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明慧网2004年1月6日】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是被国家誉为“全国第一”的模范劳教所,什么第一呢?是迫害大法弟子第一。凡是送到这里来的大法弟子大多是在各个劳教所无法强迫放弃信仰的。这个邪恶势力的黑窝,用它的伪善粉饰出了一个“文明窗口”,这里那些头顶国徽,身着警装的警察实际上是一伙张口是脏话,伸手即打人的毫无人性的流氓。

为了达到江氏集团所要的所谓转化率,为了满足他们贪婪的利欲,恶警无所顾忌地实施着江泽民“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口号,对大法弟子进行着惨无人道的迫害。

高阳劳教所的后面有个西楼,玻璃上都糊着纸。新绑架来的大法弟子和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时不时被带进去,夜里经常听到惨叫声,具体情况怎样,谁也不清楚,那里与一切隔绝。而西楼拍出的一些照片,全是在造假,恶警杨大队把大法学员强行带出去,让大法学员按照他们的意思拍照,事实上他们是在掩盖他们的罪恶。

恶警怕所有人知道他们打人,经常晚上半夜人们睡熟时,悄悄进屋一拍大法弟子,叫醒后跟他们走。迫害完送回来让洗脸,怕别人看出血迹。到了天亮就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笑眯眯的、温声细语的对待这位被打的大法弟子,百般关怀,一到晚上他们就换上了地狱小鬼的面孔。他们打人从不叫别人看见,洗澡脱衣时别人才能看到恶警对大法弟子所犯的罪,但谁也不敢说,谁也不敢问。有一个普通犯人,一天夜里她无意中看到了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幕,从此后她被严加看管起来,出入都有人跟着,不让她“乱”讲话,让她与别人隔离。

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二十四小时都有人跟着,不管洗漱、上厕所、出工,还是出屋做操、打饭,走坐不离人。大法学员之间见面哪怕不说话,互相之间笑一笑或看一眼都不行,不是打就是骂。晚上睡觉恶警还叫犯人搬着小凳坐在床前守着,睡觉的姿势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就说你练功,紧接着就出去告诉值大班的进屋就打。

有的大法弟子在大礼堂看节目时,站起来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周围的犯人捂住嘴按在地上,被一帮恶警过来拖出去,拖到哪里,怎么样了,谁心里都清楚。表面上的假文明掩盖不了它背后的血雨腥风!

到期释放的大法弟子,他们都要仔细的搜,就剩内裤没搜,他们怕什么呢?邪恶最怕曝光。

“非典”期间,他们白天打完大法弟子,晚上跪在大法师父法像前,又烧香又磕头,一个劲的念叨:不是我们要干的,是上边的意思,我们也没办法。有的队长还偷偷叫普教犯人给他们解噩梦。“非典”一过 ,他们又邪气高涨,手辣心黑起来。

每次上面来检查,如果是突然来的,正赶上开饭,他们就赶快叫人把饭菜端到洗涮间,等检查的人走了以后再开饭。如果今天来的是采访宣传高阳劳教所的,那么就开始拍节目,犯人唱歌,做游戏,扭秧歌。还弄一帮刑事犯人拿着笔,假装法轮功学员,坐在大教室里上课、学习,讲的都是污蔑大法,辱骂师父的谎言。看上去演的戏丰富多采,实际上全是骗人的谎言。有一个学员,劳教所一直没让她回家,结果摄象机拍的这出戏却说这位学员早就回了家,又来劳教所看望队长们,并感谢政府,让她一家团聚了,也上了班,挣了钱之类的等等,反正是胡说八道。对于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恶警东藏西放,生怕她们讲出真象,揭穿他们的谎言。到中午开饭的时候,菜里放上一点肉,让学员端上来拍几个镜头。说实在的,那里的饭菜差劲透了,逼着法轮功学员干非常重的体力活,给吃的菜不拣也不洗,还没几根,基本上全是汤,汤里还时不时的出现死苍蝇。楼里打扫卫生用的一切所需品,包括每个班里喝水用的暖瓶,都得学员自己掏钱买。学员家里来探望所带的一切东西都要翻个够,吃的一律不准拿,留下的东西楼里值大班的就私分了。

