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害死刘成军的魔窟(图)

【明慧网2004年1月9日】明慧网2003年10月26日头条以“吉林监狱百余大法弟子多在绝食 情况紧急 刘成军生命垂危”为题,紧急报道了当时吉林监狱非法关押的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多数在绝食抗议残酷迫害,情况紧急,其中长春电视插播者刘成军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消息。

自此,吉林监狱中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各国的法轮功学员也纷纷发起声援和营救活动,呼吁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停止迫害。一些人权组织伸出援手,其中“瑞士基督教反酷刑组织”11月7日致信胡锦涛、吉林省公安厅长赵永吉(译音)及中国驻伯尔尼大使馆,“强烈呼吁吉林省公安厅长立即着手调查吉林省监狱和长春公安医院的情况,采取必要措施有效地保护被关押的人不再受狱警的非法酷刑。”


刘成军2002年3月被捕后受酷刑,当时已无力保持自然坐姿(中新网2002年4月1日图片)

然而,发生在吉林监狱的残酷迫害并没有停止。时隔仅仅一个月,2003年11月26日,年仅32岁的刘成军在经历了一年九个月的牢狱折磨后离开了人世。当天,吉林监狱纠集大批警察,不顾家属反对,未经尸检,于中午11点强行火化遗体。有目击者发现刘成军的鼻孔、耳朵、大腿等处有血液流出。

刘成军为揭开江氏犯罪集团刻意营造和竭力维持的谎言,被残酷迫害致死,这是江氏罪恶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又一血债,直接行使迫害的吉林监狱也逃脱不了罪责。


上图:吉林省吉林监狱,位于吉林市,由长春去吉林市刚出高速公路进吉林的位置。

吉林省吉林监狱(俗称吉林二监),位于吉林市。这里关押着被非法判刑数年至十几年的吉林省法轮功男学员。刘成军及参与“3-05长春电视插播”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男学员雷明、梁振兴等也被关押于此,遭受非人折磨。据来自吉林的消息,至2003年10月,这里关押着法轮功学员100余人。

吉林省吉林监狱在具体实施江XX“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杀无赦”,“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中,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其手段阴毒凶狠,令人惨不忍睹。

1.“小号”、“严管”加“死刑床”毒刑,关节被拉散,痛苦至极

在吉林监狱有一种酷刑,把人的四肢分别用铁链锁紧,然后拉起来,使身体悬空,大约三四天,有的更长时间。受刑者脚腕、手腕、各个关节被拉得脱臼,时间如果再长,人的四肢就会残废。


“死刑床”酷刑:将人四肢捆绑后将人腾空,然后用小皮锤在身体的各关节处敲打,直到脱节发黑为止。

2003年6月份以来,吉林监狱内关押的100多名法轮功学员决定用自己的行动来抵制迫害,抑制恶人恶行。所有在残酷迫害下违心写过“四书” (即所谓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等)的人都写出了作废声明,当面交给了狱警,并表示要坚决修炼到底,同时大多数法轮功学员不参加所谓的劳动改造,并以绝食方式抗议非法关押。这些正义行动使监狱更加变本加厉地疯狂实施迫害。到10月份已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进了“严管、小号”(专门用来摧残人的地方),受到“抻床”、大挂的酷刑折磨。近来吉林监狱的恶行频频曝光后,恶警十分胆寒,但也越发变得疯狂,最近狱警又开始施用一种新的酷刑“死刑床”折磨法轮功学员。

这种酷刑,是用钢筋做成套,固定在铺板上,将受刑者身体错位,手和脚都向斜上方或斜下方拉开,拉到极限锁死,身体成扭曲状,再往身下放木棍、脸盆、罐头瓶等物品,最后将身体完全悬空。然后用小皮锤敲打身体各关节处,直到脱节发黑为止。一段时间后,受刑者的关节全部拉开,痛苦至极。

吉林监狱给各大队下达指示:凡法轮功学员不能让其死在监舍内,一律送到小号、严管。在那里死亡一律算“自杀”或“正常死亡”。

整个监狱的严管小号都关满了,地方不够用,恶警就又想出更毒辣的手段,把原来被废弃的小号安装上了“死刑床”,把这些法轮功学员拉到“死刑床”上抻在新小号里,还安装了大挂,把人吊起来。在这种残酷的折磨下,许多法轮功学员的胳膊、腿都被拉肿了,惨不忍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

