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刮钱财强抢手表 劫匪竟是警察


【明慧网2004年1月31日】我是佳木斯的一名普通的大法修炼者,因上访曾在昌平县看守所目睹血腥灌食折磨大法弟子的场景,犯人后来说:“吓得我们晚上总做恶梦,都不敢睡觉。”我再次被绑架时,恶警当着我的面抢走我身上所有财物,并夺走腕上的手表。

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在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多次去大医院找名师诊治,都不见疗效。96年我学炼了法轮功,随着学法的深入,从做好人至道德高尚的人做起,处处按大法的要求来要求自己,个人利益看淡了,心胸开阔了,做事能为别人着想了,按真、善、忍的法理指导自己的言行。随着道德的升华,和不断地学法、炼功,在短短的一年中,患了十几年的顽固性疾病,不治而愈了。我相信科学,在医院靠打针吃药都治不了的病,现在不用打针吃药,通过修炼法轮功把它治好了。这说明法轮大法是更高的科学、超常的科学,只是还没有被当今世人普遍认识而已。由于自己身心得到了健康,身边的亲朋好友也随之受益,感激大法无以言表。

遭迫害被监控、关押

99年7.20开始,法轮功受到迫害,我们平静的生活从此被打碎。每逢节假日,或所谓敏感日期,家中每天要收到2—3次的骚扰电话。单位领导要查询我的行踪,实行所谓的监控。我被告知,不得进京上访,否则送监狱。一家人及亲属都不得安宁。上访本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但为法轮功上访,不论你是在信访办还是火车上,或在站台上就可以随便把你抓走,扔进监狱。

2000年2月单位为防止有人进京上访,在厂办公楼办了一个洗脑班,我与五名在岗的法轮功学员失去自由不得不离开单位大楼。吃饭、睡觉甚至上厕所都要在工作人员的监督下进行,并被强行灌输谎言洗脑,至中央会议开完,18天洗脑班才结束。这期间他们强令我们交出个人身份证,由单位统一保管,否则按要进京上访处理,可以直接送往劳教所。在那无法无天的日子里,大法学员们的所有权利都被剥夺了。6月份的一天我参加了一个法会,七天后,我遭到绑架,当天我还在正常上班工作,刚刚下班回到家,接到单位领导打来电话,让我回单位开会,可单位领导把我送到了红兴隆看守所,在没有办理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对我进行非法关押,也没有通知家属。当时我爱人出差在外,孩子放学回来无人照顾,他们用欺骗的手段强行将无罪的人送进监狱,可见行为多么无耻,没有人性。我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到野蛮灌食的迫害。因炼功被戴上手铐和脚镣,身上被泼凉水浇透过无数次。在亲属的多方营救下,并且被勒索了三千元钱18天后我被放出了看守所。

昌平县看守所野蛮灌食手段残忍

2000年11月17日非常平常的日子,我走上天安门广场,打开横幅,发出埋藏心底许久的呐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警察和警车疯狂而至,把我押走,当时北京大小看守所爆满,当天请愿的法轮功学员仍有近百名。我和十几名学员被送到北京郊区,昌平县看守所,那里也被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20平方米的房间关押近30名大法学员。晚上睡觉必须侧身,人挤人,还有六七个人根本就躺不下,只好坐在水泥地上过夜。我与12名学员一起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三天开始野蛮灌食高浓度盐水,恶警命令犯人把学员强行拖倒在地,恶警用脚踩着学员头,几个犯人按着学员的脚,强行把胶管从学员的鼻子插进胃里。用注射器注入冰凉的浓盐水,几天没吃东西的大法学员,身体表现出强烈的反应,有的身体开始抽搐,呕吐,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有的学员嘴和鼻子被插得鲜血直流。犯人们第一天配合恶警手段还很野蛮,第二天手就开始发软,第三天就都不愿意再去强拽学员了,并且还说:吓得我们晚上总做恶梦,都不敢睡觉。可想当时的迫害情景之残忍。第七天我被送回佳木斯看守所,继续关押了十八天才被释放。而单位干部并不肯罢休,又找到公安局给我批了两年劳教。就这样我被害得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劫匪竟是警察

2002年12月18日晚,一个流离失所的功友新租住房才三、四天,我刚走到门前,就被恶警绑架,拽到屋里,我身上财物、呼机和现金四百多元,转眼之间就被几个恶警给瓜分了。当把我送到前进公安分局时,分局的恶警再度搜刮财物时已身无分文了,却发现我手腕上还带着块手表,两名恶警不由分说动手强行抢走价值四百多元的手表。我活了四十多岁,生平第一次被人抢劫财物。想不到劫匪竟是警察,劫持作案地点是公安局。

接下来,恶警开始审问我的名字,我拒绝回答,我告诉他,我没有犯任何罪,凭什么抓我到公安局。再问我就说我不是犯人,你不该审问我。恶警开始打我的耳光,我用手指着他;你执法犯法,你再敢打我,让你立刻遭恶报。一正压百邪,恶警举起的手慢慢放了下来。出去找来了手铐,把我的手背铐在椅子上。又来了一名恶警拿着师父的像放在地上让我踩,我不踩,他就气急败坏地狠踩我的脚,致使我的十个脚趾瘀血,黑的象木炭一样。几个小时过去了,我只给他们讲大法好的真相,半夜一点多了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没有姓名,只有一个编号,36天后我被释放回家。事后才知道,家人为营救我被勒索了近万元的赎金。

四年来血雨腥风的迫害,使无数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使修炼者的家庭与亲人在精神与经济上都受了巨大的压力与损失。然而,当修炼者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美好,当“真,善,忍”的信仰深深扎根于善良人们的心里时,邪恶的所有残酷迫害手段都无法使人改变对真理的坚定。我坚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