,挂出来后,又怕被砸了,就日夜轮流派人守着,晚上太困了就把黑板扛回办公室,白天再摆出来。

一天,公安一科的人来给我做笔录,说如果我再带头“闹事”就送我去劳教,我没理会。接着第二天政法委的负责人(也是具体管洗脑班的)把我叫到一旁问有关黑板的事,我站在护法的基点上回答。他说你春节前不要再带头闹事,过了春节就放你回家,我没吱声,记得就在那几天里,我们宝贵的《转法轮》被恶人搜走并上交了,当时大家知道都很难过。被收走书的同修向值班人员要书。我想书是大家共有的,不分你的我的,我应加入要书的行列,但又想过完春节就能回家了……第二天早上一个同修拉着我一起去要书(事后我悟出师父在点化),我想大法弟子维护法是首位,家回不回去无所谓了。

我们一起去值班室门前要求还书,并提出要政法委负责人给予答复。站出来的学员越来越多,七十多人三人一群五人一伙的把小院子站满了。到中午还没有结果,大家站了一上午,时间长了气势不如上午。这时有人在小声背诵《论语》,大家陆续地背起来,并整齐地排着三行队,声音越来越宏亮,那壮观的场面我难以忘怀。这时邪恶警察害怕了,出来阻止,我们不停止地反复背诵着,其中一个恶警找来一根竹棍照我们站在前排的大法弟子头上使劲打,没有一个退缩的。它就绕到后排照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头上猛打,老人站着不动,它又举棍打,当时我赶上前抓住棍子不放,它气急败坏对我拳打脚踢,其它的恶警也上前来打我。这时其他同修围过来护着我,不让恶警打我,恶警退缩了。这时那个负责人也赶来了,我们推举语言表达能力强的同修反映情况,要求解决问题。当天晚上就听说,打人凶手被调离洗脑班。他走时跟我赔理,我平和地说我是大法修炼的人,无怨无恨,只是你以后要善待每一个人,不要行恶。书我们没有要回来,但大法弟子们维护法的一颗心都体现了出来。

事隔二三天后腊月二十七,下午一个值班人员叫我下楼去值班室有事,我当时猜测要带走我或送劳教,因为那段时间已送走了七八个同修到劳教所,我前几天又做了一次笔录。我很坦然的下了楼,却看到我爱人在值班室门口,我望着他不知说什么,他说走吧回家呀,我好一阵才会意过来,就这样默默地回到了家。

我提前从洗脑班回家过年这件事,充分证实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我放下了要回家的念头,在法上认识法,才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三、在家门口三次护法的小故事

师尊教导我们:“佛法修炼你要勇猛精进的。”(《转法轮》)我从邪恶的洗脑班回家后,很快又投入到证实大法的洪流中。春节期间和同修出去发大法真相资料、开法会,和同修交流看明慧资料在法上提高很快。

年初七的下午,我爱人接到我们单位领导打来的电话,通知晚上在家收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并说他替我担保十天的期限到了,要送我回洗脑班。我爱人说我一直在家里,哪也没去,他在“管”着我。领导就没再强求,只是说把我管紧点。我在一旁听着也悟到了在这十天里我如果一直在家过常人的生活,说不定就又被送回那邪恶的地方,是因为我在法上做得正,师父就在保护我。

晚上七点,中央电视台滚动播放由邪恶之首江泽民及其帮凶用最卑鄙的手段来栽赃陷害法轮功、导演的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案。我一看就能断定那几个自焚的人不是炼法轮功的,是首恶江泽民想挑拨群众斗群众,达到他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当时也毒害了许多世人,这一类宣传画马上就发往各地政府直至居委会。离我家处不远就张贴着那邪恶的东西。我家住在一所大学的院子里(简称大院)的小区里,大院门口有人值班,小区里也有人看守。大院门口每天就把邪恶的画摆出来,天黑后搬进屋,每天来往行人常停下来观看那东西。我心里着急,这东西要毒害着多少人呀,怎么办?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视而不见,我要把它清理掉。当时我处在的环境不太好,片警、居委会经常打电话到我家,小区门口看守的也监视着我,大院内的同修全被关在洗脑班里(怕春节期间进京)。我想如果清理那些画,他们会不会怀疑到我。还是那句话,要把大法放在首位,这是维护大法,我必须突破人的观念,后果不去考虑。我买来墨汁,装在杯子里,傍晚骑着自行车发着正念: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请师父加持保护。我趁值班人员不注意将墨汁朝那东西泼出,第二天上午我往大院门口过,发现又重新贴上了,傍晚我又拿上墨汁重做了一遍。深夜我又拿上不干胶,内容是《用最卑劣手段制造自焚令世界人民耻笑》,贴在和黑板紧挨着的宣传栏上,可是第二天又照样换了新的摆出来。我就叫同修写了一封信劝善(这封信他们收到了,因为开会时提到要查笔迹,查写信的人,开会前一天通知我和家人我们没去参加)。我心里跟师父说:弟子只能做到这一步,我已尽了力了。后来那黑板就没有摆出来了。事后也没有谁来找我的麻烦。

