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教唆犯人施暴


【明慧网2004年1月6日】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犯人在恶警指使下毒打大法弟子

2003年5月31日,在河北省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在三大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梁树明、殷荣志、张玉明、王宝山被送到六大队禁闭。恶警把他们四肢铐在床的四角,绷在床上。六大队小号室(禁闭室)的劳教人员黄永新发疯般的折磨这四人,连踢带打,胡蹬乱踹的声音和被打人撕心裂肺的痛苦叫声此起彼伏……。黄永新窜到床上,对着大法弟子殷志荣的四肢、胸部、下身乱踹,口里还说着:“让你炼!我让你炼!还炼不?这就叫拿麻,免费的!”痛苦的惨叫声越大,黄就越使劲地折腾人,无所顾忌。

当时殷荣志有严重的疥疮,手上、腿上、腰、腹部到处都是,特别是臀部更为严重。身体虚弱,呼吸困难。殷荣志对黄讲:请不要这样对待我们。黄说:这算什么,这点就受不了了?他接着还是踢面部,踢胸膛,脚踏在阴部说着下流话。殷荣志呼吸困难,嗓子里有痰要吐,黄拿起一把又脏又湿的墩布堵在殷荣志的嘴上盖住了满脸,熏得殷荣志阵阵呕吐。受恶警指使的犯人黄永新还不时将殷荣志等四人的手臂扭劲反扣绷在床上,使他们的腿阵阵抽筋,心脏阵阵紧缩痛如刀绞。四肢一动不能动,依然被黄踢、踹、“拿麻”。

经过这样三天的折磨,王宝山行走异常困难,不能下蹲。梁树明右手臂严重受伤痛苦难忍。张玉明心脏难受。殷荣志极度虚弱,疥疮溃烂得不成样子,卫生纸垫五六层还是浸透了裤子。

2003年8月1日,荷花坑劳教所里成立了所谓“专管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9月1日8点半左右,按专管队队长王某的安排,该队黄永新以谈话名义把殷志荣叫到禁闭室,命令殷志荣念有关惩治法轮功的“规定”。殷志荣拒绝念。黄和另外两个劳教人员丰连新、宋健海象受了什么刺激一样,上来对殷志荣拳脚相加猛踢猛打,前胸后背成了他们三人的活靶子。接着将殷志荣两臂反拧上提大力加压他的手腕,推压靠墙,将他的头向墙上撞击。拳脚还不断地踢打着,嘴里还喊着:“这里就这样儿!我们也没打你。”黄回头看看另两名没动手的劳教犯李志明、张风明,大言不惭地说:“你们谁看见打他了?”殷志荣跟他们讲道理,劝他们不要这样,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更加残暴,用脚、膝盖、肘不断的踢、顶、打、磕。殷志荣的头部、背、大腿等全身各处都长时间的承受着他们三人的魔性蹂躏,殷志荣瘫坐地上。他们仨还是不依不饶,轮番用手臂扣绕住他的下颚、脖子处,玩起“拔葱头”、“拧萝卜”,疯狂旋动他头部,还用手拉起双脚,这边扣住头,悬空很高后突然松手“砸夯”,殷志荣的尾椎与头部被生硬地砸着地面。接着他们仨在殷志荣站立不住的情况下,还用尖木头顶住肛门处突然松开,让殷志荣顺势往下坐,他们看着殷志荣的痛苦表情在一旁狂笑。同时多次将他推拉起来,靠着墙顺势下滑做自由落体,让膝盖频频重撞地面。

后来打手们又想起一招儿,用笤帚苗扎殷的眼、嘴,顺着耳孔、鼻孔往里扎,还用脏兮兮的笤帚把抽打脸,用脚你推我搡地轮番踢动他的头、臂膀,还不过瘾,又把殷志荣拽着东摇西晃,前倾后倒……。

这就是在劳教所,在恶警的授意指使劳教犯人对坚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进行的所谓“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