如果法轮功学员出去劳动回来,正赶上检查,就不让回院,在外面把手里的劳动工具全部藏起来。

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的,他们就找一些“理由”加期不放人。

从别的劳教所转送来的大法弟子第一晚上就开始对他们动大刑。

有一个叫楠冰玉的女大法弟子,六十多岁,被他们打的满嘴牙齿都掉了,最后被迫害得神智不清,一直卧床起不来,恶警也不放人。

四楼有个女大法弟子(名字不详),已经被迫害疯了,恶警把她隔离了,这位大法弟子还遭到电击和拳打脚踢。

有个叫刘晓文的女大法弟子被放到洗脑班迫害被迫妥协后,重新严正声明坚修大法,恶警就让她干男人都干不行的重体力活,最后还是没动摇了她的意志。

大法弟子刘桂花被迫妥协后,极度痛苦,重新严正声明坚修大法后,遭受了更加残忍严酷的迫害,但她依然坚定修炼的立场。

女大法弟子王亚萍,无论邪恶怎么迫害,电脚心,倒水电,晚上绑到臭水沟喂大黑蚊子,不让睡觉,坐着不让动,罚站,她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现在胃已被灌坏,仍坚持信念。

女大法弟子陈洪平被送进高阳已奄奄一息(被当地派出所迫害的,据说她的亲哥哥已被迫害致死),按理说她这种情况劳教所是不能接收的,但当地派出所给了高阳劳教所许多钱,高阳劳教所不顾她的生命安危,丧尽天良的收下了她,陈洪平被打的内脏碎裂,不能吃不能喝,恶警们假善的用滴管喂她,最后陈洪平总是吐血,出入还得人抱人背,生活不能自理。后来,有一天脚腿失去知觉,经针灸,一只腿拐了。就这样恶人仍逼她放弃信仰,班长(普教)不让任何人扶她、管她,陈洪萍只能扶着墙和门一步一挪的去厕所。还欺侮她,不让班里人和她讲话,她经常被提出去谈话。陈洪平越来越消瘦,最后吃不进东西被送进医院。直到她被迫害致死,仍没放弃对大法的信,对师父的信,死时才三十一岁。

女大法弟子李桂荣,张家口市宣化人,第一次被判刑劳教三年,到期回家四个月后,又被当地邪恶之徒绑架到宣化看守所,关了一段时间后, 又被二次送往高阳劳教所。这次李桂荣坚信法轮大法,于2003年年初做出声明,高阳恶警赵艳平,沽源人氏,对李桂荣拳打脚踢,又把她叫到她的屋子,叫两个普教按着,用电棍电击。

女大法弟子肖嫦英,因坚修大法,高阳劳教所的恶警对她百般折磨。

女大法弟子刘淑琴,四十一岁,赤城人,第一次判劳教三年被送往高阳劳教所,被迫害得双眼几近失明,出狱后,仍坚修大法,没多长时间再次被当地恶人从家中绑架,送到高阳劳教所,恶警对她又实行了无人道的高压迫害。

有个姓韩的女大法弟子,因坚修大法绝食抗议,被迫害长达十一个月, 恶警把她绑在铁栏杆上电她,关小号,见转化不了她,就派一名极恶的吸毒犯赵利君看管她。这个人因为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一只胳膊废了,可是她还是执迷不悟,口里喊着宁可另一只胳膊废了也要把韩姐整转化。她每天把煮熟的稀饭往韩姐的裤子里倒,不准擦,也不准换,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还往韩姐的脸上乱写乱画,写的全是攻击大法和师父的话。恶警见还转化不了她 ,把她调到四楼。四楼全是普教,白天出工了没人,恶徒更加变本加厉的迫害她。这些恶警指使恶人往韩姐的嘴里塞带血的卫生巾,让她用尿刷牙。韩姐被打的浑身全是伤,就连那些不练功的普通犯人都看不下去了,说:“这些人连一点人性都没了。”现在韩姐已经瘦的不成样了。

女大法弟子李文萍是被强行二次送往高阳劳教所的,她曾被评为全国的模范,深受职工的爱戴。2003年4月的一天,楼道里又在不停的广播污蔑大法的东西,李文萍忍无可忍,站在二楼窗前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响彻整个劳教所。恶警们慌了手脚,把她连拉带拖的拉到她们的住宿,把她铐在床边,用电棍电她,朝她脸上猛踢猛打,最后把她弄到西楼严管组进行迫害。白天晚上不让睡觉,也不让去厕所。她们轮番上阵,把李文萍折磨到神志不清的地步,也不停手。

高阳劳教所西楼劫持的男大法弟子,有的长期绝食,身体不能动,恶警们就用那些吸毒犯来整治大法弟子,两个人强行把人拉到院子里拖着猛跑。后来发展到白天明目张胆的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把男大法学员带到后边的菜地里,肆无忌惮的进行迫害。

以上仅是我所见的高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点滴,其实罪恶太多了,恶警们还在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