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走出险境

【明慧网2003年12月29日】在2003年7月15日下午5点半,在家做饭时有人敲门,叫我,在我开里层门时,从门镜向外看,外面是一个女的,是街道闫XX。门一开进来三个恶警,都高兴的进来了,自己介绍说是派出所的。因为以前来过,叫门没给开,这回他找街道人来给叫门。恶警进屋后,我让他们坐下,和他们讲真相,听了一会就跟我要大法书和炼功带。我说没有,恶警说你不拿出来,我们自己翻,说着恶警动手就翻。一个姓汪的警察50岁左右,专门对我儿子电脑下功夫,问上网没。我儿子说,你找吧,看有没有。电脑上、下、左、右、床下都翻个遍,什么也没有找到。最后,找出了几本真相小册子。姓马恶警的一边翻一边诽谤大法和师父,我叫他住口,不许说我师父。我说你们大案不管来管我们,姓闫的恶警说大案有人管,我们就管你们。这时,我目光正视他眼睛发正念,打乱他们的思维,立即坐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保护大法书和资料。

恶警翻完后,大法书和炼功带没找到,我悟到是师父的保护,他们才没找到。我发正念时恶警们都慌了,我说他们执法犯法,都不吱声。姓汪的恶警问我儿子,你妈都跟谁联系,我儿子抵制他们,我儿子说你们抄家是犯法的。马恶警说我儿子,你愿哪告哪告去,你再态度不好把你也带走,恶警不讲理。这时,叫我跟他们走,我说我没犯法为什么跟你们走,我不走,他们打手机叫来四个警察,这四个警察进屋后啥也没说,在窗台那往外看了看。这时恶警马、闫上前拽我胳膊带我走,我一下摔在地上,不能动了,没有人性的恶警就这样也不放过,把我抬下楼送进车里,开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留下一人监视我,剩下都吃饭去了。他们边吃边开会,研究把我怎么办,吃完饭决定送市看守所。到看守所,车刚停,医生打开车门检查身体,检查完到一边告诉恶警小声说,心脏有病。第二天早晨,医生和女警又来给我检查身体,问我以前有什么病。我给她们讲炼功受益,法轮大法好,听完她们都走了。同屋的犯人对大法一点儿也不了解,对我很害怕,我悟到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告诉她们自焚和杀人全是造的假,不要听新闻宣传欺骗老百姓。自焚的不是炼功人,法轮功不许杀生、也不许自杀,电视里演的是为让老百姓仇视法轮功,是栽赃陷害。

每天警察路过门口我都把他们叫住对她们讲真相,她们说我们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绝食抗议迫害,她们都劝我吃饭,我说我在家做饭也没干坏事,硬把我抬来迫害我,你们都说法轮大法好我就吃,她们都笑了,说:你不是在逼我们吗?是派出所把你送来的,放你我们又没有权。

第七天浑身难受,心脏跳动特快,她们去叫医生,我不知怎么睡着了,等医生来时检查身体没事了。我悟到是我冒出了人心,结果七天没走出来。心又生一念: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的使命没完成,我来世上是助师正法的。

到了半个月,派出所来人说:接你回派出所,我就往外走,身体很虚弱,走走停停。上警车时闫恶警说:送你去马三家教养。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一路上发正念,讲真相。到了教养院检查身体,医院大夫对恶警说:告诉你们不要往这送你们还送,下回再送我们不接待。当时我对医生说:你这个年轻人一定有福报。大夫又说这体温计120元一支,打坏了派出所拿钱。派出所怕拿钱按着我的胳膊。又到一个屋里是个青年女大夫,我告诉她:心里记住法轮大法好,她笑了。检查完身体到了马三家教养院,那里负责人看了身体检验单说:有病我们不收。恶警闫XX气坏了,回车后发牢骚说:昨天打电话还说有口气就要,今天就不要。

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在保护我。回到派出所汪恶警一看气够呛,说:好不容易弄个名额还不要!在派出所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们让我儿子去接我。恶警在写好的保证书上叫我儿子签字,保证我啥时叫啥时到。我心想:我才不听它的呢!只接受师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都不要,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

回家后他们派人监视我,我都不怕,照样走出去证实法,因为我们是做最正的事,是在救度世人,我们走正的时候没有闯不过去的关,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时刻都在呵护着我们。

通过这次魔难,我悟到要抓住一切机会揭露邪恶,洪扬大法,救度世人。今后我会更加努力精进,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走正未来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