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揭露和规劝那些贪图名利而出卖良知参与迫害的恶人

兼谈每走一步的关键是坚信师父

【明慧网2004年1月8日】师父批注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以来,大陆各地同修纷纷行动起来,利用各种方式揭露当地的恶人恶行,觉得同修在明慧网发表的“对《向当地民众揭露邪恶》再认识”悟的很好,我也认同“这是正法在世间的转折点”,是对邪恶最有力、最致命的一击,也是对大陆同修整体提高、整体协调有了更高的要求,是对大陆每个弟子考验和提高的机会。助师正法救众生,是我们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江××株连九族政策的胁迫下,恶人们以保住自己的饭碗、职位、名誉为借口,对无辜的学员残酷迫害,他以为江××让干的就可以违法违纪不受追究,把迫害大法弟子作为向上爬的政治资本。有人得到江××的一点“奖赏”,表现就更加没理性,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佛法制约一切,善恶有报是天理。一旦正义之剑高悬,大法弟子都来揭露他们违反良心、道义、触犯刑律的恶行时,一旦触及到他们的前途、命运等根本问题时,他们就蔫了。

做了恶的人内心是非常胆怯的。我1999年12月依法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地方后,在拘留所,恶警用警棍打了我一顿,几天后,我对此恶警开玩笑说:“你打了我一顿警棍,我出去后一定到饭店请请你。”那恶警竟变脸失色慌忙说:“俺也不愿意打你,是上边让打的……”并接二连三地向我解释。又如因我妻子(也是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后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我去610办公室要求释放,给市610打电话说:“我在市委门口,没带身份证,你出来接我一下。”610的人竟然说他不在办公室,我打的是610办公室的电话,慌的他不知说什么好了。可见他们理亏心虚,他们知道再怎么说打人也是违法违纪,说江××让干的,既没文件也没其它证据,到时候谁做的坏事谁当,逃不了干系。

有的恶警,大法书他一本不少(非法抄家来的),新经文也有,但是他是为了怎么迫害大法、怎么迫害大法弟子而“研究”对策,他真象光盘也不缺,可他就是贪图在运动中得到升官机会、抱着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变异心理跟着江××跑,把良心、道义抛在一边,讲真象触及不到他痛处他就无动于衷,他以为他做的坏事没几个人知道,甚至还用谎言掩盖,世人也不知道真象,还真以为他是“春风化雨”呢。

讲外地迫害大法弟子真象,触及不到本地作恶者的切身利益,所以,我们要立足于尽量在本地讲本地的真象。

每一次整体协调揭露当地邪恶,做的好就能打到邪恶的致命处,把他们的恶行一件件、一桩桩地进行曝光,并记录在法网恢恢网站上(恶人最怕拉清单),以备条件成熟时将其送上正义的法庭。民众也会被他们丧失道义、良心、违犯法律的无耻恶行所激怒,万夫所指。确实就象一同修的文章所讲,他们的上级会因为他太歹毒而不敢重用,同僚会对他侧目而不齿,下级则会对其心存二意而敷衍,亲友子女为其恶行而失颜面。

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我们揭露邪恶触及到了他们的根本利益,他们就慌了,疯狂不起来了。海外大法弟子对温家宝访美的表现,也是对这些恶人的致命打击:这说明法轮功不是反党,也不是反政府,江××既不代表党也不代表政府,他们感到所依赖的江氏流氓集团也不是铁打的江山了。有些恶人的亲友已经主动劝其停止作恶。在揭露他们的恶行时,根本就不能有怕他们报复的心,而是要有坚决清除邪恶物质的坚强意志(具体做事必须理智,符合常理)。作恶者敢来找你吗?他不来找你你还要找他呢。单就他们私设公堂、打人、抄家、私吞罚款、非法罚款等罪行,就可以将他们告上法庭。他们也知道自己没理,常常用谁谁指使的做掩盖,其实一点用处也没有,既拿不出证据,到时候又会因为邪恶的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会为其作证或者给他撑腰,都想法保护自己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犯,其个人恶行推脱不了受自己败坏思想道德所左右干下坏事的责任。同样的政策,人家那么多地区怎么就没有非法打人、罚款、抄家呢?同一个县那么多的乡,怎么就没有残酷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呢?管这事的公安局里面怎么就有那么多人没有动手打人呢?首恶江××有他不可推卸的责任,谁的上级指使的由谁的上级负责,但是自己干的,要自己负责。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一正压百邪,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提高了对师父“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评注的认识,就会减少怕心,增强窒息邪恶的决心,就会更加协调一致,就会形成一个正的场,邪恶就会面临灭顶之灾。因为“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正念正行,邪恶就无处可逃。

