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修误解伤害时也要善


【明慧网2004年1月9日】在复杂艰难的被迫害的环境中,一个人在修炼中被同修误解、冤枉甚至受到一些伤害是可能发生的,特别是在中国大陆邪恶迫害这种形势下。例如:你和同修在一起做证实大法的事,邪恶不掌握你的情况,但由于同修把你说出去了,因而你被劫持、抄家、判刑,这时你还能用平常心对待那个同修吗?又如:你堂堂正正闯出魔窟,但有人却说你是被邪恶收买,放出来替警察做事的,昔日的同修都用戒备、防范的心对待你,这时你的心能不能守得住、是否知道应该如何去做;再比如:你做了一件证实大法的事,需要同修的帮助和配合,但又不能把详情告诉所有相关的同修,有人就猜疑甚至造谣,使一些原来支持的同修也动摇了,不理解了。或者,你自己的工作小组很注意安全问题,但其他同修因为考虑问题不周到、或者有执著心,把你们精心维护的工作条件破坏了、造成了损失。遇到这些情况的时候,如果在法上没有清醒、理智的认识,没有修炼人包容的心态是做不好的,稍有不慎就会上旧势力的圈套,就会激化矛盾,在同修间形成间隔,甚至在心里系上结。

每个人修炼的路是不同的,我就是在经历同修错对自己的风风雨雨中走过来的。

我三次被邪恶非法关押都与同修把我说出去有关,闯出魔窟后同修错对自己的事情也一直不断。但我都没有怨恨,没有用常人心来对待,就象没有发生过这些事一样来对待那些错对我的同修。

例如:一位同修和我一起进京,我回来了,单位不掌握我进京的情况,但那个同修被抓说出了我,由此我被拘留近2个月。周围的同修都指责他的行为,都不愿与他联系,我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找到他,让他千万别生自责、内疚的心理,千万别趴下。他看我乐呵呵地待他,心里没有一丝的怨恨,只为他着想,他哭了,紧紧握着我的手,告诉我他一定会坚修到底。

另外两个同修我也是这样对待的,我知道我们是在修炼,不是在干常人的什么事,我有什么不能宽容的呢?

闯出魔窟后,我们几位同修集中力量发放真象资料,做的很大。很快有人传出说我是“被警察放出来做事的”、“是特务会出卖同修”等等。当我善意找她谈谈的想法被拒绝后,我只能通过同修转达意见。她当时对这件事的反应很大,风波持续了8、9个月,波及的范围也很大,我仍然善待她,我想她修的好的一面,看她现在有为法负责的一面,但我也看到了自己应该清除背后邪恶因素干扰的一面,最后那个同修也真的知道是自己搞错了,张冠李戴了,可痛心的是她又被邪恶抓进魔窟迫害了。

还有一些这样的例子,有的还很尖锐,但我不想过多地举例子了,风风雨雨地都走过来了,我心里一直都没有怨恨过他们。回顾这段修炼过程,我自己的感受和体悟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是向内找自己,这是最重要的。在遇到问题时特别是别人错对自己的时候还要找自己的不足,这是很苦、很难的,然而这却是必需的,大法弟子修炼的显著特点就是遇到事情向内找(旧宇宙生命的最大弱点是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当遇到这类事情时,我首先是看看自己是否错对别人,或者是否有与之相关的执著心,如求名心、求完美心、不愿意让别人说自己等。从法中我们知道,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事情针对你出现了,一定有你要修的东西。深深地扎下这个根,向内心深处去找,一定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其次,是宽容对方。对方可能由于某种执著心的驱使,对你很过分,很尖刻,你必须用祥和的心态对待,决不可陷入常人的争执,那样就会扯不断、理还乱,更不可反其道而行之。当然在修炼过程中很难把握好。但是有一点应该是清醒的,就是当别人说你是特务、说你在破坏大法,你自己对你自己的所为要十分清醒,能在法上分清对错,这样你就是理智的,不会被情牵着走,甚至你会从其津津乐道地说你的不好中,哪怕她都是错的,你都会从中看到她有为法负责的闪光点,你包容、宽容的心就会出来,看到她只是某一方面的执著心,允许人家慢慢去修,也相信人家会修好。

第三,就是清除旧势力在背后的干扰破坏。其实表面上的事情往往都是背后的因素在起作用。修炼人离开了法,或产生了执著心,旧势力的黑手就在利用和扩大。清除背后的邪恶并不意味着对该同修如何,清除的恰恰是黑手在同修间形成的间隔。背后的因素清除了,这个表面空间的情形就发生变化了。

错对自己的同修,也处在修炼过程中,决不可轻易给其下结论。我在劳教所一年中曾有13位其它劳教所的被称为犹大的邪悟者,轮番做我的转化工作。有的反复做多次。他们当时说的话很邪恶,我当时也痛斥过他们,现在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又重新走入修炼,有的修的还很好。我认识一位在劳教所里当队长的邪悟者,当时干了很多坏事,全市很多同修都知道她,有的同修说起她就咬牙。可在一次交谈中,她醒悟了,望着师父的法像她大声地哭着,痛悔地喊着:“我错了,我都干了些什么呀!师父,您还能管我吗?!”“能管,师父慈悲,师父一定能管你,”我也哭了。我和她一起学法,给她提供真象资料,两年过去了,她真的修得挺精进。

叛徒、犹大的行为是可恶、罪恶的,但我们常人的心不可太重。很多当时在压力下走入邪悟、干了坏事,并被同修冠以叛徒、犹大、破坏大法、不是修炼人,甚至称之为邪恶的人,后来回到自由环境中都明白过来了,现在都在大法中修炼。我们不能以人家在魔难当中的某一表现来下结论,要全面看,要看最终。那些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的人,自有宇宙的法则处理他们,我们不应该用人心去气恨,因为法轮大法要我们修的是纯善,这是大法对我们的纯净度的要求。

师父说:“他今天没做好,你旧势力不是还在迫害吗?我叫他明天再做,一定叫他(她)们做好!(鼓掌)实践证明,不是大法弟子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清醒、做得越来越好了吗?越来越坚定了吗?!(鼓掌)你最后真的能坚定下来,你以前做的那一切那只能是修炼过程中的表现了。实际就是那样。”(《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修炼弟子真能象师父法中要求的那样,用熔化钢铁般的善心去对待一切,就不会出现错对同修的事了,即使出现了同修错对自己的事,也会很好地化解。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