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能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4年1月8日】如果我们都能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按师父的法去做,邪恶势力真的就动不了你。

今天,我把自己曾亲身经历的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同见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真的就能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真的就能破除邪恶的迫害

2002年2月24日,我借与亲属去乡下串门的机会向邻近的村屯发放真象资料。由于时间较长,被恶人举报,而后被恶警劫持到乡派出所非法审问。我正念正视恶警,并善意地向他们讲真象,不正面回答他们追问的资料的来源,拒绝告诉他们姓名、住址。他们在对我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把难发向了同和我发资料的不炼功的常人亲属(15岁男孩),对他大发淫威,威胁恐吓……在这种情况下,以报姓名换取男孩自由回家为条件,将男孩释放回家,我则被送回当地派出所。乡派出所联合管片警察随即抄了我的家。由于当时我心念纯正,求师父帮助,恶警费了半天力一无所获。气急败坏的恶警非法将我送进了拘留所,5天后又将我非法转入一看守所。非法提审我,因我发了大量资料,他们给我定了严重罪名。我不承认,拒不签字。他们扬言要判我重刑。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是大法弟子。

一看的规矩是背监规,穿马甲,码坐。我一进屋,有人告诉我要背监规,不背去罚站。我心念已定,不背,我是大法弟子,坚决不背。结果只站了半个小时就回去了,一连几天都没背。几天后调监,当我看到我们学员穿马甲,背监规,心里很难受,我找机会与她们切磋。我们齐心正念,都不配合,按师父的大法去做。“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由于长期关押,学法不深,环境恶劣,只有一位同修与我认识相同,坚决抵制邪恶(她也奇迹般地无条件释放了,其他人有被非法判刑的,有被非法劳教的)。调监后的第一天上午,刚坐下,坐班的犯人头就让我背监规。我说不背,我不是犯人。立刻上来一个年轻的刑事犯一把将我拽倒地,衣服也被拽坏了。我当时义正辞严地对他们说:“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背的,如果我不学大法,我早死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叫人重德行善。监规是给犯人定的,我们是修炼人,学的是最高佛法,在做好人,怎么能念监规呢?这是给大法抹黑,我坚决不念,不就是一死吗?我不会把自己当犯人。”我当时流下了热泪。犯人头小心地劝我说:就念二句就行,她们(指其他学员)都念了。我说一句也不念。一看我如此坚决,她们让我回来坐着。从此,与我认识做法相同的另一同修也一切都抵制。我们还利用可用时机向刑事犯洪法,讲真象,揭露邪恶,唤醒她们的良知、善念。

在每天大家码坐时,我看到咱们功友和犯人一样姿势码坐时,我心里非常不舒服,心想怎么能和犯人常人一样的姿势呢,和常人一样那还是修炼人吗?真给大法弟子抹黑!我没有按着他们的姿势坐,我自己单盘、双盘、背法、发正念,犯人头看着我也不敢说,有时急了来搬我的腿,可我还这样。她没办法,向狱警报告。我不怕,正视他,他问我为什么不穿马甲、码坐。我说:我没犯法。狱警骂了一句,灰溜溜地走了。后来,功友们也都脱下了马甲。

我体会,如果我们都能按师父的法去修去做,邪恶真的动不了你,在我自己做得好时,师父的法回响在脑海中,梦中师父还鼓励我。

在我利用一切时间背法、发正念、抵制邪恶的要求的正念之下,突然身体出现了严重不适,不能吃东西,几天后坐着都困难。这时爱人来看我,我当场瘫倒在地(狱医警都在场),全身抽动,手抽筋,很长时间才过来。从那以后头晕、呕吐、后脑疼痛,且日渐严重。这样他们把我送到医院,做CT。检查结果是脑梗,供血不全,植物神经紊乱,住院治疗。当晚,一看所长、狱医、公安局有关人员同时来到病房,办理手续,无条件释放。

我深刻地体会到,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保护我,加持我,闯出了魔窟,邪恶叫嚣的要判3-4年刑,最终在大法中在师父的加持,在我自己强大正念正行下彻底破产。现如今我无病一身轻(一点药也没用),健康充满生命活力,根本不是人们想象的脑血栓病人。这就是大法修炼的神奇与超常,在我实修中的真实体现。

同修们,在正法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真的无所不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