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发真象材料的小故事


【明慧网2004年1月4日】以前我总认为我们农村同修文化低,写文章的事有市里很多同修在做,根本不需要我们去做。我们该做的也只是发发资料,做些不干胶就可以了。平时很爱看明慧文章,每一篇都很好,法理悟的都很高,很透彻。在一次交流会过后,我想到每个人对自己认识的东西都应写出来,叫邪恶无空可钻,发挥整体力量,有能力做的都应尽力去做。这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

下面把我发资料过程中印象较深的事情整理几件,与同修交流。

(一)2000年秋天,我要到玉泉镇去打工(我从没去过玉泉)。正好手里有几百份资料、不干胶,我想这是师父安排去的,不管干完活能不能给工钱,能去上就行。因为得知玉泉那同修较少。又因为这时大部分同修都在看守所或劳教所,能出来发资料的只有我们三、四个人,发资料很是缺人手,所以这时候很是想念狱中同修。来到玉泉这里又是好事多磨,白天打工,晚上老板不让出去。因为这里治安很差,经常有歹徒袭击妇女,他们怕担责任。

都干四、五天活了,与我同去的还有其他二位同修,看着这些资料很是着急。于是我们帮老板家干起了做饭、扫院子等家务活。老板很是高兴,把大门、二门的钥匙给了我们,好方便我们做家务。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象出了笼的鸟,天不亮就“飞”了出去,传单、不干胶撒满了大街小巷。刚开始大面积发资料没经验,不懂互相照应,不一会就都走散了,只顾发也忘了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大部分资料又都在我这,那两位同修不一会就发完回去了。

这时,天已大亮,一抬头正是镇派出所门前,在这时期对派出所的牌子尤为敏感。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做的事是最正当的事。顷刻间,只看见派出所两边的楼非常高,而那邪恶的牌子非常渺小,与那楼房不相衬。发过楼房区,来到平房区,看见一条小胡同里都是大法资料,这些资料是头天晚上发的,上面还带着霜。见到这些资料如同见到了同修一样亲切。这资料冲淡了我的孤独感,我想现在这个时间里不知世界上有多少同修在做正法的事。想着想着脚步轻飘,手也麻利,行人也好象匆匆忙忙在有意躲着我,如入无人之境。最后发完只剩一支同修给的记号笔。“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又粗又红的字写在相隔不远的一个个白色电线杆上(至今还经常想起白色电线杆上的红字)。不知不觉来到了住处。两位同修正着急,问我都走到哪里。她们说你转了好大一个圈,能回住处这是法的威力。

(二)2002年夏,我们八位同修带二千多份大法资料,于下午三点出发,往返百余里路程,师父安排有序,同修个个正念十足。

我们分三路出发,到红星水库碰面,到齐后领路的同修说,前方还有二十几里路,这段路最难走,这时正是雨季,路上都是拉石头的大车压出的车辙,天黑得看不见路,只能看见路两边的树象两道墙,黑黑的一溜胡同。我走在前面叫着后面的同修,走路中间,别掉沟里,跟没跟上,听不见答应就得下来等着。虽然路途远,道难行,同修们正念十足。因为得知这大山里的众生见不到大法资料才来的,这里的众生需要我们。有的同修因走的慢,着急了。不巧自行车又坏一台,无奈只得一个带,一个拖着一台坏车。终于来到一亲属家,留下两同修,修车,其他人去发资料。

这个村子好大,狗也多,满村的狗都在叫,修车的两位同修已粘了两次轮胎,一打气又暴了,崩出好大一个口子,两同修更是着急。发资料同修已发完,等候在村口,一看胶水和皮子都剩下一小点,亲属一着急把白天穿的水靴拿来要我们剪皮子,我们说宁可把这车子扔在这也不能坏你的靴子呀,把剩下的皮子往坏处比一比正好分毫不差,原来这口子是照这块皮子崩的。“还着不着急?”“出来了就顺其自然好了!”其他同修也都笑了。师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连时间都安排的正好,我们只管用正念去做,我们不知道大农村睡觉晚,都看电视,要不是自行车坏,还不知惹得多少村庄沸沸扬扬的狗叫。我们回来的路上非常顺利,好象这一路上村庄的狗都吃了迷药睡过去了。早上五点左右我们都到家了,和先定的返回时间一点不差。

(三)2003年夏天,同修约我出去发资料。我们走时还是满天星星,到了亲属家就下起了雨,天黑黑的。这时快6点了,我们坐下来发正念,心里很平静,就象没下雨一样。发完正念我与同修走进村子一看:这村子真好,几乎每家的大门上面都有象门洞一样的屋檐,正好把资料放在檐下。

雨下大了,这场雨雷电特别多,正好闪电能给我俩照亮,从一家大门跑向另一家大门,就好象在串着雨空走,看看地上的水泡,雨下的不小,但我俩只是鞋子湿了。发了二、三个村子,雨停了,我们也发完了。又走了一段路,一辆出租车看见了我俩。当时正是12点左右,以为我们是上夜班的,送我们回去只收5元钱。我俩到家下车互相看了看都笑了,衣服也没淋湿,只是潮乎乎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