2001年6月下旬的一天,我骑自行车去买菜,刚出大院门口百米左右,无意回头看到路边住宅楼侧面墙上有一个宣传栏(水泥黑板)内容具体的我没看清楚,但标题上有法轮功几个字我看到了。我想一定是污陷大法的东西,让我看到了不是偶然的,我要擦掉它,不让这东西在这空间存在。当晚九点多钟我拿了一个可以伸缩的擦玻璃窗的海绵刷子,我不想让小区门口的看守看到我拿刷子,我刚一下楼就滴起了小雨点,我高兴地回家拿了把伞撑开,把刷子和伞并着拿,来到宣传栏。过路行人不断,我发正念让他们不留意我,我拿出刷子打着伞就擦,一看那上面是漫画污辱师父和法轮功的,相当恶劣。我快速擦掉这些东西又贴上了一个真相不干胶,是本市迫害大法之人遭恶报事例,就离开了。这个时候稀稀的雨也停了,我围着这个有宣传栏的楼转一圈再回来一看,不干胶被人揭了,也就三分钟吧。我又拿出一张贴在宣传栏旁的电线杆上回家了。第二天我特意来到宣传栏一看,黑板上没擦干净,隐约地还能看到,可能时间较长粉笔被吸收了,我又在第二天的早上4点钟拿上一个小板凳,把海绵刷子吸足水仔细刷了一遍,站在板凳上把不干胶贴在宣传栏没打湿的地方,同时发正念不允许再出现诬陷大法的东西。过了几天我看到宣传栏前有人在写字,近看是别的什么内容。那个宣传栏到现在没有出现邪恶的内容了。

这件事后,我又准备将大院门路口上挂的“反对×教 崇尚科学”的横幅扯下来,虽然这横幅没提到大法,但它是冲着大法来的。

南方七月份的天气很热,晚上小区里门卫整夜在外守着。我在白天就将2根竹杆从家里拿出来藏在横幅处路边不远处。晚上12点值班人员休息了,我从家里拿着蜡烛、打火机来到横幅处,把蜡烛点着绑在竹杆上想把横幅烧断开,可是一连三次火刚一接近横幅就被风吹灭了,发正念也不行;我又回家拿来一把香绑在竹杆上点着想把它烫断,可是又看不见哪烫哪没烫,偏偏路灯不亮,也不行。我只好放下工具藏好,再另想办法。第二天我找到同修说这事,有的说就发正念吧,有的说用刀子割断,我采纳了后种方法:买了一把削铅笔的小刀,把小刀呈九十度固定在火钳上端,在清晨4点又来到老地方把火钳绑在竹杆上,高高举起,从“邪”字中间使劲一拉,只听一声脆响横幅断了。我赶紧蹲下,在树下的车旁不动,因为那天有路灯,挂横幅两边的楼房的人是熟面孔,停一小会我见没什么动静,就把竹杆放回原处,加快脚步轻松回家炼功了。从挂横幅的地方到小区门口一、二分钟的路程,我发正念不让他们看到我。以后的几天也很平静。

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在正法时期就是要维护大法,遇事要站在法上去认识法,破除人的观念,就能做到。如果以上的事站在人的一面去想,会不会被熟人发现,会不会怀疑到我等等,你就突破不了。用一颗纯正的心做事,师父的法身会悄然而护的。

在这里我希望在家所谓“坚定实修”的同修赶快走出来,不要错过这不会再有的机缘,师父的等待是有期限的。法理看得到表面,而更深的内涵只有在实践中体悟得到。我从1999年5月走出来证实法被六次非法关押,时间累计也有24个月,被关期间遭到迫害,挨打、罚站、曝晒雨淋、罚跪、常关禁闭,有时一关就是2个月。但等我走过来后回头一看,啥也不是。令人痛心的是我在2002年8月在关键时刻正念不足,主意识不强,走错了路。但在9月份同修的启发下很快明白过来并归正自己,在正法洪流中加倍弥补。[注]是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呀!修炼是严肃的事,我也希望曾走过弯路的同修至今不愿或不敢走出来的不要在家里躲着炼,环境要自己去开创,真正为你自己负责,为你世界的众生负责吧!

我在写修炼故事的过程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当文章就要结尾时,我悟到了师尊在《佛性与魔性》经文中的一段“如钢铁很坚硬,可是埋在土里会生锈氧化掉,而陶瓷不会因埋在土里氧化掉,可是它很脆,一打就碎。”的内涵。我理解是在家所谓坚定修炼而一直未走出来的或中途走出来又缩回去的,和在被非法关押迫害中坚定走过来的但出来后不想再动的同修,这种状态如同被埋在土里一样,正在逐渐生锈氧化,因为今天大法修炼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直至前功尽弃白修。在当前艰难环境下坚定的修炼者,如果在实修中忽视学法,或对法学得不扎实的和有执著不放的,在遇到关键考验时,正念就不足,是很难走过来的,就会掉下去。就象陶瓷没有韧性经不起摔打。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有亲身体会的。我会珍惜师尊给我重新做好的机会,把师尊洪大的慈悲当作精进的动力,不断纯正自己,按师父再三嘱咐的三件事去做,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最后让我们共同重温“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

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