法轮功学员张洪伟自2002年5月份入监以来,一直被关押在严管和小号,被施抻刑,把人绑在“死刑床”上,将四肢大字形抻开,使整个身体悬起来,一抻就是几个小时,多则几天,远远超越了人的承受能力。据悉,张洪伟已被关押在“严管”一年零七个月了,身体虚弱已极。


图为狱中的梁振兴(中新网2002年4月1日图片)

法轮功学员梁振兴,被逼写“四书”,不写就强迫他坐在不到一寸宽的木棱上,甚至坐在角钢的尖棱上,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再不写就用“死刑床”,严刑逼迫。法轮功学员雷明、扬锋、腾伟强、郑卫东等许多人都遭受过这种酷刑的折磨,有的人手脚都被抻坏了,有的手和脚的指甲都被抻掉了。张洪伟被绑在“死人床”上很多天,大腿内侧和身体其它部位严重糜烂。

各监区的“小严管队”是相对于监狱的“大严管队”而言的,监狱的“大严管队”摧残人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刑具琳琅满目,本来按规定使用刑具是有明文规定的,但这是随便使用,最恐怖的是这里的“死刑床”。

2.坐“老虎凳”、指使犯人施暴、抓生殖器

2002年7月,吉林监狱全监上下如临大敌,监狱政委刘长江多次组织教育科、狱政科、刑罚执行科及各监区的监区长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决定对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不分到入监队,而是直接分散到各监区,由各监区的“小严管队”管理。各监区的“小严管队”按监狱法规定是不允许存在的,是不合法的,它主要由各监区的牢头狱霸控制着,其实质就是专门为狱警、牢头狱霸勒索他人财物而设置的专项工具,是监狱警察勾结乖张暴戾、具黑社会性质的“大哥”们殴打、体罚、勒索无辜者的场所。狱警支使“严管队”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的“管理”。法轮功学员进入“小严管”后就坐“老虎凳”,双腿伸直与上身形成90度角,不允许有丝毫晃动,否则就遭到暴力毒打。从早上5:30一直坐到晚上7:30,除了吃饭外,上厕所也是有时间严格限制的。这样几天下来,臀部上就会磨出血泡,连路都不能走。法轮功学员杨光坐了三个多月“严管队”、两个多月“小号”,并被上“死刑床”,他坐“老虎凳”腿已经动不了了。四大队狱警指使犯人施暴,法轮功学员雷明被踢脑袋,被用手抓生殖器,并被狱警关进监狱“严管队”,被上“死刑床”,被逼写“四书” (犯人许志刚、高国光是打手)。


图为狱中的雷明(中新网2002年4月1日图片)

雷明被毒打后被迫写“悔过书”,后声明作废,在被关“小号”期间,因没有笔,咬破手指写下了严正声明的血书,声明以前所写的“悔过书”等均作废,结果被恶警不断毒打。

犯人在狱警指使下每隔十五分钟就对法轮功学员施暴一次,逼迫说不炼。在六大队,六、七个犯人把学员按住毒打,法轮功学员新元俊被打掉牙,被犯人抓男性生殖器折磨。多人被打住院。五大队的郑炜东经常挨打,根本没有人身自由,连上厕所都监管。三大队的学员因不写“四书”,被逼迫从早坐到晚,失去自由,连洗脸都不让(偶而让洗一次)。白山市法轮功学员刘照建绝食83天抵制写诋毁大法的“四书”。法轮功学员杨峰,常常遭到残酷折磨。在上“死刑床”时,一支胳膊给打残了,至今不能回弯,睾丸也被打坏了,到现在还红肿发炎。监狱不给治病,杨峰天天在疼痛中煎熬。

3.逼写“四书”摧残精神,胶皮管灌水猛抽,狠踢后腰,毒打至皮肉裂开

吉林市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采取高压洗脑,不准睡觉,强迫写“四书”。其中最恶劣的迫害方法是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逼写“四书”,写一个得5分、3分不等,有3分就可以减刑。

所谓的“四书”就是: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认罪书就是承认自己的行为是犯罪,承认法轮功是X教;悔过书就是在承认自己犯罪的前提下进行忏悔;保证书就是保证今后再也不炼法轮功;决心书就是决心彻底与法轮功决裂。为了得到“四书”而获得奖励,全监十二个监区的“小严管队”的看管人员使出了浑身解数,肆无忌惮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害。

法轮功学员一点自由都没有,互相不让说话,二十四小时看管,不然就上“死刑床”。从早上5:30分起床坐到晚上7:30分。上厕所都看管,半个小时记录一次,一星期汇报一次,不给邮信,不让接见家属。

