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朐县大法弟子遭受严刑拷打


【明慧网2004年1月31日】自1999年7.20以来我们山东临朐县当地的不法人员就一直不间断地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2000年7.20以后,那时师父的两篇新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已经发表,大法学员们激动不已,如饥似渴的学法,并且有很多大法弟子纷纷走向天安门证实大法。当地不法警察当时重点迫害的是进京上访的和接送真相材料的大法弟子。

我们附近的大法弟子A和其家属被绑架后承受了残酷的迫害。恶警对大法弟子B施用了三次惨不忍睹的毒打,后又毫无人性的把开水倒在B的脊背上。在迫害大法弟子B的第二天,我们单位保卫科人员领着四男两女六个人来到我家,把我带到一处计划生育大院,和我一块被带去的还有另一名大法弟子D。我们到时,大院里已经有七八个大法学员了,都被绑在树干上,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我被带到一个办公室,政法委书记刘世忠坐在办公椅上,气势汹汹地对我说:“你知道这次叫你来为什么吗?”

我说:“不知道。”

他说:“不知道到楼下铁椅子上坐下晒晒太阳就知道了。”

就这样我被反铐在铁椅子上。正是中伏天,太阳火辣辣的晒在身上,眼睛都睁不开,铁椅子被晒得象烧热的熬子(注:山东山区常用的一种烙饼用的扁平铁炊具,似锅,但无沿),只觉得两个太阳穴的汗象水一样流着。下午3点多,我又被他们带到办公室,逼我坐在地上,两腿平伸,手铐在另一只手上戴着,这是一个时间一长就让人难受的姿势。还是刘世忠问话,他威胁说:“你的材料早已经整理好了,就看你的态度了,你要如实交代。”

我说:“我师父叫我们做到‘真善忍’,我没什么交代的。”

他说:“你还敢说‘真善忍’”,说着就抬起巴掌,眼里冒着凶光朝我走过来,一个打手也从旁边过来用凶狠的目光瞪着我。

他们继续盘问我,我的回答无法使他们满意,一个打手抓住我的头发,朝我脸上正反就是两个耳光。

他们还拷打大法学员D,我只能听到拳打脚踢的声音,几个恶警对他身上乱打,打得他此后半年无法侧身睡眠。

下午5点多他们把我们拉到司法所,一姓孙恶人(现已得报应患癌症死亡)逼迫我打电话给家人交2000元钱,我坚决抵制。

我被他们绑架的第三天,我的同学――在镇上当政法副书记的尹××来了,一开始她对大法学员很恶毒,一有机会我就对她洪法讲真相,我看到她慢慢在变化。晚饭时一个恶人用榆条(榆树的枝条)拧绳子,晚上8点多他们集合了所有的恶警,把大法学员刘振霞架到办公室,不一会儿就传出大叫声、噼哩啪啦的打骂声、吼叫声,大法弟子默默地承受着。打手们把她再一次拖出来铐在铁椅子上时,她已经奄奄一息。接下来他们又迫害她的丈夫,具体刑具是:板凳、椅子、榆条和柳条拧成的绳子、包皮线拧成的绳子,用拳头打,扇耳光,用脚踢、脚踩等等。那天晚上有三个大法弟子被他们用刑。一个姓赵的恶人骂骂咧咧地对我威胁。最后家人被迫交了2000元钱我才回到家里。回来后单位继续给我施加压力,停发了我的工资,至今只给一点生活费。

2002年十一前夕,由于邪恶的迫害使我流离失所一年多。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功友的帮助下,我才平安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