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宽容同修的背后


【明慧网2003年9月14日】我与同修A生活在一起已经两个多月了,在这两个多月当中,真可谓两个人矛盾不断,我们两个人也都向内找,可总也完不了的感觉,把我们弄得很苦很累,以至于别的同修经常也会关心地问问我们俩,是不是好着呢?

我总觉得同修A的言行不象个修炼人,我也经常向他提出我的看法,希望他注意一些问题,向他提起我与同修B生活在一起时,他多么善良,拘小节等等,还觉得自己是在法上。当然这个过程也暴露了我的一些心,可我总有种被动的感觉。

记得师尊说:“可是黑气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个空间当中有那么一个灵体,是它发出的这个场。所以有人说排呀,泄呀。你排去吧!不一会儿,它又产生了,有的力量大,刚被排出去又拽回来了,自己能收回来,干治治不好。”(《转法轮》P251)有一次,交流一个问题时,同修A说:我们都做到善对恶警,为什么对同修的很多事却不能宽容对待。让我也想了一想,是啊!为什么呢?我知道自己有观念,有执著,可我一直在去啊!

直到有一次的交流,当我说到同修间应该怎样怎样,应该怎样怎样时,想起了师尊说过:“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走向圆满》)从脑中闪出,我豁然明白,这就是我的执著所在——向往同修间多么美好、祥和、善良、相互关心。当然修炼人之间是要这样的,可我有这个根本执著,所以同样的话,基点不一样,那结果差之千里,是话的内涵带出的东西不一样,我是在维护这些向往为基点谈的,效果自然不好。

师尊说:“其实怎么能一样?做的工作不一样,尽职尽责程度也不一样。我们这个宇宙还有个理,叫不失不得,得就得失。常人中讲不劳不得,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付出的多,就应该多得。”(《转法轮》P243)大法弟子精进程度不一样,生命特点不同,修得的果位不同,有人就能做到,有人是慢慢做到,怎么还不行呢?大家只要明白共同精进,相互鼓励,不就很好吗?当我放下这些心,和同修A谈出我的看法时,他也明白了。这时我对师尊所说的:“你只能用我的原话讲,加上老师是怎么讲的,书上是怎么写的,只能这样去谈。为什么呢,因为你这样一说,就带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你不能用你知道的事情当成法轮大法来传,否则你传的就不是法轮大法,你等于破坏我们法轮大法。你按照你的想法,按照你的思想去讲,那不是法,不能够度人,也不能够起到任何作用,所以谁也讲不了这个法。”(《转法轮》P122)有了更深的领悟。

在写这篇心得体会时,写的过程中,自己还在不断领会,身体在扩大,在升华,建议同修把自己修炼中的感受写出来。下面让我们用师尊的话共勉:“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容法》)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