仅以六监区为例,六监区监区长魏向辉明确指示看管人员说:“对法轮功人员决不能手软。”六监区的牢头狱霸李明、赵广存、刘干、陈志强象野兽一样扑向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腾伟强、辛延俊、吕然、王志强、梁振兴、杨光无不受到非人的折磨、毒打。看管人员用手用力地捏被害者的睾丸,用手指往被害人的胁条骨缝里插,用胶皮管灌上水往被害人的身上猛抽,用鞋后根猛刨法轮功学员的后背、腰部……法轮功学员辛延俊被捕前在空军某部服役,身体素质是相当不错的,一番折磨之后,已是骨瘦如柴,弱不禁风,其他人的状况更是可想而知的了。2003年临近春节时,犯人李明用塑胶管毒打梁振兴时,把梁打倒头磕到暖气片上,血流如注,昏死过去。监区怕引起义愤,立刻封锁消息,并警告目击者:如果背后瞎议论后果自负。这只是六监区“小严管队”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普通手段,其它监区也同出一辙。

监狱政委刘长江公开指使狱警,使其利用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实行每天二十四小时监管。法轮功学员不写“四书” ,不让睡觉,犯人把法轮功学员打坏了还要遭批斗说是自伤自残。法轮功学员们每天都在极限地承受着。

一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投书明慧网写道:“五六个犯人围着我,分别在后面踢我的腰眼。又用种种污言秽语威逼我写‘四书’。我坚决不同意,又把我拉到铺下,六个人按着我,把木板立起来狠命地打我后背、腰眼、臀部。后面的肉都被打开了,嘴里还骂着:‘你怎么不叫,你XX的装有刚。’我当时浑身冒汗,疼得死去活来。他们打累了,找了一块木板,把板子立了起来,强迫我坐在上面,我臀部上血肉模糊,坐在木板上有如坐在钢针上一样。他们还不放过我,又从后面继续踢我的后腰,身上流出的血把内衣内裤都湿透了。几天后,血和衣服都粘在了一起,他们又把衣服撕下来,那种疼痛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他们找来纸笔逼我写“四书”……我声明那绝非我所愿,是被逼之下所写,我的生命从表面到微观充满了悲哀。在这之后,他们不许我同任何人讲话……教育科李X找我谈话,我说我是被迫害的,他冲我大吼:‘谁迫害你了,谁看见了,不服管理,就要强制。’”

法轮功学员不但肉体上受到了致命的摧残,精神上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4.监狱下达密令:被灌食而死算正常死亡

吉林监狱曾下达密令:把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关进“小号、严管”,强迫灌食,往死里整,灌死算正常死亡。已知遭受灌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张春雨、杨峰、张宏伟、刘兆健、雷明、王君成、梁振兴等七人。

同时吉林监狱还给各大队下达指示:凡法轮功学员不能让其死在监舍内,一律送到小号、严管。在那里死亡一律算自杀或正常死亡。

明慧网披露吉林监狱100多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刘成军生命垂危,到一个月后刘成军被迫害致死,吉林监狱的非人虐待和酷刑折磨人在继续,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们的处境十分令人担忧。

吉林省是法轮功的发祥地。法轮功倡导“真善忍”,帮助人们祛病健身,提高人们道德水平,教导人们做一个好人。法轮功学员都是社会中的一员,他们实践着“真善忍”。法轮功学员根本不是犯人,为了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抓捕或劫持,被非法判刑或劳教。

由于江泽民集团严密封锁迫害消息,现在外界对他们的近况一无所知。对此,我们再次呼吁世界上善良和正义之士,继续关注吉林监狱里100多名法轮功学员的性命安危,不要让刘成军的悲剧重演。同时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严惩迫害法轮功的凶手,无条件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的所有法轮功学员。

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

吉林监狱政委:刘长江
教育科长:谭富华
教育科干事:李永生
狱政科科长:刘伟
四大队干事:张贵林
六大队队长:庞洪军
五大队队长:队长林某(姓名不详)(此人最为邪恶)
替恶警充当打手的犯人:徐志刚、高玉林、郭树铁
吉林监狱电话:
狱长:432-4885488,文秘科:432-4881559,狱政科:科长:刘伟 432-2409418,教育科:总机:432-4881551转3040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 431-275-0068,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纪检委:431-275-0061,431-275-0057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监政处:431-275-0062