现在,正念强、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邪恶反而怕他们。大陆某地的派出所恶警到大法弟子家里非法取学员的指纹、写简历(取笔迹)等,配合他们要求做的,反而被收30元手续费,而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家里,恶人根本没敢上门。某乡大法弟子对非法来家取指纹的公安人员当面谴责他们以前的非法抄家行为,行恶者一失往日的骄横,自知理亏,嘟囔着:“是上边让干的,是江××让干的”,边说边走,顾不得什么指纹笔迹了。我们自己没有了怕心、正念强,恶人就恶不起来了。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修去我们做的不纯,在参加大法工作中,我们需要修去的东西都会暴露出来。工作每向前艰难地推进一步,都需要努力提高我们的心性,去掉一些不纯。每一次遇到障碍,不能总认为自己这个方面没修好、那个方面有执著心或受过挫折、文化低等等,就振作不起来,这样的话,另外空间的烂鬼才高兴,你总不能等到执著心也去完了,心性也提高了,认为各方面达到自己定的标准了,再去投入大法工作吧?那时也许正法进程又到了新的阶段了。放下一切,首先投入到师父要我们做的事情当中去。

在注意安全的情况下,加强学员之间的交流和切磋,对于当前要做的事达到一定的共识、跟上正法进程是很必要的。一个地区的学员要形成一个整体,能够按实际情况各尽其能,有机的协调一致,力量会非常巨大,能使当地大法工作不断地向前推进。会尽快将邪恶的整体分化瓦解。我们既不能一提安全问题就象干“地下工作”一样,互不来往,或者以“单线联系”为由,而不敢切磋交流,人为的分割成条条块块,阻碍了形成整体(大道无形有整体,应该智慧地连成一体);又不能形势稍微好转,就起欢喜心,忘乎所以,没有了整体观念,以至于漏洞百出,给邪恶以可钻的空子。以往的教训多数是在工作顺利的时候出事。

我们既要共同提高行动起来,也不能偏激(单个做大法工作也不是错,但是溶入整体中,随机而行,作用会更好)。其他地方大法弟子的经验教训,我们也必须记取,犯同样的错误就是不理智;更不能用安全来掩盖怕心,既然安全和怕心是两个概念,那么走极端、求绝对安全,大法工作还怎么做呢?首先,大法是第一位的,大法工作必须做好,考虑安全是为更好地做好大法工作,而不是用减少或者不做大法工作来保“安全”。怎样才安全?只有正念正行才安全,只有全面无漏地铲除邪恶才能安全,只有让世人觉醒、明白真象才能安全。我们不应该再存有被动受迫害的思想,而是应该主动地奋起震慑邪恶。对于当前的大法工作,都要拿出自己的好办法去圆容他。

目前,邪恶洗脑班还在办,劳教所、监狱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还在遭受摧残,邪恶还在垂死挣扎。应该认识到放纵邪恶就是对善良的犯罪,早一天劝作恶者改恶从善,就会使无数更多的生命得救。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将其恶行公布于众,警醒那些受蒙蔽的恶人停止作恶,承担责任,挽回损失,作出自己正确的选择,也是对他们的挽救与慈悲,促使那些一般的被迫参与者,不作伤天害理的事,摆好自己的位置。

以上所悟,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